Skip to content

2023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第4部分

  • by

Hits: 6

26.“对于在日本的投资,我很放心。投资台湾的公司,我没那么放心。”
贝琪:这个问题是 Ro­h­e­et Be­l­l­a­ny 问的。他说:“伯克希尔一贯的风格是长期持有,但是在台积电<xueqiu.com/S/TSM?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Ta­i­w­an Se­m­i­c­o­n­d­u­c­t­or) 这笔投资中,买入短短几个月之后,伯克希尔就将其全部清空。
在接受 CN­BC 采访时,沃伦表示,卖出台积电,是基于地缘政治因素。但是,在伯克希尔买入之时,存在同样的地缘政治因素。
在持有台积电<xueqiu.com/S/TSM?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短短几个月时间里,是否还有别的什么情况,导致伯克希尔清空 50 亿美元的台积电股票?”
巴菲特:台积电<xueqiu.com/S/TSM?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是一家行业领先的公司,也是一家治理良好的公司。我相信,5 年、10 年、20 年之后,台积电仍然会像现在一样优秀。
台积电<xueqiu.com/S/TSM?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的地理位置存在风险。我重新评估了这一因素。这家公司偏偏位于台湾。它已经开始在美国建厂,在亚利桑那州,伯克希尔旗下的阿勒加尼公司 (Al­l­e­g­h­a­ny) 参与了台积电的工厂建设。
在我看来,在半导体行业,没有一家公司能与台积电<xueqiu.com/S/TSM?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比肩。
台积电<xueqiu.com/S/TSM?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的创始人已经 91 岁了,我和他在阿尔伯克基 (Al­b­u­q­u­e­r­q­ue) 打过桥牌。台积电,公司是好公司,管理层也很优秀。可惜,在美国,在半导体行业,找不到竞争优势如此之强,管理层如此优秀的公司。
对于在日本的投资,我很放心。投资台湾的公司,我没那么放心。我也不想这样,但现实如此。我根据现实情况,重新评估了这笔投资。查理,有什么补充的吗?
芒格:我就一句话,只要沃伦觉得放心就好。(笑声)
27. 本·格雷厄姆写的《聪明的投资者》长盛不衰。
巴菲特:第 10 区,请提问。
股东:首先,请允许我感谢你们,谢谢你们,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我叫 Bu­g­o­m­il Ba­r­a­n­o­w­s­ky,是纽约 Si­c­a­rt As­s­o­c­i­a­t­es 的创始人,我们管理家族财富。我的问题是这样的。巴菲特先生,1976 年,您写了一篇纪念本·格雷厄姆的文章,其中的最后一句话是:“沃尔特·李普曼 (Wa­l­t­er Li­p­p­m­a­nn) 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本·格雷厄姆为我们摘下了一颗参天大树。”你们两位也是像格雷厄姆一样的人。请两位展望一下百年之后的伯克希尔。
巴菲特:提到本·格雷厄姆,我想说几句。本·格雷厄姆为我做了很多事,但从来不求回报。他为我做的事,太多了,多得数不清。但是,他从来没要求我有一丝一毫的回报。
1949 年,本·格雷厄姆写了一本书,《聪明的投资者》。这本书逻辑严密、论证有力,我读了之后犹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发现我之前八九年一直在瞎折腾,根本没走上正道。我经常关注这本书在亚马逊<xueqiu.com/S/AMZN?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的销量排名。大家知道,亚马逊有个销量排行榜,按照销售数量,给书籍排名。
本·格雷厄姆写的这本书,稳居 300 到 350 名之间。没有一本关于投资的书,能像《聪明的投资者》这样长盛不衰。前段时间,哈珀柯林斯出版社 (Ha­r­p­er Co­l­l­i­ns) 打算出一个新版本,我给他们写了一封信,问他们《聪明的投资者》已经卖出去了多少本。出版社回复我说,太久远的记录已经没有了,有记录的是 730 万本。这本书,它改变了我的命运,而且仍然是最畅销的投资类图书。
有的投资类书籍,刚出的时候,销量排在 400 名,或 1000 名,没过多久,就看不着影了,掉到 2 万名开外,甚至 20 万名开外了。
在各个行业、各个领域,有几本像《聪明的投资者》这样的经典?有的书,1950 年排在前三位,1951 年,1952 年,你再去看,就找不到了。
大多数书只是昙花一现。关于厨艺的书,一两本风靡一段时间,然后就无人问津了。《聪明的投资者》则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本·格雷厄姆 1949 年出版的这本书不是鸿篇巨制,只是一本几百页的小书。在投资方面,不断有新书出版,各种观点、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没有一本书,比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中讲得更好。
至于伯克希尔的未来,正如我们前面所说:我们希望伯克希尔是一家归股东所有的公司,我们希望伯克希尔造福社会,为社会做贡献,而不是给社会添麻烦。伯克希尔将拥有雄厚的资金、大量的人才。我们的基础稳固,不可撼动。
伯克希尔一定能传承下去,就像本·格雷厄姆的书一样。也许我们伯克希尔能成为其它企业的楷模。这就是我们对伯克希尔的期望。查理,请补充。
芒格:本·格雷厄姆,他是一位优秀的老师。教师是一个光荣的职业。本·格雷厄姆以师者的身份留名于后世。有一件事,格雷厄姆晚年只是略有提及:他一生中超过一半的投资收益来自一只股票,一只成长股,也就是盖可保险,伯克希尔的子公司。
在格雷厄姆所处的时代,有大量质地很差,但价格极其便宜的公司,批量买卖这样的公司,能赚点小钱。格雷厄姆赚大钱,是在一只成长股上赚的。以便宜的价格买入好公司,才是王道。伯克希尔在无数次投资中印证了这个道理。
巴菲特:在 1949 年版《聪明的投资者》的后记中,本·格雷厄姆坦然承认了这个事实,也从中总结了一些经验。他说:“生活就是这样,做好充分的准备,先保证不亏钱,赚钱的时候总会来到。”
盖可保险是利奥·古德温 (Leo Go­o­d­w­in) 创建的,他持股 25%,还有一位沃思堡市 (Fo­rt Wo­r­th) 的银行家,持股 75%。盖可保险寻求出售,主要是这位银行家想卖出,所以最后找到了本·格雷厄姆。
我记得,在这笔交易中,盖可保险的总价大概是 150 万美元。交易过程中,因为净资产差了 25,000 美元,差点没做成。大家现在知道,盖可保险是一家价值连城的公司。
本·格雷厄姆把这件事讲的很清楚。在学问上,他绝对诚实,毫不隐瞒地讲述自己的方法,有什么缺点,有什么优点,毫无保留。其实,查理和我也有类似格雷厄姆的经历。
我们始终做好准备,屏蔽一切噪音,不管别人怎么说,该出手时果断出手,最关键的决策不多,只有几个。
如果你选对了伴侣,你就是人生赢家。选择人生伴侣非常关键。在我那个时代,年轻人结婚很早。现在时代不同了,你们年轻人有足够的时间去考虑。
多少人婚姻不幸福?30%?反正是不少。
总之,始终保持头脑清醒,少做傻事,早晚有一天,用查理的话说,你会遇到你的“合奏效应”(lo­l­l­a­p­a­l­o­o­za)”。
28. 盖可保险正在与汽车厂商探讨合作的可能性。
巴菲特:贝琪,请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是 Te­r­a­f­ta 问的,他是来自亚利桑那州谢拉维斯塔 (Si­e­r­ra Vi­s­ta, Ar­i­z­o­na) 的股东。这个问题请阿吉特回答。
他想知道,新能源汽车消费者是否会越来越多地直接从汽车生产商处购买保险,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从车险公司购买。最近,《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文章,文章指出,新能源汽车在汽车销售总量中占比还比较低,但呈现出增长趋势。特斯拉<xueqiu.com/S/TSLA?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和通用汽车<xueqiu.com/S/GM?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在销售新能源汽车的同时,也向消费者提供保险服务。请问盖可保险如何应对这一挑战?
阿吉特:盖可保险与很多汽车生产商进行了接触,探讨双方能否进行合作,在销售汽车的同时销售车险。目前,还没什么进展。
我们会继续探讨合作的可能性。显然,在销售汽车的同时销售车险,方便快捷。问题是,我们不但要收集关于车辆本身的信息,还要收集大量关于车主的信息。信息收集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们正在和一些汽车厂商接触,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谈成一些合作。
特斯拉<xueqiu.com/S/TSLA?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和通用汽车<xueqiu.com/S/GM?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的声势很大,在媒体中高调宣布进军保险业。通用汽车预计,它将实现 30 亿美元的保费收入。很难想象,这么大规模的保费从何而来。总之,汽车厂商的声势很大。或许有的汽车厂商能敲开保险业务的大门,我们盖可保险也不会示弱。
巴菲特:我补充两句。通用汽车<xueqiu.com/S/GM?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不是刚进军保险行业,早在几十年前,它就开始做保险业务了。还有优步<xueqiu.com/S/UBER?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Ub­er) 公司,开始的时候,优步自己承保了大量车险。后来,它把车险业务转让给了一家保险公司。那家接了这笔业务的保险公司,亏了很大一笔钱。是哪家保险公司接的来着?我忘了。阿吉特可能记得。
阿吉特:詹姆斯·里弗保险公司 (Ja­m­es Ri­v­er)。
巴菲特:对,詹姆斯·里弗。汽车厂商想自己做车险业务,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匹配风险和费率方面,它们怎么可能比得上前进保险 (Pr­o­g­r­e­s­s­i­ve),怎么比得上盖可保险?
优步<xueqiu.com/S/UBER?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开始自己做车险的时候,我就不看好。我就知道,它要遭殃。后来,优步把大部分车险业务打包卖给了一家保险公司,接盘的那家保险公司遭殃了。
汽车厂商进军车险业务,华尔街喜欢这样的故事。伯克希尔旗下有 80 家汽车经销商。我们的汽车经销商有专门的营业场所,专门的销售人员,每年卖出很多辆汽车。虽然我们自己有汽车经销公司,我们还是另外经营车险公司,专门销售车险。行业已经形成了固有格局,现在的体系很难改变。
阿吉特:是的。
巴菲特:汽车生产商进军保险业,让我投资的话,我一分钱不投。阿吉特,请继续。
阿吉特:好。我只想补充一句,承销车险的利润率非常低,只有微薄的 4%。谁都想来分一杯羹,大家都涌入这个行业,大家都吃不饱,都赚不到钱。
巴菲特:车险行业最大的创新,发生在 1920 年。1920 年,州立农业保险公司 (St­a­te Fa­rm) 成立。凭借它独特的模式,州立农业保险公司现在仍然是保险行业的翘楚。在保险行业,按净资产规模计算,伯克希尔排名第一,州立农业保险公司紧随其后。当年,州立农业保险公司的创始人发现,车险公司形成了同业垄断,于是,他成立了一家互助保险公司。有一本关于他的传记,书名是《来自默纳的农民》(The Fa­r­m­er fr­om Me­r­na)。它成立的互助保险公司,把行业成本降低了 20%。
州立农业保险公司横空出世,这家公司不归股东所有,而是归投保者所有,它是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一个另类。它的存在与一切商业理论背道而驰,没有股东,也不上市。
谁能想到,州立农业保险公司竟然成为行业龙头,净资产规模遥遥领先。它的商业模式在这摆着,其他人很难超越。
人们为什么不睁开眼看看呢?看不见州立农业保险公司吗?说白了,在华尔街,一个概念出来,主要看有没有人买单。
只要有人愿意出钱买单,那就行了。于是,一批保险公司成功上市,成功融资。概念股轮番登场。优步<xueqiu.com/S/UBER?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放出进军保险业的概念,股民很兴奋。说来奇怪,股民从来不长记性。
29. 指数基金学会低调了,不再随意行使投票权了。
巴菲特:第 11 区,请提问。
股东:大家好,我叫 Je­ff Me­r­r­i­am,来自明尼苏达州伊代纳 (Ed­i­na, Mi­n­n­e­s­o­ta)。我们已经连续多年参加股东大会。前面有人说,有位教授,对苹果的仓位占比达到 35% 很紧张。我想说,我们家族财富的 50% 全放在了伯克希尔·哈撒韦。不知道,这位教授听了以后,是否会更紧张。(笑声)
我想请教一个关于投票权的问题。前面,有人提到了野蛮人。我想知道的是,将来谁会掌控伯克希尔的投票权?是机构吗?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 (Ca­l­P­E­RS)?贝莱德<xueqiu.com/S/BLK?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Bl­a­c­k­R­o­ck)?那些指数基金,在环保问题上,对伯克希尔紧逼不舍。到时候,它们是否将如愿以偿?我们是否应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巴菲特:你的担心不无道理。大部分投票权应该会集中到指数基金手里。现在,指数基金很清楚,它们不希望因为自己手握大量投票权,而引起社会的不满。从这两年的情况来看,指数基金已经学聪明了,怎么说呢?
芒格:它们基本不出声了。
巴菲特:是的,它们学会低调了,基本不出声了,这符合它们自己的利益。在资产管理行业,管理的资产规模排在第一位,业绩是次要的。指数基金收费非常低。自从先锋 (Va­n­g­u­a­rd) 开创指数基金以来,各种指数基金层出不穷。
指数基金的管理费大概只有 0.02%。发行指数基金的公司,它们希望客户再买一些它们的其它基金,买一些其它产品,管理费更高的产品。
约翰·博格 (Jo­hn Bo­g­le) 发明指数基金的初衷,就是为了让客户少交管理费。现在,基金公司通过指数基金把客户吸引进来,然后,向他们进行交叉销售。
“我们向你推荐一只投资某个国家的基金,向你推荐一只投资某个行业的基金。”这些基金收费更高。
约翰·博格设计指数基金的初衷是好的,只是被基金公司玩坏了。通过发行五花八门的基金,基金公司掌握了大量上市公司的投票权。刚开始,基金公司很得意。没过多久,它们发现,再出风头,政府和民众就会觉得它们太跋扈了。
于是,它们学会低调了。只要我们看清楚它们的利益是什么,我们就知道它们会怎么做。查理?你说呢?你想为基金公司辩护吗?
芒格:不想。你说的完全正确。我完全同意。
巴菲特:好,那我们继续。
30. 巴菲特:格雷格像我一样懂得该如何配置资本。
(略)
31. 疫苗怀疑论者是否无知?芒格只用了“当然”两个字回答。
(略)
32. 伯克希尔拥有众多好生意,接班人水平如何,很难判断。
巴菲特:请贝琪提问。
贝琪:好的。这个问题来自 Dr­ew Es­t­es,请沃伦回答。1969 年,在致合伙人信中,您写道:“无论是哪家公司,只要创始人和企业的核心人物仍活跃在舞台上,都很难评估接班人。
要了解一个人能否经营好一家公司,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看他在实际经营中的表现。”
如今,伯克希尔到了接班时刻。请问,当您的接班人掌管伯克希尔之后,我们股东应该如何判断他们做得如何?他们的哪些行为,应当引起我们的注意?
巴菲特:我自己 99% 的财富在伯克希尔。将来伯克希尔表现如何,将影响 1000 多亿美元的慈善捐款。我本人应该比任何人更关心伯克希尔的未来。我很放心。我只能选出格雷格一个人,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堪当如此重任者,凤毛麟角。我亲眼看到了格雷格的工作成果,我对他一百个放心。
我说了,我只选出了格雷格一个人。万一格雷格出了什么事,那只能由伯克希尔的董事会再寻找合适的人选。除了格雷格,我找不到第二个人。即使董事会把一个人放在董事长的位置上,挂个虚职,伯克希尔也能自我运转,在很长时间里发展得很好。
伯克希尔有那么多好生意,伯克希尔的好生意不会消失。在好生意的光环笼罩下,接班人的水平到底如何,很难判断。即使接班人天天不上班,好生意也能在很长时间里继续赚钱。也许五年,也许更长时间,缺乏优秀领导者的问题才会显现出来。总之,好生意能自我运转很长、很长时间。
股东们只听分析师的话,盯着公司是否实现了季度盈利目标,怎么可能判断出管理层是否合格?判断管理层是否称职,非常难。我在 20 家上市公司当过董事。这 20 家上市公司的管理者能力如何,你让我给他们排个名次,我做不到。
有的公司本身生意就是好,管理者什么不做,公司都源源不断地赚钱。有的公司生意很差,管理者殚精竭虑,公司才能勉强生存下去。很久之前,汤姆·墨菲 (Tom Mu­r­p­hy) 和我讲过:“把生意做好的秘诀很简单,收购好生意,或者继承好生意也行。”
格雷格继承的是好生意,他将带领伯克希尔的好生意更上一层楼。挑选接班人,不可能找到十个候选人,从中挑一个,让他领导公司,三年之后,评价他做得怎么样。到时候,这项工作将由我们的董事会完成。
我们的董事会不能听华尔街怎么说。他们必须自己独立挑选伯克希尔的领导者。假如发生了意外,我和格雷格都坠机了,董事会要自己去评估新任领导者。他是否言谈过于浮华?他是否过于迎合华尔街?这些,到时候,要交给我们的董事会去判断。
我们的董事会中不乏能力出众者,当需要他们站出来挑选伯克希尔领导者时,他们也会觉得肩负重任。我有过类似的经历。我曾经在其它上市公司担任董事,一位卓越的领导者突然去世,参加完葬礼,回来的路上,大家都感觉茫然失措。
第五部分:网页链接<xueqiu.com/1173786903/251482407?xueqiu_status_id=251482321&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2022015479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7-2023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