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23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第7部分

  • by

Hits: 1

17. 关于动视暴雪<xueqiu.com/S/ATVI?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的套利投资。
巴菲特:请贝琪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马里兰大学 (Un­i­v­e­r­s­i­ty of Ma­r­y­l­a­nd) 商学院的 Da­v­id Ka­ss 教授。
他问道:“在去年的股东大会上,沃伦表示,伯克希尔投资动视暴雪<xueqiu.com/S/ATVI?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Ac­t­i­v­i­s­i­on Bl­i­z­z­a­rd) 是为了做并购套利。最近,英国的监管机构禁止微软<xueqiu.com/S/MSFT?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收购动视暴雪。请问伯克希尔是否卖出了动视暴雪的股票?”
巴菲特:除非监管机构要求,例如,13F 持仓文件,伯克希尔从来不公开透露股票买卖情况。如果你自己深入研究的话,可以从我们的季报中看出一些东西。
我们今早刚披露了一季报。在收购动视暴雪<xueqiu.com/S/ATVI?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的过程中,微软<xueqiu.com/S/MSFT?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它积极主动地配合监管机构,而且做出了不少让步。
尽管如此,假如某个国家反对,微软<xueqiu.com/S/MSFT?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还是做不成这笔交易。英国已经提出反对。英国的情况和美国不同,英国提出反对比较容易。这不是多出钱能解决的问题。
我不知道这笔交易能否达成。即使没达成,也不是因为微软<xueqiu.com/S/MSFT?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或动视暴雪<xueqiu.com/S/ATVI?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做错了什么。不是应该发生的,就一定会发生。18 个月前,伯克希尔收购道明尼能源公司(Do­m­i­n­i­on En­e­r­gy) 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我们有意收购道明尼能源,监管机构允许我们买了一部分。
我们还想买更多,但监管机构不让我们买了。其实,州政府不反对我们收购,消费者不反对我们收购,我们收购下来,能做得更好,但监管机构不同意。无论多大的公司,哪有敢和美国政府较劲的?
政府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觉得,政府不允许伯克希尔继续收购道明尼能源不合理。同样地,英国政府禁止微软<xueqiu.com/S/MSFT?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收购动视暴雪<xueqiu.com/S/ATVI?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也不合理。
很多事,我们做不了主。
没办法,用查理的话来说,“城市套路深。”(Th­at’s li­fe in the big ci­ty) 查理,你说呢?
芒格:你结尾这句,很精辟。(笑声)
18. 伯克希尔是好生意理想的家。
巴菲特:第 10 区,请提问。
股东:沃伦、查理,你们好。我叫 An­d­e­r­s­on Fu­l­l­er,来自加拿大新斯科舍省雅芳<xueqiu.com/S/AVP?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波特市 (Av­o­n­p­o­rt, No­va Sc­o­t­ia)。
感谢你们无私分享投资智慧。
通过伯克希尔,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是,用好激励机制。
在我看来,领导一家公司,主要有两个好处。第一,随着公司发展,可以从股权中获利;第二,自己控制公司,享有自主权,不用受别人控制。对于基层员工的激励机制,我觉得比较简单,只要做到工资福利合理,文化有凝聚力,就差不多了。
但是,对于公司的高层领导,该如何激励?您讲了,伯克希尔向经理人充分放权,但是,伯克希尔的经理人,即使再自由,也还是有约束,不像自己拥有公司,自己经营。
另外,对公司的感情越深,越不愿意把公司卖出去。所以说,我想知道,在收购公司时,伯克希尔给了公司的高层领导什么,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伯克希尔服务?谢谢。
巴菲特:对于有的公司来说,伯克希尔是它们理想的家。有的经理人,他们深爱着自己的公司,但是他们不愿承受上市的烦恼。上市了以后,他们可能不得不耐着性子听华尔街的人指手画脚。还有时候,他们不得不遵守行业协会的规矩,与同行保持步调一致。
就像大多数工作一样,总是要妥协,要让步。查理和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自己为五个老板打过工,我非常感谢他们。其中,有两位老板,影响了我的一生。五位老板都非常好。
其中一位,我在彭尼百货公司 (JC­P­e­n­n­ey) 打工时,我的老板是库伯·史密斯 (Co­o­p­er Sm­i­th)。我并不喜欢彭尼百货公司的那份工作,但是我从我的老板库伯·史密斯身上学到了很多。当时,我在彭尼百货公司兼职,一个小时工资只有 75 美分。
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男士衬衫、男装、童装,我都卖过。在内布拉斯加州大学 (Un­i­v­e­r­s­i­ty of Ne­b­r­a­s­ka) 读书的时候,我兼职送报纸,也有一位老板。送报纸是我喜欢的工作,而且我也从管理我的老板身上学到了很多。后来,我得到了为本·格雷厄姆工作的机会。总之,我很幸运,遇到了那么好的五位老板。
但是,老板再好,也不如为自己工作。除了自己拥有和经营公司,为伯克希尔经营公司可能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在伯克希尔经营公司,用不着应付分析师毫无意义的追问,用不着为钱发愁,看银行的脸色。
我想要的自由,经理人加入伯克希尔之后,他们也能得到。确实,也许自己拥有整个公司比加入伯克希尔好。
问题在于,有时候,家族企业中的其他成员想要退出。有时候,受到很多羁绊,无法实现自由,除非加入伯克希尔。特别是家族企业,需要找个安顿的地方的话,伯克希尔是理想的选择。上市公司加入伯克希尔,稍微麻烦一些,但也不是不可能。
假如我拥有一家上市公司,一家值几百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伯克希尔有意收购我的公司,我的股东也同意加入伯克希尔,我会考虑加入伯克希尔之后,我怎么办。是我的话,我不愿在 65 岁退休,我想继续工作。
出售给伯克希尔有很多好处。在某些情况下,换位思考,假如查理和我处于对方的位置,我们会愿意成为伯克希尔的一员。双方都觉得合适才行。查理,你说呢?
芒格:发展到今天,伯克希尔已经非常强大。我们很幸运。总的来说,最终选择加入伯克希尔的经理人,他们早已功成名就。
巴菲特:回顾过去,在伯克希尔做过的收购中,最重要的一笔应该是收购国民赔偿公司 (Na­t­i­o­n­al In­d­e­m­n­i­ty)。说它重要,不是因为它给我们赚了多少钱,而是因为这家公司带领我们进入了保险行业。当时,杰克·林沃特 (Ja­ck Ri­n­g­w­a­lt) 拥有这家公司。我早就认识杰克,很敬佩他。他也认识我。每年,内布拉斯加州保险局 (Ne­b­r­a­s­ka De­p­a­r­t­m­e­nt of In­s­u­r­a­n­ce) 去杰克的公司检查,他总是不胜其烦,甚至不愿再做保险生意了。
杰克总是对监管部门非常有意见,他受不了各种监管。我对查理说:“下次杰克不愿再与监管部门纠缠,要卖掉公司的时候,一定要把他带来。”
有一天,查理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杰克又发作了。”我说:“赶紧把他带来。”我们一拍即合。就这样,杰克把公司卖给了我们。国民赔偿公司加入伯克希尔后,杰克很高兴,我也很高兴。杰克继续经营公司,用不着与监管部门纠缠了。那些令人头疼的事情,由我处理,他只管安心经营公司。
谁也不知道哪块云彩有雨。在收购国民赔偿公司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它并没有给伯克希尔带来特别大的贡献。但是,后来,正是因为这笔收购,我们走上了保险之路。
刚才我也说了,打高尔夫球,18 个洞,杆杆进洞,还有什么意思?那样的话,没人愿意打高尔夫球了。游戏的乐趣在于充满不确定性,在于遇到形形色色的对手。查理和我,我们玩的游戏,是世界上最好玩的游戏。
19. 喜诗糖果的品牌有吸引力,但无法传播到其它地区。
巴菲特:贝琪,请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澳大利亚珀斯 (Pe­r­th) 的Si­m­on Wi­t­h­e­rs。
“已经很久没听你们讲喜诗糖果与利捷航空 (Ne­t­j­e­ts) 的情况了。请问喜诗糖果的近况如何?它什么时候能把专卖店开遍美国?
同样地,完成收购以来,利捷航空的发展如何?利捷航空的经营是否符合你们的预期?”
巴菲特:喜诗糖果不适合在全国开店。经过尝试,我们发现,喜诗是一个好牌子,但是它有很强的地域性,无法在全国复制。前面讲过了,由于产品的特质、消费者的情感等因素,有的产品具有很强的地域性。
胡椒博士 (Dr. Pe­p­p­er) 这种碳酸饮料,在达拉斯-沃斯堡地区 (Da­l­l­as-Fo­rt Wo­r­th) 市场占有率最高,而它在底特律、波士顿,市场占有率大概不到前者的十分之一。胡椒博士问世也有一百多年了。人口在流动,广告覆盖全国,这个百年品牌为什么就走不出去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在观察不同的品牌,总是能学到新东西。喜诗糖果在加州的生意非常好,我们没少尝试走出去。开一间新店,投入不是很大。我们做了很多尝试,希望喜诗糖果能在其它地区打开市场。
进入一个新市场,第一个星期,消费者反应很热烈,我们很高兴。没过多久,就冷清了。可以说,任何一家糖果店,我们都敢和它正面对决。然而,世界变了,放眼周围,还哪有糖果店啊。喜诗糖果已经走过了 101 年,这个品牌仍然令人着迷。
它的魔力主要在美国西部。在美国西部,人们更喜欢吃牛奶巧克力。到了美国东部,就不一样了,人们更喜欢吃黑巧克力。在东部地区,迷你巧克力和黑巧克力更畅销。
消费者的行为千奇百怪。用心观察,总是会有一些新发现。喜诗糖果在美国西部的生意非常好,查理和我,以及喜诗的每一任经理人,都想把它的成功复制到其它地区,也做了很多尝试,但确实做不到。虽然没成功,我们很喜欢尝试的过程。
20. 利捷航空是一家卓越的公司。
巴菲特:至于利捷航空,我们的客户是富裕群体。利捷航空致力于为富裕群体提供高品质服务。
有些有钱人,他们舍不得花钱。我的逻辑是,该花就花吧,你花的不是自己的钱,而是留给子女的钱。我姑姑爱丽丝,以前是一位老师,后来有了几千万美元的资产。那是 1968 年、1969 年左右,有一次,她来找我。我姑姑爱丽丝终身未婚。她对我说:“有一件裘皮大衣,我看好了,就是太贵了。”我说:“姑,又不是你自己花钱买,是你的侄子侄女花钱给你买。反正你的钱不花,也要留给我们。我代表你的侄子侄女说句话,我们想让你买。”
同样的道理,有钱的话,别舍不得乘坐利捷航空。难道你的子女不想让你享受利捷航空?难道你的子女想让你多留点钱给他们?实在不行,你给自己买,给你的子女也买,那他们就更没意见了。利捷航空是独一档的存在,就如同汽车界的法拉利<xueqiu.com/S/RACE?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法拉利每年只卖出 11 万、12 万辆左右的汽车。但是,法拉利享誉世界。我们在波士顿地区的一家雪佛兰经销商,一年也能卖出 11 万、12 万辆车,但是,和法拉利有天壤之别。
加上欧洲,目前,利捷航空拥有大约 650 架飞机。今年,我们计划添置 100 架新飞机。由于需求旺盛,我们的机队数量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前段时间,我们搭乘利捷航空的飞机前往日本。一路很顺利。我们在日本逗留了两天,又搭乘利捷航空返回。
我已经想开了。可能有人会说“你年纪大了,堕落了”之类的话。我的钱,1000 多亿美元,都会捐给慈善基金。我想,慈善基金不介意我在自己身上花个三瓜两枣的。
我把钱捐给慈善基金,它们将把钱用于解决重大问题。我自己花点儿,不会影响慈善基金的工作。利捷航空遥遥领先,根本没有竞争对手。前一阵子,我查看了另一家私人航空公司 Wh­e­e­ls Up 的股价。
它从一两年前的 10 美元,跌到了现在的 48 美分。它有 12,600 名客户,支付了 10 亿多美元,购买会员,从公司获得一定的飞行时间。
我估计,这些客户的权益,今后未必能得到保证。
我不是因为收购了利捷航空,才选择搭乘利捷航空的。在伯克希尔收购利捷航空之前,我和我的家人就已经在使用利捷航空提供的服务。成为利捷航空的客户,你可以选择和我一样的机型、一样的飞行员。
起初,我的朋友弗兰克·鲁尼 (Fr­a­nk Ro­o­n­ey) 向我介绍了乘坐利捷航空的好处。听了他的推荐,我立即给自己和家人买了飞行份额。后来,伯克希尔收购了利捷航空。我的子女有时候搭乘普通航班,有时候也用我们在利捷航空的份额。
我本人从来没坐过普通航班,一直使用利捷航空。我信任利捷航空的高品质。利捷航空的机队规模无人能及。我们的 600 架飞机,足以覆盖美国全国,远远超过竞争对手的覆盖范围。与几大商业航空公司相比,我们的机队规模也毫不逊色。
我刚才说了,我们的机队规模还在增长,今年就要增加 100 架。利捷航空是一家卓越的公司。
亚当·约翰逊 (Ad­am Jo­h­n­s­on) 领导有方,利捷航空发展到今天,离不开他的突出贡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利捷航空一直处于爬坡期,是亚当带领利捷航空克服了困难。今后,利捷航空的发展会越来越好。查理,有什么补充的吗?
芒格:利捷航空做得不错。现在,利捷航空可以与任何一家航空公司平起平坐。
巴菲特:利捷航空和一般的航空公司不一样。我们想让查理买利捷航空的会员,他说什么都不买。后来,我们想出了个办法,在飞机的机舱里专门给他装了一个经济舱座椅。(笑声)
他这就无法拒绝了。安了经济舱座椅,才肯买会员,除了查理,再没谁了。
芒格:以前,参加伯克希尔股东大会,我从洛杉矶飞奥马哈,坐的是经济舱。和我搭乘同一架航班的,是很多富有的伯克希尔股东。我走向经济舱中的座位时,他们纷纷为我鼓掌。我很享受那种礼遇。(笑声)(掌声)
巴菲特:说真的,是我们把查理拉下水了。现在,查理也坐利捷航空,但他总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钱是从遗产里出的,是继承人付的。花点钱买个利捷航空的会员,还能把遗产败光了?
不可能的,反正巴菲特家族是不可能。会员是遗产继承人给买的。
话说回来,查理和我,一辈子生活节俭,花那么多钱买会员,还真有点舍不得。
21. 汽车行业即将迎来巨大变化,但这个行业竞争太激烈。
巴菲特:下面请第 11 区提问。
股东:我叫 Hu­m­p­h­r­ey Liu,来自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 (Ch­a­r­l­o­t­t­e­s­v­i­l­le, Vi­r­g­i­n­ia)。
首先,感谢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感谢伯克希尔,举办此次盛会。
从全球趋势来看,零排放的新能源汽车终于突破临界点,即将大规模普及。请问你们是否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发现了投资机会?是否有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或研究新能源<xueqiu.com/S/SH000941?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相关技术的公司值得投资?
巴菲特:查理和我早就发现,汽车行业的竞争太激烈了。以福特汽车<xueqiu.com/S/F?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为例。早年间,亨利·福特 (He­n­ry Fo­rd) 凭借一款 T 型车确立了行业霸主的地位。由于福特的创新,汽车价格大幅度下降,工人工资提高了很多。福特这个人,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性格和政见,他很可能当选美国总统。
最近,有一本新书,《流浪汉:亨利·福特和托马斯·爱迪生 10 年公路旅行的故事》(The Va­g­a­b­o­n­ds: The St­o­ry of He­n­ry Fo­rd and Th­o­m­as Ed­i­s­on’s Ten-Ye­ar Ro­ad Tr­ip) ,其中还提到了内布拉斯加州。如果你对汽车感兴趣,这本书值得一读。
在亨利·福特时代,福特汽车<xueqiu.com/S/F?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很辉煌。没想到,20 年后,福特汽车陷入了亏损的境地。那时候,福特汽车的掌控权落到了哈里·班尼特 (Ha­r­ry Be­n­n­e­tt) 的手里。哈里·班尼特,就是那个打手,亨利·福特的带枪护卫。就在福特汽车走下坡路的时候,亨利·福特二世 (He­n­ry Fo­rd II) 夺回了公司的控制权,并邀请特克斯·桑顿 (Tex Th­o­r­n­t­on)、阿杰·米勒 (Ar­j­ay Mi­l­l­er) 等十位二战中的年轻军官加盟,他们就是著名的“蓝血十杰”(The Wh­iz Ki­ds)。前段时间,我还读了通用汽车<xueqiu.com/S/GM?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1932 年的年报。在我读过的年报中,通用汽车的这份年报,属于质量上乘。管理层很诚恳,如实地报告公司的情况。当时,美国人口为 1.2 亿人,通用汽车拥有 19,000 多家经销商。
今天,美国人口为 3.3 亿人,把美国所有的汽车品牌加起来,一共也才只有 18,000 多家经销商。汽车这个行业,早已进入全球竞争的时代,而且竞争越来越激烈。汽车厂商各领风骚三五年,没一家能长期处于领先地位。前面提到了,法拉利<xueqiu.com/S/RACE?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比较特殊,它一年只卖 11 万、12 万辆车。去年,美国的整体汽车销量为 1400 万辆左右。根据我们的观察,汽车行业的生意不好做。伯克希尔旗下的汽车经销商,生意还可以。今后五到十年,汽车行业将如何发展,我判断不出来。
汽车市场即将迎来巨大的变化,你说的这一点,我认同。然而,在变化之中,谁能占领市场,这不好说。查理,有什么补充的吗?
芒格:新能源汽车的时代即将到来。在现阶段,开发和生产新能源汽车,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承担大量风险。我不喜欢投入大量资金、承担大量风险的生意。
巴菲特:美国为新能源<xueqiu.com/S/SH000941?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汽车行业提供补助,其中掺杂了很多政治因素,例如,补助向工会企业倾斜。汽车行业将长期存在,美国人离不开汽车,美国人与汽车的情缘根深蒂固。
苹果公司<xueqiu.com/S/AAPL?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五年、十年以后会怎样,我能看清楚。汽车公司,五年、十年以后会怎样,我看不清楚。我的判断未必准确。查理和我一直对汽车行业很感兴趣,一直关注着这个行业。我记得,早些年,查理的公司在太平洋证券交易所 (Pa­c­i­f­ic Ex­c­h­a­n­ge) 有交易席位,专门交易通用汽车<xueqiu.com/S/GM?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的股票,很赚钱,对吧,查理?
芒格:辛辛苦苦,也就赚点小钱。
巴菲特:真的吗?在那个年代,应该不是小钱吧?
芒格:真没几个钱。在那个年代,也是小钱。
巴菲特:好吧。
22. 巴菲特不担心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
(略)
23. 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社会应当对受到冲击的人给予救济。
巴菲特:下面,我们回到第 1 区。
股东: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你们好。我叫 Co­n­n­or,我是诺丁汉大学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经济系的一名学生。
疫情期间,供应链中断,特别是在亚洲。如今,在政治因素的驱使下,很多公司决定转移供应链。
请问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吗?政府应该支持企业转移供应链吗?
巴菲特:查理,你来回答啊?
芒格:问题问得很好。
巴菲特:确实。
芒格:一家公司,如果在墨西哥生产零部件,可以大量降低成本,在墨西哥建厂生产,当然是合理的选择。很多汽车厂商在墨西哥开设了工厂。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大家也不愿看到美国出现制造业空心化的情况。所有的制造业工作岗位全转移出去了,美国大量依赖进口,那不倒退回 1820 年英国殖民统治时期了?关于这个问题,社会上的争论很激烈。咱们伯克希尔在国外的工厂很少吧?是吗,沃伦?
巴菲特:是。我们伯克希尔·哈撒韦,最早主营纺织业务,后来,南方的纺织业兴起,我们的纺织生意日渐萧条。
芒格:再后来,南方的纺织业也不行了,转移到了成本更低的中国。
巴菲特:确实。在产业变迁中,社会整体受益,但一部分人遭到了沉重的打击。一个富裕的社会应该想办法救济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伯克希尔曾经拥有制鞋厂、纺织厂。制鞋厂和纺织厂的工人,他们应该得到社会救济。1964 年,我们收购了伯克希尔,当时的纺织工人中,有一半只会说葡萄牙语。
他们只能拿到微薄的工资。后来,南方纺织业兴起,我们被迫停业。伯克希尔的纺织工人是无辜的,他们工作很努力。我们也是无辜的,我们很想生存下去。
芒格:伯克希尔纺织厂位于新英格兰地区。与新英格兰地区相比,佐治亚州的田纳西河谷地区电力成本低 60%。
巴菲特:没错。
芒格:生产纺织品需要消耗大量电力。
巴菲特:空调的发明也起到了作用。以前,南方潮湿酷热。空调发明以后,南方才有了宜居宜业的环境。总之,很多因素起到了作用。后来,纺织业又转移到了海外。总的来说,纺织业的转移为美国带来了好处。
在产业转移的大潮中,很多人受到了冲击。他们的谋生技能单一,没有别的本领。试想,一位 55 岁、60 岁的纺织工人,只会说葡萄牙语,你让他再学一门新技能,实现再就业,谈何容易?
我们的社会很富裕,完全有能力救济那些受到冲击的人。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些保障制度,并且提供了很多帮助。有些质疑的声音表示,有的人不愿工作、白拿救济。这个问题不好解决。
总的来说,我们希望全世界共同发展。我们不愿看到,美国一个国家富裕,而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贫穷。
那样的话,无法长久,尤其是现在的世界仍然面临着核武器的威胁。我们不愿看到贫富差距拉大,但也不是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美国已经很富有了,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与过去相比,随着专业化分工越来越细,社会生产力提高,需要的人力越来越少。
在我这一生里,美国人每周的工作时间明显下降。人们还是觉得自己在不停地忙,总是有做不完的事。人类的命运如此,人总是有更高的追求。我小时候,家里哪有汽车啊?我们家里三个孩子,我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我母亲没有汽车,不是说我们小孩子想去哪,我母亲开车就带我们去了。还汽车呢?那时候,对我们小孩子来说,有辆自行车都不得了了。
世界的发展越来越好,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人们不记得过去是怎样的,只是把现在作为参照物,追求更高、更好,难免常常感到失望。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与 1930 年时相比,我们能多做很多事。有的人,他们受到大环境的冲击,丢了工作,我们这个社会可以为他们提供福利,让他们免受冲击。
我们一定要建立起一套制度,对受到冲击、失去工作的人给予救济。在此过程中,受政治因素影响,我们会犯很多错误,但我们一定要朝这个方向努力。
芒格:亚当·斯密 (Ad­am Sm­i­th) 的理论完全正确。自由资本主义制度为个人带来财富。自由贸易提升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此过程中,所有人都会受益,包括处于底层的群体。
然而,在自由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过程中,也会带来很多痛苦。例如,只会讲葡萄牙语的纺织工人丢掉工作。没人知道,如何才能消除全部的痛苦。政府建立的社保制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痛苦,而且我们的社保制度覆盖面越来越广。
痛苦只能部分缓解。非要把痛苦全部消除,自由资本主义制度带来的种种好处也将随之消失。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无法增长。经济将变成苏联模式,“老板假装给我发工资,我假装给老板打工。”(Th­ey pr­e­t­e­nd to pay us, and we pr­e­t­e­nd to wo­rk.”)(笑声)
巴菲特:确实,自由资本主义制度为社会带来了繁荣,但它也造成了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日益严重。有的人,他们管理大量资产,根本没有带来额外收益,没有做出任何贡献,却能赚取大量管理费。政府应该保留资本主义好的方面,但是不能对那些只会说葡萄牙语、失去工作的人视而不见。
否则,矛盾将不可调和,我们无法实现长期发展。我们在社保制度方面有进步。与我出生时那个年代相比,现在的情况强多了。
芒格:总的来说,在处理这对矛盾方面,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和建立社会保障制度,美国做的还是不错的。回首过去,我们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巴菲特:确实。200 多年前,美国人口不到全世界的 0.5%。如今,美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占全世界的 25%。这也堪称一个奇迹了。不是因为我们美国人多聪明,主要还是我们的制度有独到之处。我们打了一场内战、女性长期处于不平等地位,这都没影响我们的发展。其实,我们有进步,我们一直在进步。人们总是容易看到不好的一面。
芒格:人们还有一个弊病:想要获得进步,却不愿为之付出努力。总想不劳而获,最终害人害己。
24.“伯克希尔将遵守会计准则,但我们也会向股东如实地讲解我们的所思所想。”
巴菲特:刚才这个问题太难了。贝琪,问我们一个简单点的。(掌声)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 Do­ug De­S­h­i­el。“按照变化之后的会计准则,伯克希尔需要将股票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化计入利润表。巴菲特先生多次向股东表示,短期的股价变化无法体现投资的长期价值。
但是,在讲到银行时,巴菲特先生认为,银行将债券计入“持有至到期投资”,不将其投资组合的公允变化体现在利润表中,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请巴菲特先生解释一下,为什么“按市值计价”应该用在银行身上,用在伯克希尔身上却不合适?”
巴菲特:无论是银行,还是伯克希尔,我都认为应该把投资组合的价值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上,而不是利润表上。对于会计准则制定者来说,具体如何处理是个难题。利润表和资产负债表有勾稽关系。从资产负债表中可以看出很多信息,例如,能否兑现储户的存款。
伯克希尔把投资组合的价值变化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中。我们认为,把投资组合的价值变化记录到利润表中不合理,不如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中。长期以来,在利润表中,我们一直将投资组合的价值变化记录在“其它综合收入”(Ot­h­er co­m­p­r­e­h­e­n­s­i­ve in­c­o­me)”项。
我非常理解会计准则制定者的难处。将投资组合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中,无法充分体现投资组合的增值,例如,我们收购的喜诗糖果,其价值远高于账面价值。将投资组合的变化完全反映在利润表中,那么利润表变化太大,就失去参考意义了。
举个例子,今天股市休市。我没记错的话,上周五,苹果<xueqiu.com/S/AAPL?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的股票涨了 7、8 美元左右。在我们的利润表中体现出来的话,那我们就是赚了 70 多亿美元。那只是代表那一个时刻的股价而已,并不能真正体现我们的盈利能力。
就银行而言,银行把储户的钱用于发放贷款,主要是住房抵押贷款。住房抵押贷款这个产品,对银行不利,对消费者有利。如今的住房抵押贷款,普遍而言,和过去完全不同。一定要注意,银行发放出去的贷款产品,是否出现明显的减值,储户是否可能集中要求兑现。
就伯克希尔而言,如果说不好哪一天,我们就要把所有的钱还回去,我们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么从容。总之,我认为我建议的会计记录方式比较合理。后来,会计准则发生了变化。我们将遵守变化之后的会计准则。
但是,我将一如既往地向股东们讲解,应当如何分析伯克希尔,就像讲给我自己的妹妹一样。在我看来,任何一家上市公司,它的管理层都有义务开诚布公地向股东讲解公司的经营情况。实际则不然,很多上市公司,只把一堆毫无意义的数字扔给股东。
我们很早就开始批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然而,很多公司仍然大讲特讲这个数字。一如既往,我还是怎么给我妹妹讲,就怎么给股东讲。伯克希尔将遵守会计准则,但我们也会向股东如实地讲解我们的所思所想。(掌声)
我们想把伯克希尔公司的情况,清清楚楚地向股东讲明白。不是说我们的股东需要了解每一个细节,不是说他们有必要仔细阅读每一份季报。我们为什么有很多五六十年的老股东?因为我们就是把他们当成自己的邻居一样,把伯克希尔的情况如实地讲给他们。
芒格:我不知道监管机构为什么要修改这个会计准则。我觉得这个变化有毛病。但凡懂一点公司经营管理的人,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修改。会计准则制定者估计脑子突然短路了。
巴菲特:20 年前,我提出过一条建议:在执行审计之前,上市公司的审核委员会应当询问审计师四个问题。审计师按照这四个问题的要求去审计,股东能更深入地了解公司。审计师不愿回答这些问题,因为他们不想承担责任。客户也不愿问这些问题,因为管理层不想审计师审的太严。
芒格:很好理解,他们只求相安无事,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这条会计准则的修改,要求把有价证券的市值变化记录在每个季度的利润表中,我觉得不是审计师为了免责。
巴菲特:不是。
芒格:他们只是一时头脑发昏了。
巴菲特:嗯。
芒格:一群官僚,在庞大复杂的机构中领着丰厚的俸禄,顺着等级森严的体系升迁到高位,他们关在屋子里,研究新会计准则,能整出什么好东西来?
巴菲特:监管机构,请听好了啊,这是查理说的。(笑声)
其实,我完全同意。查理 99 岁了,他年纪比我大,他说错了话,也没人和他计较。(笑声)
其实,查理说的很重要。我们要像查理一样,具备看透事物本质的能力。
25. 芒格:“我已经看开了,不强求我的孙儿们和我想法一样。”
巴菲特:第 2 区,请提问。
股东:沃伦、查理,你们好。我叫 Vi­c­t­o­r­ia Wi­n­t­h­r­op,今年 22 岁,就读于慕尼黑“数字技术与管理中心”(Ce­n­t­er for Di­g­i­t­al Te­c­h­n­o­l­o­gy and Ma­n­a­g­e­m­e­nt)。
我和你们的孙子、孙女年龄相仿。我想请教一下,你们如何将自己的智慧传给你们的孙子、孙女?你们如何教他们投资?在你们看来,投资更适合通过家族来做,还是更适合通过个人来做?谢谢。
巴菲特:查理的孙子、孙女比我多,这个问题,请查理回答。
芒格:我的孙子、孙女是多一些。其实,我已经看开了,不强求我的孙儿们和我想法一样。
有些东西是自然规律,不是人力能改变的。我的一言一行,我的孙儿们都看在眼里,他们想学我,可以学我。不想学我,他们可以走自己的路。
其实,他们不和我学,走别的路,我心里还是不舒服的。(笑声)
有时候,他们带回来的男朋友、女朋友,我真不喜欢,但还得装作喜欢。(笑声)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年人。(笑声)
很多时候,我就把嘴闭严实了,不出声。我只能这样。
巴菲特:就我而言,我认为,在过去 30 年里,我的三个子女更成熟了,我自己也有进步。
芒格:你是有进步,好不容易才进步的。
巴菲特:确实,我承认。我进步了,证明我有成长空间。
芒格:我们都有成长空间。我年轻时,在美国钢铁<xueqiu.com/S/X?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US St­e­el) 工作了一年。那时候,美国钢铁的工厂很大,我在洛杉矶分公司的制造部工作。美国钢铁根本没有前途,三年之后,我所在的那家分公司已经成了一片荒地,完全废弃了。
我太年轻,太无知了,竟然没看出来美国钢铁<xueqiu.com/S/X?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510&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h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即将倒闭。我年轻的时候,学校里,教我们的老师也没聪明到哪去。我年轻的时候,人们还根本没用科学的方法深入研究公司运行的基本规律。
巴菲特:我们不能再追述往事,自我反省了,已经 3:30 了。我们犯过的错太多了,再讲半个小时,不知道又抖搂出来什么了。(笑声)感谢各位光临。4:30,我们将召开股东会议。会场外的商品销售将继续 20 到 30 分钟。我们已经打破了多项记录,大家加把劲,再创新高,让明年更有挑战。再次感谢大家光临,明年再见!希望明年我们能再多回答几个问题。(掌声)
(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2022015479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7-2023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