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23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 by

Views: 36

2023 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1. 伯克希尔也有一位“查尔斯国王”
巴菲特:早上好,欢迎你们。奥马哈欢迎你们,我欢迎你们,查理也欢迎你们。欢迎大家的到来。
开场白,我尽可能长话短说。我订了目标,至少回答 60 个问题。问题一半来自场外,一半来自场内。
在进入问答环节之前,我先介绍伯克希尔的各位董事,然后讲一下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业绩,我们今早刚刚发布了一季报。今天早上,起床之后,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另外一场直播节目,在英国,要和咱们的股东大会抢收视率。
英国庆祝查尔斯国王加冕,咱们这儿也有一位查尔斯国王,就坐在我旁边。(译注:芒格的全名是 Ch­a­r­l­es Th­o­m­as Mu­n­g­er。)(掌声和欢呼声)
坐在查理旁边的是格雷格·阿贝尔 (Gr­eg Ab­el),他负责除了保险业务以外的所有业务。(掌声)
坐在格雷格旁边的是阿吉特·贾因 (Aj­it Ja­in),他负责我们的保险业务。1986 年,我遇到了阿吉特,他来到伯克希尔之后,我们的保险业务风生水起。(掌声和欢呼声)

2. 介绍董事
巴菲特:我们的董事全部出席,他们已经在前排就坐。我按姓名的字母顺序介绍各位董事,请念到名字的董事起立一下。
霍华德·巴菲特 (Ho­w­a­rd Bu­f­f­e­tt)、苏茜·巴菲特 (Su­s­ie Bu­f­f­e­tt)、史蒂夫·伯克 (St­e­ve Bu­r­ke)、肯·切诺特 (Ken Ch­e­n­a­u­lt)、克里斯·戴维斯 (Ch­r­is Da­v­is)、苏珊·德克尔 (Sue De­c­k­er)、夏洛特·盖曼 (Ch­a­r­l­o­t­te Gu­y­m­an)、小汤姆·墨菲 (Tom Mu­r­p­hy Jr.)、罗恩·奥尔森 (Ron Ol­s­on)、沃利·韦茨 (Wa­l­ly We­i­tz)、梅丽尔·威特默 (Me­r­yl Wi­t­m­er)。
介绍完毕。
3. 感谢股东大会的组织者
巴菲特:在分析一季度的业绩之前,我还要向诸位介绍一个人。她的名字比较特别。梅利莎·夏皮罗·夏皮罗 (Me­l­i­s­sa Sh­a­p­i­ro Sh­a­p­i­ro)。结婚之前,她叫梅利莎·夏皮罗,恰好她的丈夫也姓夏皮罗。整个股东大会,是她带领工作人员组织起来的,我和查理一点没操心。感谢梅丽莎。(掌声和欢呼声)
她的名字很好记,记住她名字中的第二个字,就能记住第三个字。梅利莎·夏皮罗·夏皮罗。
4. 大多数伯克希尔的子公司,今年的盈利可能不如去年。
巴菲特:下面,我们看一下一季度的业绩。我准备了几张幻灯片。请看第一张幻灯片。
[X]
第一季度,我们的经营利润为 80 亿美元多一点。我们这里所说的 80 多亿美元,只是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经营利润,不包含资本利得。
从长期来看,我们能实现资本利得。我们投资股票就是为了获得长期收益。我们的股票投资,短期不好说,但长期一定行。单独拿出一天、一个季度、一年,甚至五年的时间,股价的波动都可能波澜诡谲。
我们买股票,其实是投资股票背后的公司。我们伯克希尔自己也经营着很多控股公司。伯克希尔的子公司,它们的业绩汇入到我们的损益表中,大家看不到它们的股价波动。如果伯灵顿铁路拿出一部分股票上市,伯克希尔的能源公司拿出一部分股票上市,大家就能看到它们的股价上下波动。
重要的是公司本身。我们一季度的经营利润为 80 亿美元左右。根据我从子公司得到的反馈,纵览经济大盘,绝大多数公司,今年的利润可能不如去年。
疫情期间,大量货币从天而降,人们手里的钱突然多了,商品短缺,一度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根据我的观察,上次出现这种经济局面,还是二战之后。
在过去六个月里,从公司的经营情况来看,经济的热度在逐渐消退。之前,经济火热,消费者不管打不打折,就是买买买。一件商品卖没了,消费者把另一件加到购物车里。商家只要手上有货,不愁卖不出去。
经济的热度已经消退了。并不是就业率出现了大幅下跌,只是经济的大环境发生了改变。很多经理人感到出乎意料。本来已经提高了库存,准备加大马力生产,没想到手里的订单交付完之后,客户的购买热情大不如前了。
之前是供不应求,用不着促销,现在我们要开始搞促销了。总的来说,今年,很多公司的利润可能不如去年。但是,我预期,我说的是预期啊,不是保证。
谁都不敢板上钉钉地说明天会怎样,明年会怎样。无论是市场涨跌,还是经济趋势,没一个预测是保准的。我们不理会市场的涨跌,不在乎各种预测。只有市场给我们提供了好机会的时候,我们才关注市场。
我有两个方面的预期。第一,我们今年的投资收益会比去年高很多。这是肯定的。在后面的幻灯片中,大家会看到,我们持有 1250 亿美元左右的短期投资。
也就一年多之前,我们买短期国债,只能拿到 4 个基点的收益率。1250 亿美元,根本没什么收益, 一年只有区区 5000 万美元。同样是这 1250 亿美元,前天,由于担忧债务上限,市场突然发神经,我们买入了 30 亿美元的短期国债,债券等值收益率为 5.92%。以 12 个月为基数计算,短期投资,之前一年只能拿到 5000 万美元,现在每年大概可以拿到 50 亿美元。今年的投资收益肯定会增加很多。
我的另一个预期是关于保险业务的。保险业务与经济形势没有直接关系。保险业务的经营情况,主要和飓风、地震等灾难事件相关。从概率的角度来看,今年我们的保险业务可能比去年好。
制造业、零售业等行业的经营情况与经济周期密切相关。保险业务赚不赚钱,和经济周期没什么关系。万一真有一场地震或者一场飓风,发生在人口密集的区域,造成巨大的破坏,我的预期会落空。从概率的角度分析,我们的保险生意,今年会比去年好。
利润贡献的两大主力,投资收益和保险业务,今年会更赚钱。我预期,不是保证啊,我们今年的整体经营利润将高于去年。
请看第二张幻灯片。在这里,大家可以看到,疫情这几年,伯克希尔每年的经营利润。大家知道,伯克希尔始终把每年的利润保留在公司。
[X]
既然我们每年把 300 亿美元、350 亿美元的利润留在公司,我们每年的经营利润应该越来越高才是。留存收益增加了我们的基数,5 年、10 年、15 年之后,伯克希尔每年的经营利润应该比现在的数字高很多。伯克希尔成立初期,每年赚的钱很少,正是因为我们一直留存收益,才做到今天这么大的规模。
伯克希尔将来仍然会保留利润。每年的经营利润数字只是比去年高,那不算什么本事。我们必须要保持一定的增速。在伯克希尔的历史中,在很多年份,我们的增速非常高。
那时候,我们的钱很少。现在这么大的规模,不可能再有当年的高增长。请看下一张幻灯片。截止 3 月 31 日,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伯克希尔的净资产为 5040 亿美元。
[X]
各位可能想不到,以净资产规模计算,伯克希尔哈撒韦是美国最大的公司。我们是美国净资产最多的公司,但我们算不上价值最高的公司。有的公司,净资产规模完全可以超过伯克希尔,只是它们拿出了大笔资金,回购自己的股票。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我们已经是美国净资产最多的公司。如此之大的净资产基数,不可能实现很高的净资产收益率。
我们不求太高,只求稳健。在净资产下面的一行,列出的是浮存金。浮存金是归我们掌控的资金。浮存金比银行存款还好。银行的存款不是白来的,银行不是那么好经营的。银行吸收存款,要向储户支付利息。
最近,银行要支付更多利息,才能获得存款。浮存金,简单地说,就是还没有支付的理赔金。在保险行业,投保人先把保费交给保险公司。在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上,浮存金列示在负债中,但是我们享有很大的自由,可以利用这笔资金投资。我们伯克希尔的净资产规模特别大,没有任何一家保险公司,有我们这么大的规模,所以没有任何一家保险公司,能像我们这样,这么自由地利用浮存金投资。
伯克希尔的浮存金达到了 1650 亿美元。1986 年,我们的浮存金少得可怜,是阿吉特,把我们的浮存金做到了现在这么大的规模。更妙的是,这么多年来,我们能利用这么大规模的浮存金投资,却不需要付出一分钱。这就好比我们开了一家银行,不用雇人、不用付利息,不用担心储户挤兑,就有大笔存款可供投资。
浮存金在账面上显示为负债,实则是我们的宝贵资产。这笔宝贵的资产,是阿吉特悉心经营的成果。在他的带领下,伯克希尔的保险业务傲视全球。在伯克希尔旗下,一大批保险公司和众多优秀的经理人,成长了起来,为我们的保险业务贡献力量。
伯克希尔的保险业务,始于盖可保险,如今已成参天大树。要理解浮存金,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一张资产负债表是什么样的。一边是负债,一边是资产,负债为资产提供资金来源。资产的资金来源包括长期债务,也包括股东资金。
实际上,股东资金的成本非常高。至于长期债务,短期内,成本可能较低,长期来看,成本可能上升,最后必须偿还,需要的时候,可能还借不到。浮存金也列在债务一边,但我们用不着付一分钱的利息。
浮存金将长期存续,不会一下子消失。浮存金就像股东资金一样,也为资产提供资金来源。别的公司,没有像我们这样理解浮存金的。我们一直这么理解浮存金,一直积聚浮存金。在最后一行,大家可以看到,过去三年,现金和短期国债的变化情况。
4 月份,现金和短期国债大概增加了 70 亿美元左右。一个是,我们没怎么回购股票。去年 4 月份,我们用了 4 亿美元左右回购。
回购股票会使现金减少。另外,我们卖出了一些我们投资的股票,获得了 40 亿左右的现金。再加上经营利润,大约有 25 亿美元左右。加起来,4 月份,我们的现金和短期国债多了六七十亿美元。
我这么一讲,相信各位可以对伯克希尔的现金流动有个大概的了解。最后一张幻灯片,大家看到的是,将伯克希尔 B 股折合为 A 股之后,伯克希尔的流通股数量。很明显,每一年,伯克希尔的股票数量都在减少。
[X]
伯克希尔的业务越做越大,赚的钱越来越多,各位股东所占的份额也逐年增加,也就是说,大家不用额外出钱,就能分得更多的资产和利润。有人提出,伯克希尔可以通过分红的方式与股东分享经营成果。我们不分红。正是因为我们始终保留盈利,伯克希尔才发展到了今天。
1967 年,伯克希尔派发过一次股息,每股派了 0.10 美元。我很后悔。每次提起这件事,我就和别人说,当时我去洗手间了,董事们趁我不在投的票。其实,没这回事,我当时在场。(笑声)伯克希尔把所有的盈利留下来再投资,我们这才积聚起 5000 多亿美元的净资产,才能实现 300 多亿美元的经营利润。
伯克希尔将继续保留盈利。开场白到此结束。一季报已经发布在伯克希尔官网上了。各位什么时候放假休息,可以把我们的一季报拿出来读一读。
关于伯克希尔的经营情况,我就讲到这。
5. 如果硅谷银行的储户存款没得到全额赔付,美国经济会受到灾难性的影响。
巴菲特:下面开始问答,贝琪·奎克 (Be­c­ky Qu­i­ck) 和现场观众轮流提问,首先,有请贝琪。她整理了全国各地的股东发给她的问题。开始吧,贝琪。
贝琪:好的,沃伦。第一个问题来自加州尔湾市 (Ir­v­i­ne) 的 Ra­n­dy Je­f­fs。他的问题是:“如果硅谷银行(Si­l­i­c­on Va­l­l­ey Ba­nk) 的储户存款没有得到赔偿,美国经济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巴菲特:那后果肯定是灾难性的。所以,硅谷银行的储户得到了赔偿。联邦存款保险公司 (FD­IC) 有规定,赔偿限额最高 25 万美元。规定是死的,美国政府不可能死守这个条款,眼看着经济陷入混乱。同样地,美国政府也不可能死守债务上限,让世界经济陷入动荡。
试想,无论是国会议员,还是美联储官员,或者是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谁敢站出来,向公众宣布,“我们坚决最多赔偿 25 万美元,哪怕整个国家出现全面地银行挤兑,哪怕全球金融系统陷入混乱。”谁都不敢。全额赔付是必然的。查理,你说呢?
芒格:我没什么补充的。
巴菲特:好的。
请各位注意,阿吉特和格雷格只参加上午的会议。有向他们两人提问的,请在上午提问。下午,查理和我留下来,继续回答各位的问题。
6. 在投资中,我们从来没因为受情绪影响而做出了错误的决策。
巴菲特:好的。第 1 区,请提问。
股东:您好,我是来自马萨诸塞州的 Na­r­av Pa­t­el Ha­r­el。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在投资中,你们两位平和沉稳,既不保守,也不激进。请问你们在投资中出现过情绪化的情况吗?有没有因为受情绪影响,而做出了错误决策的时候?你们是如何避免受到情绪影响的?
巴菲特:我们做错了的投资,有很多。其中,大多数错是我犯的,查理犯的错比较少。我很想为自己开脱,我比查理做的投资决策多啊。这个理由不成立。公平一些,按错误率来算,我的错误率可能比查理高。我们犯过不少错,但是在伯克希尔的历史上,我不记得有什么时候,我们因为情绪化,在投资中,犯过错。
开场前放映的电影,好莱坞明星杰米·李·柯蒂斯 (Ja­m­ie Lee Cu­r­t­is) 演的那段,很搞笑吧?杰米·李的诱惑力够大吧?面对她那么大的诱惑力,我和查理都不为所动。(笑声)(译注:开场前的电影中有一个片段,杰米·李劝说芒格买互联网股票。)查理,这回你一定有话要说了吧?
芒格:哪有上市公司开股东大会,放这样的电影的?(笑声)
巴菲特:你说咱们做投资决策,有受情绪影响的时候吗?
芒格:没有。(笑声)
巴菲特:在投资中,在商场上,不能情绪化,不要受情绪影响。至于在生活中,那是另一回事。在生活中,不能做一个没感情的人。到了做投资的时候,到了生意场上,绝对不能受情绪影响。
可以说,我们也有受情绪影响的时候,特别是对待那些和我们共事已久的优秀经理人。有时候,他们岁数大了,能力明显退化,但我们却没有及早发现,仍然对他们充满信任。
主要是我们的生意本身特别好,有时候,经理人垂垂老矣,我们的生意竟然蒸蒸日上。举个例子,我们敬仰的路易斯·韦森特 (Lo­u­is Vi­n­c­e­n­ti) 老了,但西科金融 (We­s­co Fi­n­a­n­c­i­al) 丝毫没受影响。有段时间,西科金融的管理处于真空状态,可我们没受到什么影响。我和查理特别敬重路易斯,所以,过了很长时间才发现,原来路易斯真的老了。我们犯过类似的错误,但伯克希尔并没有因此遭受任何损失。你说呢,查理?
芒格:没错。西科是我们做的很漂亮的一笔投资。最早收购西科,我们只花了几千万美元,后来,我们把西科发展到了二三十亿美元。
巴菲特:当年的储贷行业乱象丛生,多少储贷公司因为胡来倒闭了。路易斯的头脑很清醒,他把西科保住了。
芒格:是啊,我们没胡来。
巴菲特:没有,我们没胡来。
7. 阿吉特:盖可保险在科技方面欠账太多。
巴菲特:贝琪?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明尼阿波利斯的 Ben Kn­o­ll。他表示,他是伯克希尔 30 多年的股东,参加了很多场股东大会,今天也来到了现场。
这个问题请阿吉特和格雷格回答。他说:“去年,我向两位请教了一个问题。在‘远程信息处理技术’(te­l­e­m­a­t­i­cs) 方面,盖可保险不如它的竞争对手。在‘准确时刻铁路运输机制’(pr­e­c­i­s­i­on sc­h­e­d­u­l­ed ra­i­l­r­o­a­d­i­ng) 方面,BN­SF 铁路不如它的竞争对手。
阿吉特,您回答说,您预计盖可保险在一两年之内会有所改进。格雷格,您只是说您为 BN­SF 铁路感到骄傲,但是您并没有直接回答如何面对竞争。请两位分别讲一讲,我们的盖可保险与 BN­SF 铁路如何应对各自的挑战?”
阿吉特:我来回答盖可保险与远程信息处理技术的问题。在应用远程信息处理技术方面,盖可不如竞争对手。我们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而且迎难而上,努力地缩小这方面的差距,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就具体进度而言,现在,我们在 90% 的保单定价中纳入了远程信息处理技术。
问题是,只有不到一半的投保人愿意接受远程信息处理技术。在远程信息处理技术方面,我们取得了进步,缩小了与竞争对手的差距,但是我们的进步还没有为业绩带来实际的贡献。
主要是我们在科技方面的欠账太多。在科技方面,盖可保险欠缺太多。我们需要做的工作,超出了我原来的预期。目前,盖可保险有 600 多个形形色色的系统,各个系统之间无法相互通讯。我们争取把这些系统压缩到 15 个、16 个左右,并且把它们联系起来。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远程信息处理技术,我们用了,但是我们还有太多科技的欠账要补。一方面要补足科技的短板,另一方面要始终匹配费率和风险,盖可保险仍然在努力。
不知道各位是否看了一季报。今年一季度,盖可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它的综合成本率为 92.7%。这个数字很漂亮,但是大家要注意,这个数字背后有非经常损益的贡献。
首先,去年提取的未决赔款准备金,今年一季度转回了一部分。其次,对于车险企业而言,第一季度一般是一年中业绩最好的时候。
今年,盖可定下的目标是实现 96 的综合成本率。考虑到上述两个因素,我预计今年盖可的综合成本率应该接近 100,达不到 96 的目标。只要明年年底能达到 96,我就满意了。
希望大家明白,为了实现 96 这个目标,我们要付出代价,我们的投保人数会减少。利润和规模不可兼得,我们打算以利润为重,规模次之。利润上升,投保人数很可能下降,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我们现在强调利润,也许两年之后吧,我们会兼顾利润与规模。
8. 格雷格:BN­SF 铁路始终在努力提升效率和安全。
巴菲特:格雷格,你继续啊?
格雷格:好的。提到 BN­SF 铁路,我还是要说,我深深地为 BN­SF 团队感到骄傲。在首席执行官凯蒂•法默 (Ka­t­ie Fa­r­m­er) 的带领下,BN­SF 的管理层兢兢业业、尽职尽责。我也相信,我们的 BN­SF 团队很清楚,我们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准确时刻铁路运输机制”,我们的一家主要竞争对手在用,两家加拿大的大型铁路公司也在用。我们很清楚竞争对手的动向,我们非常关注它们的经营指标。
我们的团队从来没松懈过,每一天都努力追求更高的效率。在追求高效的同时,我们必须全力满足客户的需求。2022 年之前的三年,也就是 2019、2020、2021 这三年,BN­SF 团队在提高效率方面成绩显著,为股东和客户创造了更多价值,并且保证了铁路和员工的安全。我们一直在进步。即使是去年,我们也没停止努力。
2022 年,有一段时间,我们投入了大量精力“重启铁路”。
大家知道,那时候,疫情刚刚结束,我们面临供应链中断,人力短缺,港口货物积压等问题。
2022 年,我们把恢复铁路正常运转摆在了最重要的位置,无暇顾及短期的经营指标。我们很清楚我们的经营数据,很清楚我们是否达到了各项指标。
去年,我们的第一要务是尽快实现铁路安全运转,保证我们能长期创造价值,长期为客户提供服务。我们的 BN­SF 团队始终着眼于长远。
从长期来看,我们一定会越来越好。在短期内,我们可能有时候没对手那么快,甚至还有效率退步的时候。就长远而言,BN­SF 团队一定能取得优异的经营成果,我为他们感到骄傲。谢谢。(掌声)
巴菲特:大家鼓掌了,掌声是给格雷格的,也是给阿吉特的,他们两位配得上掌声。
9. 托德·康姆斯在盖可保险工作。
巴菲特:我补充两句。
在我和阿吉特商量过之后,我们安排了托德·康姆斯 (To­dd Co­m­bs) 去盖可保险工作一段时间,他主要负责匹配费率与风险的工作。匹配费率与风险是一家保险公司的重中之重。托德刚到盖可保险,疫情就爆发了,打乱了我们原有的节奏。
在盖可保险,托德的工作很出色。他与阿吉特密切配合。托德在奥马哈有房子,也经常在周末和我交流。在非常时期,托德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托德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是,他确实已经给盖可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还有一件事,想和大家说一下。过去十年,保险行业涌现了不少新的上市公司。这些上市公司,没一家是我想买的。它们千篇一律地在招股书中说“我们是一家高科技公司,不是一家保险公司。”
它们这些保险公司,和许多其它公司一样,用了高科技。不能说,你用了高科技,你就是高科技公司。它们本质上是保险公司,最根本的,要把匹配费率和风险的工作做好。这些宣称自己是高科技公司的保险公司,无一例外地陷入重大亏损,它们是吞噬资本的公司。
有一家公司,名不见经传。过去十年,新成立了那么多保险公司,据我所知,只有这家保险公司,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家公司是阿吉特带着四个人开创的,它的名字是伯克希尔·哈撒韦专业保险公司 (Be­r­k­s­h­i­re Ha­t­h­a­w­ay Sp­e­c­i­a­l­ty)。阿吉特,专业保险公司的浮存金现在有多少了?
阿吉特:将近 120 亿美元了。
巴菲特:120 亿美元了。那些自称为高科技公司的保险公司,把它们所有的浮存金加起来,都没有我们这一家多。我们积聚起了 120 亿美元的浮存金,而且没出现承保亏损。从创业之初,只有 4 个人,现在规模已经达到了全球 1500 多名员工。我们新创建的这家公司,在保险行业独树一帜。我们的四位创始人能力卓著。
人才、资本、能力几个要素汇集到了一起,只有我们伯克希尔能提供这些要素。这家新的保险公司在伯克希尔诞生,毫不令人意外。
除了我们创建的这家新公司,没有一家新公司能在保险行业站稳脚跟。很多竞争对手,不愿看到我们的新公司崛起。我们说做,就做成了,没出现一点亏损。那些新上市的保险公司,和我们根本没法比。我们的成功无法复制。
伯克希尔·哈撒韦专业保险公司是在阿吉特的领导下创建的,目前,彼得·伊斯特伍德 (Pe­t­er Ea­s­t­w­o­od) 担任首席执行官。真是很了不起。我讲完了,咱们继续。对,我们要为他们鼓掌。(掌声)
10. 与人工智能相比,芒格还是更相信人类智慧。
巴菲特:下面请第 2 区提问。
股东:您好,查理。您好,沃伦。我是来自新加坡的 Ka­r­en。
我想请教一个关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问题。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发展迅速,这将对整个社会以及股票市场产生哪些正面影响?哪些负面影响?有哪些行业和公司可能受到最大的冲击?(掌声)
巴菲特:Ka­r­en,谢谢你向查理提出这个问题。(笑声)
芒格:在中国的比亚迪工厂,到处是机器人翻飞忙碌。机器人技术会越来越普遍。至于人工智能,现在被吹得神乎其神,我本人持怀疑态度。我还是更相信人类智慧。
巴菲特:人工智能无法取代阿吉特,这是毫无疑问的。人工智能很厉害。前段时间,比尔·盖茨向我展示了一个比较旧的版本,不是最新版的。他知道,我接受能力差,不能一上来就给我最新版的。那个版本已经很厉害了。可是,它不会讲笑话。除了不会讲笑话,它简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法律了,历史了,没有它不知道的。
这东西如此全知全能,我感到了一丝忧虑。我很清楚,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东西一旦发明出来,就放不回去了。二战的时候,我们迫不得已,发明了原子弹。当时,我们把原子弹发明出来了,解决了大问题。
如果不是我们先发明出了原子弹,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在原子弹问世之后的 200 年,世界会好吗?
原子弹发明出来之后,爱因斯坦说:“有了原子弹,世界不再是原来的世界,但人类的思维方式没有任何改变。”
在我看来,人工智能也是一样。它出现之后,世界不再是原来的世界,但人类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不会发生任何改变。人工智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你的问题提的很好,我们只能回答到这了。

11. 芒格:商业地产低迷,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巴菲特:贝琪,该你了。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 Tom Seymour。他说:“最近,《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 采访了查理,并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的开头说:‘查理·芒格警告说,随着地产价格下跌,美国银行业的坏账增加,美国的商业地产可能正在酝酿一场风暴。’

请查理展开讲一讲,美国的商业地产现状如何?出现风暴的话,损失可能有多大?哪些行业或地区受到的影响最大?”

另外,还有一位股东,也提了类似的问题,他想知道,伯克希尔是否可能借此机会进军商业地产领域。

芒格:伯克希尔很少投资商业地产。从税收的角度考虑,个人投资者投资商业地产比较合适,伯克希尔这样的公司投资商业地产不合适。无论商业地产如何,伯克希尔应该都不会做这方面的投资。我主要是担忧,在美国,在世界很多其它国家,老城区出现“空心化”的现象,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能迈过这道坎,只是不少房产要易主。

巴菲特:地产本身不会消失。

芒格:只是东家换了人做。

巴菲特:很多人投资地产,他们专门通过“无追索权贷款”(non-recourse loan) 融资。有一次,我和查理与一个搞房地产的人谈生意。我问查理:“这样一栋大楼,他们搞房地产的,怎么确定这栋楼值多少钱?”查理告诉我:“这就看他们能从银行借到多少钱,不还也没事儿。”

总的来说,在房地产行业,大多数搞房地产发家的,用的都是这个套路。最后实在不行了,大不了把房地产甩给银行。

银行本身不愿接盘。开发商还不上钱,找银行谈,银行没办法,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缓就缓。在商业地产领域,这种现象不是个例,而是普遍存在。

最后,一定要有人买单的。前几年,有些开发商以 2.5% 的低利率融资,现在利率上升了,他们吃不消了,直接把项目甩给银行了。查理更有发言权,他是搞房地产发家的。

芒格:房地产生意难做,还是我们的生意更好做。

巴菲特:几个月前,我去查理家看他,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查理和他的一个女儿在家。走的时候,我对他说:“查理,我还是继续做咱们一直做的事。”查理头也没抬,回了我一句:“沃伦,别的咱们也不会啊。”(笑声)他说的很对。

12. “投资中的机会是猪对手给的”
巴菲特:该第 3 区了吧?

股东:大家好。我叫 Zolla Ji,来自加州圣克拉拉。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查理和沃伦。如今,AI 等新兴科技的发展一日千里,不断带来颠覆性的变革。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价值投资将何去何从?我们投资者该如何改变?是否要遵守一些新的原则?在变化如此迅速的大环境中,如何才能继续成功地实践价值投资?谢谢。

芒格:我来回答。现在,价值投资者越来越多,他们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好机会越来越少。价值投资者将来的日子不可能像过去那么好过了。我的建议很简单,价值投资者要做好心理准备,接受钱不好赚了这个现实。

巴菲特:从我认识查理那天起,他一直这么说。在很多问题上,我们持有不同观点,但我们的关系一直很融洽。

芒格:我们赚的钱确实少了啊。

巴菲特:主要是因为我们的规模大了。

芒格:嗯,我们年轻时赚的比较多。

巴菲特:年轻时,我们哪能想得到,有一天,我们管理的资产高达 5000 多亿美元。

芒格:确实。

巴菲特:我的观点是,投资者将来仍然能找到很多机会。为什么呢?能否找到投资机会,与科技的发展毫无关系。我从 1942 年开始做投资,一直做到今天。就拿我来说,我年轻的时候,对飞机、对发动机、对汽车,对电力,我一窍不通啊,影响我做投资了吗?没有啊。谁说新科技出现,市场中的机会就会消失?

投资中的机会是猪对手给的。(笑声)(掌声)我们管理伯克希尔 58 年了。在这 58 年里,傻子没有变少,而是越来越多了。现在的傻子比以前更傻,主要是现在的傻子比以前更容易融资,更容易得到大笔资金。

大家看到了,在过去 10 年,有十几家新上市的保险公司,无一例外都是亏损的。把公司搞上市了,圈到钱了,目的就实现了。承销商赚了、律师事务所也赚了。公司赚不赚钱,没人管。圈了多少钱啊!58 年前,圈钱哪有这么容易?

我们年轻时,也有做傻事的时候,幸好我们那时候融资不像现在这么容易。资本市场变的如此之大,谁都想进来分一杯羹,真正的投资者寥寥无几。都奔着圈钱去的,没几个有真本事的。我们规模太大了,你要是规模小的话,管理小资金,你会找到很多机会的。在这个问题上,查理和我各持己见。他总是用悲观的眼光看待未来,我总是说,“机会一定有”。我们各有各的道理。查理,我说服你了吗?没有吧?(笑声)

芒格:现在,很多聪明人管理大量资金。他们之间互相竞争,你比我精,我比你更精,你会宣传,我比你更会宣传,你会销售,我比你更会销售。现在的环境,和我们那时候,真不一样了。现在做投资,机会是有,但不可能像我们那时候那么容易。

巴菲特:那些基金经理,他们之间互掐是他们的事儿。他们玩他们的,我们玩我们的。刚才我提到了,前天,在国债市场,出现了一个机会,有一个品种的收益率高于其它品种,我们直接买了 30 亿美元。

人们的目光如此短浅,只盯着眼前短期的那点东西。在上市公司的投资者会议上,分析师总是追问短期业绩,这样他们才能在研报中给出今年的利润预测。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也很配合,向分析师提供利润指引,描绘出一幅业绩逐年上升的增长曲线。

在如此短视的世界中,那些目光长远,着眼于 5 年、10 年、20 年的投资者,他们拥有巨大的优势。让我出生在今时今日的世界,只给我一小笔钱,我会非常乐意,我会把这一小笔钱变成一大笔钱。查理也一样。

让他出生在今天的世界,他也一定能找到投资机会。在今天的世界中,他找到的机会与过去的机会不一样,但是他一定能把小资金做成大资金。

芒格:我现在有这么多钱,挺好的,我不想把大钱变成小钱,从头再来。

现在就挺好。(笑声)

巴菲特:这话我同意。

芒格:那是,还有谁比你更爱大钱?(笑声)

13. 与 AIG 的交易中规中矩,没赚特别多,但也不亏钱。

(略)

14. 向子女隐瞒遗嘱不可取。

巴菲特:请第 4 区提问。

股东:大家好。我叫 Marvin Blum,来自德州沃斯堡。我是一名律师,主要从事遗产规划工作。伯克希尔旗下的很多公司来自德州沃斯堡,包括 TTI 公司。沃伦,我还见过您呢,是在 TTI 公司创始人保罗·安德鲁斯 (Paul Andrews) 的追悼会上。很多人面临遗产规划问题。我想请教一下,您在这方面是怎么想的。

大多数父母没有做好遗产规划,下一代往往无法顺利接班。特别是家族企业,大多数创始人没有安排好接班,等他们去世的时候,家族企业传不下去。

第二代没有准备好……我有这么一个比喻。试想,在一场橄榄球比赛中,……(译注:提问者又接着说了 10 句话,讲他的比喻。)

巴菲特:(译注:巴菲特打断了仍在滔滔不绝的提问者。)你的比喻,我懂了。(笑声)(掌声)我年纪这么大了,对遗产继承问题经过了深思熟虑,而且我也加入了“捐赠誓言”(The Giving Pledge)。我观察到了很多富裕家庭,看到了它们各自存在的问题。

就我家而言,在我签署遗嘱之前,我把三个子女叫到身边,我把遗嘱给他们看,让他们充分理解,听取他们的建议。我的子女都已经 60 多岁了,他们不是 20 多岁的年轻人了。因为我的子女岁数也很大了,我可以和他们讨论遗嘱,他们也能给我反馈。具体还是要看各个家庭自己的情况,还要考虑到孩子们之间的关系。

有很多因素要考虑,包括家族企业做的是什么样的生意。在我看来,如果子女已经是成年人了,父母不应该对遗嘱一字不提,非要等到自己离世了,才让孩子知晓遗嘱中的内容。父母这么做,非常不妥。

在遗产继承方面,我观察到很多现象。有的父母,对自己的遗嘱守口如瓶,完全不告诉子女。有的父母用遗嘱左右子女。在遗嘱方面,很多人犯了很多错。身后事交代不清楚,人都没了,惹出的乱子,怎么收拾?在这方面,查理也非常有发言权。

芒格:伯克希尔的股东,解决这个问题很容易。就让子女把股票拿住就完了。(笑声)

巴菲特:查理,你说的不适用于所有人。

芒格:嗯,只适用于 95% 的人。(笑声)

巴菲特:一个人,有几十亿美元,把这么多钱全部留给孩子,好吗?

芒格:你说的是另一个问题。我的意思是说,单纯从资产增值保值的角度来说,我就把钱放在伯克希尔。

巴菲特:你给的建议,解决了投资方面的问题。我们还要考虑到子女之间的关系。子女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们看到,他们之间就经常打起来,虽然只是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在处理遗产继承问题时,我们还要考虑到如何维护好子女之间的关系。

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之间关系融洽?无论是活着的时候,还是已经去世了,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始终友好相处。遗产继承处理不好,子女之间可能起争执。很多有钱人家,留下了巨额财富。子女事先不知道遗嘱中怎么写的。

等到他们知道了遗嘱中的财产分配安排,他们马上各自找律师,对簿公堂,从此反目成仇。遗产问题,一定要谨慎地处理好。作为父母,想要让孩子具备某些品质,你要把道理讲给孩子听,也要率先垂范、以身作则。

有样学样,孩子从出生的第一天起,就开始向父母学习。你希望子女具备什么样的品质,主要靠一辈子的言传身教。简简单单一张遗嘱,改变不了什么。在遗嘱中,父母改变不了子女已经形成的价值观,只能最后再叮嘱子女几句。

你的子女再把家风家教传给他们自己的子女,把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家产传下去,无论家产是什么,是农场,还是股票。

我知道有这么个富豪,每年,他把自己的子女召集到一起,让他们在空白的所得税申报表上签字,因为他想瞒着子女,不让子女知道他们自己有多少钱。

这个富豪的做法不可取,像他这么做,很难把自己的财富继承安排好。查理和我说过,反着来倒推,想想自己死的时候要得到怎样的结果,按着那样的结果去生活。TTI 公司的创始人保罗·安德鲁斯,他这个人,活的很明白。

当年,保罗也面临如何安排遗产的难题,后来,他找到了我。那时候,他 61 岁,钱多的花不完。他热心慈善,做了很多好事。保罗说:“我用了一年的时间,考虑如何安排我的公司 TTI。

我不缺钱,我的家人也不缺钱。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我的公司。特别是那些员工,他们帮我打下了江山。我不能把公司卖给竞争对手。一旦竞争对手入主,他们必然把我们的人辞退,换成他们自己的人。

我不能把公司卖给私募股权基金。一旦公司落到私募股权的手里,就难逃被变卖的命运。”保罗接着说:“不是你们伯克希尔多优秀,实在是除了你们,没别的可选。”(笑声)

伯克希尔收购了 TTI。从那以后,我们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保罗·安德鲁斯,他活的很明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15. BNSF 铁路高度重视脱轨事件。

巴菲特:下一个问题,贝琪。(掌声)

贝琪:来自西雅图的 Don Glickstein 问道:“最近,在接受采访时,沃伦批评诺福克南方铁路公司 (Norfolk Southern) 处理脱轨事件不力,但完全没有提及 BNSF 铁路的行为。三月份,法院判决,在华盛顿州,BNSF 铁路违反与土著部落签署的“地役权协议”(easement agreement),违规超额运输原油。

BNSF 铁路的一列火车脱轨,在环境保护区造成了原油泄露污染。沃伦如何确保 BNSF 铁路等伯克希尔子公司遵纪守法地经营?”提问者表示,他是一位二十多年的老股东。他说,他担心伯克希尔没有一套监控制度,无法发现并制止子公司的违规行为。

巴菲特:格雷格,你来回答吧。

格雷格:好。我们确实做错了,BNSF 铁路正在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货车一直经过这片部落土地,运送原油。我们与土著部落签署过协议,规定了每天可以经过的车厢数量。我们的货车牵引车厢数量,超过了协议数量,我们违反了协议。我们的团队没有遵守协议规定,货车车厢数量超出了限制。

我们与土著部落进行了深入讨论,我们承认了我们通过增加货车长度,获得了更多利润。我们仍将与土著部落继续商讨。从这件事中,我们吸取了教训。签署了合约,我们必须严格遵守。

我们不能自己随意加车厢、加货物。我们必须遵守协议。我们吸取了教训。我们非常重视此次事故,并且正在尽力解决。我们希望能与土著部落达成一个双方都觉得公平合理的解决方案。

此次脱轨事件,我们正在进行善后工作。我们与土著部落密切沟通,尽可能在最短时间内将危害降到最低。我们双方都在朝着这个目标努力。此次原油泄露不会造成长期的环境污染。

正如我们在公告中所说,脱轨是铁路行业中的一部分。我们非常重视避免脱轨和减少脱轨造成的危害。不是所有的火车脱轨,都会造成严重后果。但是,我们始终努力避免脱轨事件。我们强调事先检测,防止脱轨事件发生。万一脱轨事件发生,我们强调要第一时间响应。我们的团队总能迅速响应,力争把对当地社区的影响降到最低。

巴菲特:火车脱轨,一年会发生多少次来着?

格雷格:铁路行业,一年有 1000 多次。

巴菲特:嗯。我们是一家铁路货运公司,是一家公用事业公司。我们大批量运输重型货物。天气有严寒酷暑,线路有弧度,有坡度。哪怕只有 1% 的坡度,重载列车下坡行驶,也非常难以控制。铁路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

更何况,美国的铁路系统基本是 19 世纪晚期设计的,不算支线,总长度大约 35,000 公里。铁路生意很不好做,做这个生意,我们一定会犯错。

很多时候,发生脱轨,不是我们自己的错。今后 10 年、20 年、30 年,我们还会有脱轨事件。有些货物,我们并不想承运。但我们是公用承运商,我们别无选择。我们愿意运输氯气、氨气等危险品吗?我们不愿意。

社会需要运输危险品。作为一家公用承运商,客户选择我们,我们就得运输。

在安全方面,与过去相比,我们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格雷格,我说的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格雷格:没有。

16. 伯克希尔旗下的能源公司非常重视发展清洁能源,但发展清洁能源需要全国上下共同努力。

(略)

17. 选好公司的经理人非常重要。

巴菲特:贝琪?

贝琪:这个问题是费城的 Chris Freed 问的。他说:“我们已经知道了,格雷格·阿贝尔和阿吉特·贾因是伯克希尔的下一代领导者。格雷格和阿吉特之后呢?谁来继续领导伯克希尔?”

巴菲特:一切正常的话,格雷格将接替我的工作。我选了格雷格接班,格雷格在很多方面比我强。格雷格继任之后,他也需要找到一个与他才能相当的接班人。

选择接班人,是他的工作中的一部分。到时候,阿吉特也会给他一些建议。选择接班人,是格雷格自己的工作,最后,应该他自己拍板。阿吉特会给一些建议。我相信,格雷格和阿吉特很可能会想到一块去。

选择接班人没那么容易。篮球比赛中经常讲“板凳深度”,换到公司管理层上,根本没有“板凳深度”这回事。伯克希尔的净资产规模全球第一,旗下的生意多种多样,能领导伯克希尔的经理人寥若星辰。

其实也不用多,找到一个就够了。最顶层的领导者,有两方面的工作:做好资本配置,选好各家子公司的经理人。按照我们的安排,我们把保险业务和其它业务分开。

我们认为,这么安排很合理。事情是不断变化的。现在让我们说,谁来接任格雷格和阿吉特,为时过早。查理,你说呢?

芒格:我没什么补充的。我们很多高管是从伯克希尔子公司内部提拔的。同样是综合企业,为什么伯克希尔做得比较好?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我们很少更换经理人。

巴菲特:保罗·安德鲁斯去世之后,我们明确知道,他选的接班人是谁。我们没必要提前宣布,我们希望我们的经理人长命百岁。前不久,我们的一位经理人去世了,加兰童装 (Garan) 的创始人,他岁数多大来着?

格雷格:西摩,90 多岁。

巴菲特:嗯,西摩·利希滕斯坦 (Seymour Lichtenstein)。西摩 80 岁的时候,我给他写了封信祝寿,我说:“祝贺你 80 寿辰,等你 90 寿辰,再为你祝寿。”西摩 90 岁的时候,我又给他写了封信祝寿。可惜,他没活到 100 岁。

西摩一直在培养一位优秀的接班人。他的接班人跟着他学了很久。随着西摩年纪增加,他的接班人承担的责任越来越多。各个公司的情况不一样。找到合适的经理人管理公司,非常重要。

18. 美国政治中存在“部落主义”倾向。

巴菲特:下一个问题,请第 6 区提问。

股东:我叫 Hatch Okamamti,来自日本宫崎。巴菲特先生,您救了所罗门兄弟公司 (Salomon Brothers),救了所罗门兄弟公司的 8,000 多名员工。我正是其中的一名员工。那时候,我还年轻,我在世贸中心上班。我一直想当面向您道谢,感谢您救了所罗门公司,救了它的员工,包括我和我的家庭。谢谢您,巴菲特先生。(掌声)

巴菲特:过奖了。其实,真要感谢德里克•莫恩 (Deryck Maughan)。德里克负责所罗门在日本的业务。头一天,我刚和他见面,第二天,就安排他掌管所罗门公司。没有他挺身而出,所罗门不可能得救。我倒要谢谢你们呢。德里克能在所罗门的危急关头大展身手,是因为他在日本学到了很多。

股东:谢谢!我想向您请教的问题是:您多次表示,美国一定行。请问美国主要靠什么保持强大?如果美国走向衰落,原因可能是什么?(掌声)

巴菲特:美国经历了很多考验。我们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日本的历史很长,美国的历史很短。从 1789 年算起,美国的历史只有短短 234 年。把查理和我的年龄加起来,就相当于美国历史的三分之二了。我们一共选出了 46 位总统,有的总统很不称职。我们还打过一场内战。美国一定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1790 年,美国的人口只占全世界的 0.5%。如今,美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大约为全世界的 25%。美国处于两大洋之间,海洋为美国提供了天然屏障。我们与邻国加拿大、墨西哥的关系很融洽。

美国有一定的地理位置优势,但美国能发展到今天,不是因为我们的土地比别的国家更富饶。美国的发展是一个奇迹。美国有很多缺点和不足,我们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总的来说,与我出生之时相比,今天的美国,生活水平有了极大的提高。

一个星期之前,我去看牙医,做了根管治疗。治牙的时候,我就想,幸亏麻药奴佛卡因 (Novocain) 已经发明出来了,要不可遭罪了。这只是一个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方面。过去的日子哪有想象的那么美好,可苦了。我们还发明了原子弹。如果现在世上没有原子弹,那该多好。

可惜,原子弹已经发明出来了。把魔鬼从瓶子里放出来,就塞不回去了。这是人类面临的巨大难题。1940 年代,我父亲是一名国会议员。那时候,因为二战,两党短暂团结,但党争仍然很厉害。现在的党争更严重,已经呈现出部落主义的倾向。部落主义有害。像部落一样对立,双方甚至根本不听对方在说什么。再往下发展,很可能涌现民众暴乱。

部落主义有溢出效应。我们看到过别的国家的动荡,也看到了美国受到的冲击。我们的民主制度存在一些问题,需要我们去解决。尽管如此,让我重新出生一次,我仍然会选择出生在美国,我愿意选择出生在今天的世界。现在的美国比过去好很多。只是现在的通讯非常发达,我们接触的负面信息也比以前多了很多。人类确实面临很多难题。1930 年,我出生的时候,全世界有 20 亿人。现在,全世界有 77 亿人,而且还在增长。近代之前,人口增速缓慢。直到近代,才出现了人口的迅速增加。人类生产能源的能力有了巨大的飞跃。与全球只有 20 亿人时相比,现在我们生产的能源可供全球 77 亿人使用。

我们的世界充满希望,我们的世界也面临挑战。我不知道如何解决人类面临的种种难题。我只知道,人类面对的重大问题,我们必须着手解决,不能一味地逃避,不能幻想着到了 2050 年,全世界歌舞升平,所有的问题会自动消失。

未来如何发展,我们拭目以待。到目前为止,我感到比较忧虑。话说回来,美国内战时期,林肯不忧虑吗?历史上,美国有能力创造奇迹,它已经证明了自己。美国值得相信,它将来仍然会成功。查理,你怎么看?

芒格:我不像沃伦那么乐观。我始终认为,幸福源于降低预期。将来的世界未必比现在更好。我们是怎么解决我们现在面临的难题的?最优秀的青年人,一窝蜂地涌入财富管理行业,怎么可能有利于文明的发展?我们不需要这么多基金经理。

巴菲特:查理,你是 1924 年 1 月 1 日出生的。你可不想回到那个时代吧?

芒格:不想。现在基金经理多了,说明社会财富多了,这是好的一面。我只是不愿看到,那么多有才能的年轻人,纷纷去做基金经理。这不太正常。

巴菲特:是像我一样,比较乐观,还是像查理一样,不那么乐观,各位自己选吧。(笑声)

19. 在后巴菲特时代,伯克希尔的规模会非常大,企图恶意收购的野蛮人只能望而却步。

巴菲特:请贝琪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 Dennis DeJaniero。在 2022 年年报中,沃伦说了,伯克希尔将始终持有大量现金。伯克希尔将始终做好准备,持有大量现金,无论是发生金融危机,还是出现巨额保险损失,伯克希尔都能从容应对。

沃伦去世后,他持有的 A 类股将转换为 B 类股,并捐赠给多个基金会。这些基金会随后将出售股份,并将所得资金用于慈善事业。沃伦估计,将他的全部股份出售完毕,大概需要 12 年到 15 年的时间。

我担心,卡尔·伊坎 (Carl Icahn) 等野蛮人可能抢夺伯克希尔的控股权,瓜分伯克希尔的现金并出售伯克希尔的子公司。请问沃伦和查理有这个担心吗?

巴菲特:可以说,伯克希尔将来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我们考虑了很多。我不是特别担心。在我的大部分股票出售完之前,投票权仍然在基金会手里,董事会不会向格雷格发难。等到我的股票卖完了,投票权归属市场,到时候,伯克希尔就必须靠业绩说话了。

如果我们将来 12 年到 15 年,继续不派息,我们的规模将增长到 1 万 5000 亿美元。这么大的规模,会让恶意收购者望而却步。野蛮人得掂量掂量,他们能不能借到足够的资金。伯克希尔太大,没人能收购伯克希尔。关键在于,我们伯克希尔不能成为国家的累赘,而要成为国家的中流砥柱。我们必须通过自己的经营,为国家创造价值。12 年、15 年之后,伯克希尔将拥有更多资金、更多子公司。

凭借我们雄厚的资金实力,我们将为社会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生产更多产品,成为公司中的楷模。如果伯克希尔将来继续成功的话,那是因为我们自己配得上成功。伯克希尔能行,我相信伯克希尔。查理,你说呢?

芒格:50 多年以后,我早死了,我可不操心那时候的事儿。把自己每天分内的事做好,把自己能想到的,都想到,能做到的,都做到。至于结果,顺其自然。我很想得开。提问的这个人,我觉得他有点杞人忧天了。

巴菲特:好的。我们俩都不担心。我们从来没有停止谋划伯克希尔的未来,我们一直在谋划。伯克希尔一路是怎么走过来的,我心里非常清楚。在过去 58 年里,我们多次修正了伯克希尔的发展路线。我们做出的第一个重要判断就是,不能再搞纺织业了。

这是伯克希尔发展史上的关键一步。我们也是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见步行步。关键的几步,我们走得很漂亮。我们绝对不会自己葬送伯克希尔。至于可能导致地球毁灭的灾难,那我们真没办法。

我们相信,我们建立起来的伯克希尔,不比任何一家公司差。我们不会让伯克希尔债台高筑,眼看着巨额债务到期,却无力偿还。我们不会随意承接大量保险,等到众多保单同时到期,才后悔莫及。伯克希尔将始终持有大量现金。

伯克希尔拥有大量现金,也拥有强大的盈利能力,拥有分散在各行各业的众多投资。将来,别人会拿伯克希尔与其它公司进行比较,我们不怕比。我们留下的伯克希尔是一家安全稳健的公司。

伯克希尔拥有独一无二的股东群体。有的公司,上市之前,员工持有股票,员工也是股东,它们的股东基础很稳固。在上市公司之中,没有一家,有伯克希尔这么稳固的股东群体。我们的股东群体是经过 58 年积聚起来的。58 年来,我们始终把股东视为公司的所有者。(掌声)

将来,伯克希尔该怎么做?我们要继续让顾客满意。我们要继续造福所在的社区,让人们欢迎我们,而不是讨厌我们。当发生金融危机时,有伯克希尔,政府感到放心。因为我们能挺身而出,做一些政府做不到的事。在金融危机之中出手,我们能稳定社会,也能获得经济利益。将来,我们一定还会经历种种危机。只要地球不毁灭,伯克希尔将继续为美国创造价值。只要伯克希尔能为美国创造价值,伯克希尔就能一直生存下去。(掌声)

20. 关于阿吉特·贾因和本·罗斯纳的小故事。

巴菲特:请第 7 区提问。

股东: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谢谢你们举办此次盛会。我叫 Beau Clayton,来自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 (Durham, North Carolina)。

我们期盼参加伯克希尔股东会,因为你们经常讲一些意味深长的小故事。听了这些小故事,我们收获良多、久久难忘。

再给我们讲几个你们没讲过的小故事吧。请您讲几个关于格雷格和阿吉特的小故事,最好是能反映出他们的性格以及他们的领导能力的。(掌声)

巴菲特:我先从阿吉特开始。阿吉特是 1986 年加入伯克希尔的。1969 年,我们开始做再保险生意。我摸索了 17 年。阿吉特来之前,负责保险业务的是另外一个人。

他人品、能力都没问题,只是他也像其他人一样经营保险公司,没有跳出保险公司旧有的藩篱。我们做了 17 年,还是没摸到门径。

我觉得,该变一变了。那是一个星期六,阿吉特来到了我面前,是我们原来负责保险业务的迈克·戈德堡 (Mike Goldberg) 找到他的。迈克为伯克希尔找到了阿吉特,迈克居功至伟。我和阿吉特聊了几句。我记得,我好像一边查邮件,一边和阿吉特聊。

那时,阿吉特还没接触过保险行业。之前,他是做管理咨询的,对美国公司的运作非常了解。和他聊了几句之后,我知道,我遇到千里马了。我立即请阿吉特管理我们的保险业务。

阿吉特上任没多久,恰好碰上保险市场的景气周期。阿吉特的才能有多大?保险行业,全世界前十位经理人加到一起,也抵不上一个阿吉特。以前,我和阿吉特每天都交流。

现在,我们也交流,但不像过去那么多了。阿吉特是独一无二的。像阿吉特这样独一无二的人,只要愿意一直工作下去,一个足够了。

保罗·安德鲁斯早就财务自由了,他还是留在 TTI 继续工作。

每年,我和他谈加薪,他总是告诉我:“明年再说。”像保罗这样优秀的领导者,你从商学院的优秀毕业生里招聘,根本找不到。我招人的时候,从来不看这个人的毕业院校。

我看简历,不在乎这个人读过什么学校。阿吉特是名校毕业的。阿吉特之所以是阿吉特,并不是因为他读了名校。查理,你也讲两个。你是怎么找到路易斯·韦森特的?

芒格:收购西科的时候,他就在那儿了。

巴菲特:是在那儿了,但也得有你慧眼识珠啊。

芒格:有一次,我问他,“你上大学时体重才 150 斤,怎么还能成为橄榄球校队首发?”路易斯说:“我速度快。”他速度快,呵呵。伯克希尔有很多人才以速度见长。

巴菲特:我们有一位经理人,文化程度只有小学四年级。本·罗斯纳 (Ben Rosner)。你还记得吗?

芒格:记得。他完全自学成才。本·罗斯纳做零售生意,在他那一片儿,没人比他更精。他的眼光像鹰一样敏锐,他是一位商业奇才。本·罗斯纳是很好的例子。他去世之后,我们找不到像他能力那么强的接班人。他的去世,是伯克希尔的损失。

巴菲特:我想起了一个好笑的小故事。本·罗斯纳有个生意伙伴,叫利奥·西蒙 (Leo Simon)。利奥·西蒙娶了报业大亨摩西·安纳伯格 (Moses Annenberg) 的女儿。虽然利奥非常有钱,本·罗斯纳一穷二白,但他们两个人很合得来。

有一次,这还是在他们两人创建联合零售商店 (Associated Retail Stores) 之前,他们想到了一个点子。他们打算收购一个一战后废弃的潜艇,把潜艇拉到 1933 年芝加哥世博会上。他们没花几个钱,就把潜艇买下来了。

他们觉得,把潜艇放到世博会展示,一定有人愿意付费参观。潜艇是在佛罗里达州买的,他们要把潜艇拉到芝加哥。等潜艇进了芝加哥市区,在繁忙的马路上,他们拖着潜艇行驶。

因为潜艇是个庞然大物,他们造成了严重的交通拥堵。一位警察来到了本·罗斯纳面前,他说道:“谁让你们拖着这玩意在路上行驶的?”本·罗斯纳回答道:“你问我们的老大卡彭吧。”(译注:阿尔·卡彭 (Al Capone) 是芝加哥的黑帮老大。)

警察说:“哦,好好好,你们走吧。”(笑声)后来,1967 年,利奥·西蒙去世了。利奥去世之后,本·罗斯纳继续把联合零售商店一半的利润分给利奥的遗孀。摩西·安纳伯格生了 9 个女儿,后来生到第 10 个,才生出来一个男孩。利奥的遗孀是摩西·安纳伯格的大女儿埃丝特·安纳伯格 (Esther Annenberg),她非常富有,根本不缺钱。埃丝特·安纳伯格不缺钱,罗斯纳照样把利润分她一半。罗斯纳让埃丝特出面在店铺的租赁协议上签字,这样,不至于显得她白拿钱。

埃丝特不需要这笔钱,罗斯纳觉得,这是他应该做的事。没想到,后来,埃丝特对罗斯纳横加指责。罗斯纳忍不下去了,他找到了埃丝特的律师,威尔·萨尔斯坦纳 (Will Salsteiner)。我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律师威尔给我打了电话,表示本·罗斯纳有意把公司出售给我。威尔说,罗斯纳想把公司卖了,甩掉埃丝特。我和查理去了律师威尔的办公室,谈这笔收购。罗斯纳说:“我留下来,干到年底。公司有 200 万美元现金,一两百万的房产,还有一两百万的利润,你给我 600 万美元就行了。”这个价格太低了。罗斯纳宁可自己吃亏,也要顺便让埃丝特吃亏。于是,他找到了我们。查理,你接着讲吧。

芒格:本·罗斯纳说:“听说你是西部拔枪速度最快的。拔枪吧!”(笑声)

巴菲特:当时,我们在纽约的一家律师事务所里,他就这么和我说的。这公司可是他的心头肉啊。他赌气说,最多干到年底。我把查理拉到一边,我说:“他要真是年底就不干了,全世界的心理学理论就都失效了。他不可能抛下这家公司。”

我们收购了联合零售商店。从那以后,我们和本·罗斯纳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有一次,他带我去看布鲁克林的一处房产。在路上,我说:“本,一开始,我就向你保证过,我不会干预你如何经营公司。”他知道,我马上就要话锋一转,来个“但是”。他直接来了一句:“谢谢你,沃伦。”我到嘴边的话,只好咽回去了。(笑声)

本·罗斯纳的趣事有一箩筐。刚才讲的这个故事,是之前我们没讲过的。

21. 阿吉特对房地产灾害再保险投资组合感到乐观。

(略)

22. “我们的智商没有提高,但我们的智慧增加了一些。”

巴菲特:第 8 区,请提问。

股东:大家好,我是 Adal Flores,16 年的股东,来自墨西哥瓜达拉哈拉 (Guadalajara, Mexico)。

我想向沃伦和查理请教一个问题。在追求短期利润,与建立长期竞争优势之间,公司总是很难取舍。

只有极少数的公司能二者兼得,例如,谷歌。

对于大多数公司而言,在短期利润与长期优势之间,难以选择。亚马逊选择了追求长期优势,它以“飞轮效应”(Amazon flywheel) 著称,早期不求利润,等到形成强大的规模效应,再获取利润。

您讲过很多次,您愿意投资拥有强大护城河的公司。请您给公司的 CEO 提一些建议,该如何在短期利润与长期优势之间取舍?谢谢。

巴菲特:关键是把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伯克希尔能把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我们没有来自华尔街的压力。我们不开投资者关系电话会。我们用不着做出业绩承诺。我们可以放开手脚去做,全力寻找最好的机会。

我们很清楚,我们为来到了现场以及没来到现场的股东工作。我们的股东不是短视的群体,我们用不着紧盯着是否实现了季度业绩预期。我们拥有很大的自由。

好生意并不多,我们愿意长期持有好生意。经过长期的投资,我们学到了很多,对生意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查理和我经常讲喜诗糖果的例子。从喜诗糖果中,我们学到了很多。

从本·罗斯纳开在美国东部的女装店,我们学到了很多。1966 年,我们收购了一家百货公司。这家百货公司也给我们上了一课。刚收购到手,我们就后悔了。

我们一直在观察和研究消费者的行为。具体技术方面的东西,我不懂。我要是能懂技术,那当然更好,但懂技术,不是必须的。我们投资了苹果公司。我们对苹果公司的投资,规模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能源业务。

我们大概只持有苹果公司 6% 左右的股票。我们的持股数量每年都在增加。我完全不懂手机的技术方面。我能理解消费者行为。伯克希尔旗下有很多经销汽车的公司,我非常清楚,顾客购买二手车时的心理和行为。

伯克希尔旗下有很多子公司,我们从中学到了很多。人们愿意买加兰童装 (Garanimals),换成别的,就不愿意买。喜诗糖果让我们开了窍。后来,我们经历的越多,学到的越多。我们看到了人们的种种行为,看到了有的好生意变成了烂生意,而有的好生意则长期保持竞争优势。

在伯克希尔,我们并没有什么神奇公式。生意值不值得买,我们确实十秒钟就能看出来。我从来不看那些预测利润的幻灯片,那些东西是投行的人收了钱做出来的,毫无意义。

谁能预测未来?我们没那个本事。我们靠的是我们对生意的了解。我们知道,什么价格买合适。我们知道,根据我们对消费者行为的认识,一家公司将来行还是不行。我们过去是这么做投资的,将来还是这么做投资。

做了几十年的投资,我们的智商没有提高,但我们的智慧增加了一些。投资是我们喜欢的工作,只要坐在办公室里,有部电话,就行了。查理,你说呢?

23. 巴菲特为何大手笔投资日本公司。

芒格:给大家讲讲伯克希尔对几家日本公司的投资。这笔投资做得很漂亮,值得再讲讲。

巴菲特:很简单。我刚走上投资之路的时候,还是个小伙子,那时候,我的同龄人翻阅《花花公子》(Playboy),而我翻阅《穆迪手册》(Moody’s)。最近,新出了一个纪录片,《翻开每一页》(Turn Every Page),莉齐·戈特利布 (Lizzie Gottlieb) 拍的。前几天,我看了第二遍。

我推荐所有人都看一看这个片子。我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翻开每一页”的人。我捧着厚厚的《穆迪手册》,翻过一页又一页。我去波士顿的公用事业局查资料,翻过一页又一页。我去保险监管局查资料,翻过一页又一页。年轻时,有一段时间,我不停地读东西,不停地翻页。现在,伯克希尔的规模大了,我们需要更大的投资机会。

在日本做的这笔投资很简单。我喜欢看公司的数字。这五家公司,规模很大,业务能看明白。这五家公司,多多少少,我们都和它们有过业务往来。

离我们会场不远,有一座已经关停了的火电厂,是其中一家公司建设的。这五家公司,按照我们买入的价格计算,每年能实现 14% 的盈利。

它们的派息率还可以,也有回购。它们旗下的生意,我们了解得不是很深入,但整体上能看懂。这几家公司,就在我们眼前,看得见、摸得着,没什么问题。我们可以通过融资消除货币风险。我们的融资成本是 0.5%。一边是 14% 的收益率,一边是 0.5% 的长期融资成本。公司是经营良好、规模庞大的公司,我们直接就买了。

大概在我们开始买入六个月之后,我才告诉格雷格。后来,我们对这五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全部达到 5%,我们发布了公告,那天恰好是我 90 岁生日。上个月,我们去日本拜访了这五家公司。我们的日本之行很愉快,我们更看好这五家公司了。现在,我们的持股比例上升到了 7.4%。除非征得几家公司的同意,否则我们的持股不会超过 9.9%。上个月,我们又发行了 1640 亿日元(约合 12 亿美元)的债券。

芒格:如果我们伯克希尔的规模只有 50 亿美元,我们这笔投资就放卫星了。就这笔投资,我们已经赚了 100 亿美元了。如果伯克希尔只有 50 亿美元,我们凭这一笔投资就赚到 100 亿美元,那我们该多风光。现在伯克希尔规模这么大,100 亿美元的利润,扔到伯克希尔里面,连个响都听不着。

巴菲特:我乐在其中。

芒格:嗯,你获得了快乐,也赚到了 100 亿美元。

巴菲特:好像刚买这几家公司那年,我就和查理聊这笔投资。查理说,做这样的投资,我有事可做,不至于闲着。查理也看好这笔投资。

芒格:我们想买更多,可惜只能买这么多,只能赚到 100 亿美元。

巴菲特:其实,没 100 亿美元那么多。我们有四五十亿美元的资本利得,还收了股息。主要是我们的融资成本也非常低。这几家公司欢迎我们投资。这几家公司经营得很好,我们只做投资,不插手它们的经营。

我们承诺,持股比例不超过 9.9%。它们信得过我们。之所以去日本,也是为了介绍格雷格和他们认识。在今后 10 年、20 年、30 年、40 年,伯克希尔将与这五家公司长期合作。我们将来可能有一些合作机会,双方都表达了合作意愿。另外,伯克希尔在日本也有子公司,也可以和它们合作。格雷格,你有什么补充吗?

格雷格:我简单说两句。沃伦,如您所说,我们这次去日本,与这五家公司建立了信任关系,期待将来有更多合作机会。从根本上来说,我们做这笔投资,主要是因为这五家公司非常值得投资。

我们与五家公司分别会面。我们了解了它们的历史、文化,他们为自己的公司感到自豪。此次日本之行,我们加深了对它们的了解。两天时间,我们拜访这五家公司,有很多收获。

巴菲特:这次,我们本来只打算发行 560 亿日元的债券,没想到,市场认购热情很高,结果我们发行了 1644 亿日元的债券。一切很顺利。如查理所说,伯克希尔的净资产有 5000 多亿美元,我们在日本的投资并不能对伯克希尔产生特别大的贡献。

主要是这笔投资的融资成本很低,按买入价计算,公司的盈利能力很高,能持续为伯克希尔创造利润,大概每年可以贡献四五亿美元。我们会继续在日本寻找更多投资机会。不知不觉间,伯克希尔竟然成为了日元债最大的海外发行方之一。我们还没完,只要机会好,我们将继续做下去。伯克希尔在日本有子公司。现在,我们又有了几家优秀的合作伙伴。我们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多好啊。

24. 苹果的生意比伯克希尔的生意好。

巴菲特:贝琪?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 Ellie Amin Tebet。他说,有一次,他收听播客节目《像邓普顿一样投资》(Investing the Templeton Way)。在节目中,达莫达兰教授 (Professor Damodaran) 表示,当投资组合中的一只股票占比过高时,例如,占比达到 25%-35%,他会觉得非常不舒服。现在,苹果股票已经占了伯克希尔投资组合的 35%,这是否已经占比过高,有风险了?他想请沃伦和查理回答这个问题。

巴菲特:我先说两句,再请查理发表观点。

芒格:我看他是脑子让门挤了。

巴菲特:我就知道查理会这么说。(笑声)把苹果理解为占伯克希尔投资组合的 35% 是错的。伯克希尔的投资组合包括铁路、能源、加兰童装、喜诗糖果等很多生意。投资苹果,很大的一个好处是,我们的持股比例可以增加。

苹果一直在回购股票。苹果现在的股份数是 157 亿股,我们持有其中的 5.6%。随着它的股份数减少,我们的持股比例将增加到 6%。BNSF 铁路,我们持有 100%,无法继续增加。

加兰童装、喜诗糖果,我们也持有 100%,无法继续增加。我们多想持有 200% 啊,可是做不到。苹果、BNSF 铁路、加兰童装、喜诗糖果,它们都是一样的,都是好生意。我们投资苹果,与投资伯克希尔的其它生意,在标准上,并没什么不同。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只能说,苹果的生意比伯克希尔的其它生意更好。

我们对苹果公司的投资,规模很大,但没有我们对铁路业务的投资规模大。我们的铁路业务是好生意,但苹果公司的生意更好。我们的铁路生意与苹果公司的生意没法比。苹果在消费者的心中有一席之地。一个消费者,他可以花 1500 美元左右,买一部苹果手机。

也可以花 35,000 美元,购买第二辆车。如果只能二选一,消费者宁愿放弃购买第二辆车,也要买苹果手机。苹果手机是非常了不起的产品。在我们 100% 控股的子公司中,我们没一家公司有这么了不起的产品。

我们很高兴,我们持有苹果公司 5.6% 的股票。我们愿意看到我们的持股比例上升。只要我们的持股比例上升 0.1%,我们占有的利润就会上升 1 亿美元。苹果公司把利润用于回购,从现有股东手中买回股票。我们愿意看到别的股东把股票卖回给苹果公司。

苹果回购股票,它的股票数量减少,在指数中所占权重降低,指数基金必须相应减持。去年,我们的持股比例略有增加。前几年,我从资本利得税的角度考虑,卖了一些苹果的股票,那几笔操作做错了。

查理已经发表过意见了,不能说苹果占伯克希尔投资组合的 35%。伯克希尔的投资组合包括我们所有可用于投资的资金。我们愿意拥有好生意,也需要保持充沛的流动性。我卖出苹果犯了错,今后,还会犯别的很多错。查理,你有什么补充的吗?

芒格:在大学里,教授告诉学生们,投资股票必须高度分散。这是误人子弟。好机会可不是遍地都是,说找就找到了。

我要是只找到三个好机会,我就投资这三个最好的机会。不投资三个最好的,难道投资三个最差的?有的人没判断力,分不清机会的好坏。有的人看到了好机会,但他们把好机会想得太好了。

在分析判断机会方面,我们犯的错比较少。这对我们做投资非常有帮助。

不是说我们的智商有多高,只是我们对自己的能力有非常清楚的认识。清楚地认识自己的能力,才能做好投资。很多人,智商是非常高,但他们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要是非常清楚自己的能力圈,那就别理会那些专家的说法,过度分散只能适得其反。(掌声)

25. 中美之间应缓解紧张局势。

巴菲特:好的。请第 9 区提问。

股东:查理,沃伦,你们好。感谢你们召开此次盛会。我叫 David Chung,来自香港,毕业于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 (Chicago Booth)。我还带了我的两个儿子 Aiden 和 Ashen 来参加股东大会。他们目前在芝加哥大学读书,一个大一、一个大二。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股东大会。第一次参会是四年前,2019 年,那次是应我的朋友安德鲁的邀请。2019 年参会之后,我决定买入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票。从 2019 年到现在,伯克希尔的股票给我带来了 62% 的收益率。

谢谢你们。(掌声)我听取了您的建议,在我的两个儿子过生日的时候,分别送给了他们一股伯克希尔的股票。他们很想要 A 类股的股票,我给他们的是 B 类股,已经很好了。(笑声)

我的问题是这样的。目前,地缘政治紧张,中美互联网企业大力压缩成本,请问你们如何看待中美互联网公司股票的估值差异?谢谢。

巴菲特:查理,你来回答吧。

芒格:在经济方面,中美之间的关系紧张。双方都有责任,中美都有错。美国绝对应该和中国搞好关系。

我们应该与中国进行大量自由贸易,这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掌声)

还用说吗?双方相互合作,世界将更安全,更繁荣。以苹果公司为例,它在中国建立了供应链,苹果得到了好处,中国也得到了好处。美国应该加强与中国类似的合作。任何增加两国之间紧张局势的行为,都愚蠢至极。双方应该停止敌意。对方都应该学会以德报怨。这就是我的观点。

巴菲特:中美是世界上的两个超级大国。一方面,双方都很清楚,一旦开战,必然两败俱伤,必须与对方搞好关系;另一方面,双方又进行激烈的竞争。只要保证对方不开战,双方难免互相试探,甚至极限施压。

现在的情况是,任何一方欺负对方,对方都得忍一忍,不忍的话,就两败俱伤。怕就怕,其中一方做的太过分,真可能导致冲突爆发。

双方陷入了博弈的困境。中美双方的领导人,两国的民众,应该面向未来,在今后一百年,中美两国需要长期和平共处。民众还应该清楚,某些政客夸下海口,最后,两国都要遭殃。

中国有自己的政治体制和选举方式。美国也有自己的政治体制和选举方式。双方都表现得很强势,互相较劲,生怕让步了,就显得自己懦弱了,这是在玩火。

我希望中美两国的外交官、发言人,能发挥建设性作用,传达正确的信息。“坚持原则,做该做的事。不能放弃自己的利益,但也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

中美之间的博弈才刚刚开始。我们对这种博弈并不陌生。从前,美国和苏联冷战。当时,我们认为,“相互保证毁灭”(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可以避免核战争。美苏确实没打起来,但是出现了很多一触即发的情况,例如,古巴导弹危机。

几百年前,世界局势不像现在这么剑拔弩张。几百年前,大不了就是大不列颠占领法国或西班牙。现在的大国博弈,不容有丝毫闪失。两国的领导人,两国的民众,应当对现在的局面有深刻的认识。

双方打嘴仗,互相诋毁,只能增加风险。1945 年之后,虽然时有危机,世界维持了整体和平,并没有爆发核战争。

如今,除了核战争,人们还面临疫情、网络攻击等威胁。现在的世界,比以往更容易毁灭。中美两国应该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停止针锋相对。

展望未来,中美两国将继续在竞争中共同发展。中国将更加繁荣昌盛,美国也将更加繁荣昌盛。两国可以和平共处。

中美关系与世界未来一百年的发展休戚相关。两国领导人应高度重视两国关系,化解敌意。1945 年以来,人类很幸运。能否继续保住这份运气,我们拭目以待。我们可以用自己的行动,保住这份运气。这个话题有点沉重了。贝琪,请提下个问题

26.“对于在日本的投资,我很放心。投资台湾的公司,我没那么放心。”
贝琪:这个问题是 Ro­h­e­et Be­l­l­a­ny 问的。他说:“伯克希尔一贯的风格是长期持有,但是在台积电 (Ta­i­w­an Se­m­i­c­o­n­d­u­c­t­or) 这笔投资中,买入短短几个月之后,伯克希尔就将其全部清空。
在接受 CN­BC 采访时,沃伦表示,卖出台积电,是基于地缘政治因素。但是,在伯克希尔买入之时,存在同样的地缘政治因素。
在持有台积电短短几个月时间里,是否还有别的什么情况,导致伯克希尔清空 50 亿美元的台积电股票?”
巴菲特:台积电是一家行业领先的公司,也是一家治理良好的公司。我相信,5 年、10 年、20 年之后,台积电仍然会像现在一样优秀。
台积电的地理位置存在风险。我重新评估了这一因素。这家公司偏偏位于台湾。它已经开始在美国建厂,在亚利桑那州,伯克希尔旗下的阿勒加尼公司 (Al­l­e­g­h­a­ny) 参与了台积电的工厂建设。
在我看来,在半导体行业,没有一家公司能与台积电比肩。
台积电的创始人已经 91 岁了,我和他在阿尔伯克基 (Al­b­u­q­u­e­r­q­ue) 打过桥牌。台积电,公司是好公司,管理层也很优秀。可惜,在美国,在半导体行业,找不到竞争优势如此之强,管理层如此优秀的公司。
对于在日本的投资,我很放心。投资台湾的公司,我没那么放心。我也不想这样,但现实如此。我根据现实情况,重新评估了这笔投资。查理,有什么补充的吗?
芒格:我就一句话,只要沃伦觉得放心就好。(笑声)
27. 本·格雷厄姆写的《聪明的投资者》长盛不衰。
巴菲特:第 10 区,请提问。
股东:首先,请允许我感谢你们,谢谢你们,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我叫 Bu­g­o­m­il Ba­r­a­n­o­w­s­ky,是纽约 Si­c­a­rt As­s­o­c­i­a­t­es 的创始人,我们管理家族财富。我的问题是这样的。巴菲特先生,1976 年,您写了一篇纪念本·格雷厄姆的文章,其中的最后一句话是:“沃尔特·李普曼 (Wa­l­t­er Li­p­p­m­a­nn) 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本·格雷厄姆为我们摘下了一颗参天大树。”你们两位也是像格雷厄姆一样的人。请两位展望一下百年之后的伯克希尔。
巴菲特:提到本·格雷厄姆,我想说几句。本·格雷厄姆为我做了很多事,但从来不求回报。他为我做的事,太多了,多得数不清。但是,他从来没要求我有一丝一毫的回报。
1949 年,本·格雷厄姆写了一本书,《聪明的投资者》。这本书逻辑严密、论证有力,我读了之后犹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发现我之前八九年一直在瞎折腾,根本没走上正道。我经常关注这本书在亚马逊的销量排名。大家知道,亚马逊有个销量排行榜,按照销售数量,给书籍排名。
本·格雷厄姆写的这本书,稳居 300 到 350 名之间。没有一本关于投资的书,能像《聪明的投资者》这样长盛不衰。前段时间,哈珀柯林斯出版社 (Ha­r­p­er Co­l­l­i­ns) 打算出一个新版本,我给他们写了一封信,问他们《聪明的投资者》已经卖出去了多少本。出版社回复我说,太久远的记录已经没有了,有记录的是 730 万本。这本书,它改变了我的命运,而且仍然是最畅销的投资类图书。
有的投资类书籍,刚出的时候,销量排在 400 名,或 1000 名,没过多久,就看不着影了,掉到 2 万名开外,甚至 20 万名开外了。
在各个行业、各个领域,有几本像《聪明的投资者》这样的经典?有的书,1950 年排在前三位,1951 年,1952 年,你再去看,就找不到了。
大多数书只是昙花一现。关于厨艺的书,一两本风靡一段时间,然后就无人问津了。《聪明的投资者》则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本·格雷厄姆 1949 年出版的这本书不是鸿篇巨制,只是一本几百页的小书。在投资方面,不断有新书出版,各种观点、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没有一本书,比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中讲得更好。
至于伯克希尔的未来,正如我们前面所说:我们希望伯克希尔是一家归股东所有的公司,我们希望伯克希尔造福社会,为社会做贡献,而不是给社会添麻烦。伯克希尔将拥有雄厚的资金、大量的人才。我们的基础稳固,不可撼动。
伯克希尔一定能传承下去,就像本·格雷厄姆的书一样。也许我们伯克希尔能成为其它企业的楷模。这就是我们对伯克希尔的期望。查理,请补充。
芒格:本·格雷厄姆,他是一位优秀的老师。教师是一个光荣的职业。本·格雷厄姆以师者的身份留名于后世。有一件事,格雷厄姆晚年只是略有提及:他一生中超过一半的投资收益来自一只股票,一只成长股,也就是盖可保险,伯克希尔的子公司。
在格雷厄姆所处的时代,有大量质地很差,但价格极其便宜的公司,批量买卖这样的公司,能赚点小钱。格雷厄姆赚大钱,是在一只成长股上赚的。以便宜的价格买入好公司,才是王道。伯克希尔在无数次投资中印证了这个道理。
巴菲特:在 1949 年版《聪明的投资者》的后记中,本·格雷厄姆坦然承认了这个事实,也从中总结了一些经验。他说:“生活就是这样,做好充分的准备,先保证不亏钱,赚钱的时候总会来到。”
盖可保险是利奥·古德温 (Leo Go­o­d­w­in) 创建的,他持股 25%,还有一位沃思堡市 (Fo­rt Wo­r­th) 的银行家,持股 75%。盖可保险寻求出售,主要是这位银行家想卖出,所以最后找到了本·格雷厄姆。
我记得,在这笔交易中,盖可保险的总价大概是 150 万美元。交易过程中,因为净资产差了 25,000 美元,差点没做成。大家现在知道,盖可保险是一家价值连城的公司。
本·格雷厄姆把这件事讲的很清楚。在学问上,他绝对诚实,毫不隐瞒地讲述自己的方法,有什么缺点,有什么优点,毫无保留。其实,查理和我也有类似格雷厄姆的经历。
我们始终做好准备,屏蔽一切噪音,不管别人怎么说,该出手时果断出手,最关键的决策不多,只有几个。
如果你选对了伴侣,你就是人生赢家。选择人生伴侣非常关键。在我那个时代,年轻人结婚很早。现在时代不同了,你们年轻人有足够的时间去考虑。
多少人婚姻不幸福?30%?反正是不少。
总之,始终保持头脑清醒,少做傻事,早晚有一天,用查理的话说,你会遇到你的“合奏效应”(lo­l­l­a­p­a­l­o­o­za)”。
28. 盖可保险正在与汽车厂商探讨合作的可能性。
巴菲特:贝琪,请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是 Te­r­a­f­ta 问的,他是来自亚利桑那州谢拉维斯塔 (Si­e­r­ra Vi­s­ta, Ar­i­z­o­na) 的股东。这个问题请阿吉特回答。
他想知道,新能源汽车消费者是否会越来越多地直接从汽车生产商处购买保险,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从车险公司购买。最近,《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篇文章,文章指出,新能源汽车在汽车销售总量中占比还比较低,但呈现出增长趋势。特斯拉和通用汽车在销售新能源汽车的同时,也向消费者提供保险服务。请问盖可保险如何应对这一挑战?
阿吉特:盖可保险与很多汽车生产商进行了接触,探讨双方能否进行合作,在销售汽车的同时销售车险。目前,还没什么进展。
我们会继续探讨合作的可能性。显然,在销售汽车的同时销售车险,方便快捷。问题是,我们不但要收集关于车辆本身的信息,还要收集大量关于车主的信息。信息收集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们正在和一些汽车厂商接触,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谈成一些合作。
特斯拉和通用汽车的声势很大,在媒体中高调宣布进军保险业。通用汽车预计,它将实现 30 亿美元的保费收入。很难想象,这么大规模的保费从何而来。总之,汽车厂商的声势很大。或许有的汽车厂商能敲开保险业务的大门,我们盖可保险也不会示弱。
巴菲特:我补充两句。通用汽车 (Ub­er) 公司,开始的时候,优步自己承保了大量车险。后来,它把车险业务转让给了一家保险公司。那家接了这笔业务的保险公司,亏了很大一笔钱。是哪家保险公司接的来着?我忘了。阿吉特可能记得。
阿吉特:詹姆斯·里弗保险公司 (Ja­m­es Ri­v­er)。
巴菲特:对,詹姆斯·里弗。汽车厂商想自己做车险业务,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匹配风险和费率方面,它们怎么可能比得上前进保险 (Pr­o­g­r­e­s­s­i­ve),怎么比得上盖可保险?
优步开始自己做车险的时候,我就不看好。我就知道,它要遭殃。后来,优步把大部分车险业务打包卖给了一家保险公司,接盘的那家保险公司遭殃了。
汽车厂商进军车险业务,华尔街喜欢这样的故事。伯克希尔旗下有 80 家汽车经销商。我们的汽车经销商有专门的营业场所,专门的销售人员,每年卖出很多辆汽车。虽然我们自己有汽车经销公司,我们还是另外经营车险公司,专门销售车险。行业已经形成了固有格局,现在的体系很难改变。
阿吉特:是的。
巴菲特:汽车生产商进军保险业,让我投资的话,我一分钱不投。阿吉特,请继续。
阿吉特:好。我只想补充一句,承销车险的利润率非常低,只有微薄的 4%。谁都想来分一杯羹,大家都涌入这个行业,大家都吃不饱,都赚不到钱。
巴菲特:车险行业最大的创新,发生在 1920 年。1920 年,州立农业保险公司 (St­a­te Fa­rm) 成立。凭借它独特的模式,州立农业保险公司现在仍然是保险行业的翘楚。在保险行业,按净资产规模计算,伯克希尔排名第一,州立农业保险公司紧随其后。当年,州立农业保险公司的创始人发现,车险公司形成了同业垄断,于是,他成立了一家互助保险公司。有一本关于他的传记,书名是《来自默纳的农民》(The Fa­r­m­er fr­om Me­r­na)。它成立的互助保险公司,把行业成本降低了 20%。
州立农业保险公司横空出世,这家公司不归股东所有,而是归投保者所有,它是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一个另类。它的存在与一切商业理论背道而驰,没有股东,也不上市。
谁能想到,州立农业保险公司竟然成为行业龙头,净资产规模遥遥领先。它的商业模式在这摆着,其他人很难超越。
人们为什么不睁开眼看看呢?看不见州立农业保险公司吗?说白了,在华尔街,一个概念出来,主要看有没有人买单。
只要有人愿意出钱买单,那就行了。于是,一批保险公司成功上市,成功融资。概念股轮番登场。优步放出进军保险业的概念,股民很兴奋。说来奇怪,股民从来不长记性。
29. 指数基金学会低调了,不再随意行使投票权了。
巴菲特:第 11 区,请提问。
股东:大家好,我叫 Je­ff Me­r­r­i­am,来自明尼苏达州伊代纳 (Ed­i­na, Mi­n­n­e­s­o­ta)。我们已经连续多年参加股东大会。前面有人说,有位教授,对苹果的仓位占比达到 35% 很紧张。我想说,我们家族财富的 50% 全放在了伯克希尔·哈撒韦。不知道,这位教授听了以后,是否会更紧张。(笑声)
我想请教一个关于投票权的问题。前面,有人提到了野蛮人。我想知道的是,将来谁会掌控伯克希尔的投票权?是机构吗?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 (Ca­l­P­E­RS)?贝莱德 (Bl­a­c­k­R­o­ck)?那些指数基金,在环保问题上,对伯克希尔紧逼不舍。到时候,它们是否将如愿以偿?我们是否应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巴菲特:你的担心不无道理。大部分投票权应该会集中到指数基金手里。现在,指数基金很清楚,它们不希望因为自己手握大量投票权,而引起社会的不满。从这两年的情况来看,指数基金已经学聪明了,怎么说呢?
芒格:它们基本不出声了。
巴菲特:是的,它们学会低调了,基本不出声了,这符合它们自己的利益。在资产管理行业,管理的资产规模排在第一位,业绩是次要的。指数基金收费非常低。自从先锋 (Va­n­g­u­a­rd) 开创指数基金以来,各种指数基金层出不穷。
指数基金的管理费大概只有 0.02%。发行指数基金的公司,它们希望客户再买一些它们的其它基金,买一些其它产品,管理费更高的产品。
约翰·博格 (Jo­hn Bo­g­le) 发明指数基金的初衷,就是为了让客户少交管理费。现在,基金公司通过指数基金把客户吸引进来,然后,向他们进行交叉销售。
“我们向你推荐一只投资某个国家的基金,向你推荐一只投资某个行业的基金。”这些基金收费更高。
约翰·博格设计指数基金的初衷是好的,只是被基金公司玩坏了。通过发行五花八门的基金,基金公司掌握了大量上市公司的投票权。刚开始,基金公司很得意。没过多久,它们发现,再出风头,政府和民众就会觉得它们太跋扈了。
于是,它们学会低调了。只要我们看清楚它们的利益是什么,我们就知道它们会怎么做。查理?你说呢?你想为基金公司辩护吗?
芒格:不想。你说的完全正确。我完全同意。
巴菲特:好,那我们继续。
30. 巴菲特:格雷格像我一样懂得该如何配置资本。
(略)
31. 疫苗怀疑论者是否无知?芒格只用了“当然”两个字回答。
(略)
32. 伯克希尔拥有众多好生意,接班人水平如何,很难判断。
巴菲特:请贝琪提问。
贝琪:好的。这个问题来自 Dr­ew Es­t­es,请沃伦回答。1969 年,在致合伙人信中,您写道:“无论是哪家公司,只要创始人和企业的核心人物仍活跃在舞台上,都很难评估接班人。
要了解一个人能否经营好一家公司,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看他在实际经营中的表现。”
如今,伯克希尔到了接班时刻。请问,当您的接班人掌管伯克希尔之后,我们股东应该如何判断他们做得如何?他们的哪些行为,应当引起我们的注意?
巴菲特:我自己 99% 的财富在伯克希尔。将来伯克希尔表现如何,将影响 1000 多亿美元的慈善捐款。我本人应该比任何人更关心伯克希尔的未来。我很放心。我只能选出格雷格一个人,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堪当如此重任者,凤毛麟角。我亲眼看到了格雷格的工作成果,我对他一百个放心。
我说了,我只选出了格雷格一个人。万一格雷格出了什么事,那只能由伯克希尔的董事会再寻找合适的人选。除了格雷格,我找不到第二个人。即使董事会把一个人放在董事长的位置上,挂个虚职,伯克希尔也能自我运转,在很长时间里发展得很好。
伯克希尔有那么多好生意,伯克希尔的好生意不会消失。在好生意的光环笼罩下,接班人的水平到底如何,很难判断。即使接班人天天不上班,好生意也能在很长时间里继续赚钱。也许五年,也许更长时间,缺乏优秀领导者的问题才会显现出来。总之,好生意能自我运转很长、很长时间。
股东们只听分析师的话,盯着公司是否实现了季度盈利目标,怎么可能判断出管理层是否合格?判断管理层是否称职,非常难。我在 20 家上市公司当过董事。这 20 家上市公司的管理者能力如何,你让我给他们排个名次,我做不到。
有的公司本身生意就是好,管理者什么不做,公司都源源不断地赚钱。有的公司生意很差,管理者殚精竭虑,公司才能勉强生存下去。很久之前,汤姆·墨菲 (Tom Mu­r­p­hy) 和我讲过:“把生意做好的秘诀很简单,收购好生意,或者继承好生意也行。”
格雷格继承的是好生意,他将带领伯克希尔的好生意更上一层楼。挑选接班人,不可能找到十个候选人,从中挑一个,让他领导公司,三年之后,评价他做得怎么样。到时候,这项工作将由我们的董事会完成。
我们的董事会不能听华尔街怎么说。他们必须自己独立挑选伯克希尔的领导者。假如发生了意外,我和格雷格都坠机了,董事会要自己去评估新任领导者。他是否言谈过于浮华?他是否过于迎合华尔街?这些,到时候,要交给我们的董事会去判断。
我们的董事会中不乏能力出众者,当需要他们站出来挑选伯克希尔领导者时,他们也会觉得肩负重任。我有过类似的经历。我曾经在其它上市公司担任董事,一位卓越的领导者突然去世,参加完葬礼,回来的路上,大家都感觉茫然失措。
33. 政府应当明确表示,银行存款一定会得到赔付。
巴菲特:请就坐。从我收到的报告来看,我们今年的现场销售数据再创新高。感谢各位股东的支持。我们该开始第 26 个问题了,请第 2 区提问。
股东:沃伦、查理,你们好。我是来自马来西亚的 Ja­m­es。最近,美国银行面临挑战。请问你们如何看待银行业的前景?在银行业,有哪些风险和机会?
巴菲特:我估计会有人问关于银行的问题,我早有准备。[这时,巴菲特把桌面上的两块展示牌翻了过来,其中一块写着“可供出售金融资产”(Av­a­i­l­a­b­le for sa­le),另一块写着“持有至到期投资”(He­ld to ma­t­u­r­i­ty)](笑声和掌声)
(译注:按照会计准则,银行的金融资产,记录为“持有至到期投资”时以成本入账,记录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则以市值入账。在低利率环境中,为了增加收益,增加利润,硅谷银行购买了大量长期债券,并将其在资产负债表中按成本价记录为“持有至到期投资”。随着美联储加息,债券价格下跌,尤其是长期债券。截止 2022 年 12 月 31 日,硅谷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归类为“持有至到期投资”的金融资产为 913 亿美元,其公允价值却只有 762 亿美元,亏损 210 亿美元。听到硅谷银行亏损的风声,储户纷纷挤兑。为了兑现储户的存款,硅谷银行不得不卖出债券。这样一来,它的债券不能再记录为“持有至到期投资”,只能转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必须进行减值。)
此次银行危机与过去的银行危机没什么不同,恐惧的传染性很强。
从历史上出现的银行危机来看,有的恐惧是合理的,有的恐惧毫无来由。1931 年,因为一次银行挤兑事件,我的父亲失去了工作。当时,发生挤兑的是州立银行。阿拉莫国民银行 (Al­a­mo Na­t­i­o­n­al Ba­nk) 的行长说:“我们是全国性银行,全国性银行从来没有发生挤兑的时候。”
其实,挤兑不分地方性银行,还是全国性银行。在过去,人们看到别人在银行门口排队,不知道什么情况,自己也去排。有个小故事。1907 年,美国银行业出现大恐慌。那时候,西德尼·温伯格 (Si­d­n­ey We­i­n­b­e­rg) 还只是高盛的一个跑单员。他和老板说,想请一个星期的假。
老板说:“去吧,反正也没什么生意。”看到尼克波克信托公司 (Kn­i­c­k­e­r­b­o­c­k­er Tr­u­st) 门前排着队,西德尼闲着没事,也去排队。后来,西德尼排到了很靠前的位置,他把自己的位置卖给别人了。在尼克波克信托公司,西德尼没有存款,这并不耽误他排队卖位置赚钱。(笑声)
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在的银行体系比过去稳固多了。联邦存款保险公司 (FD­IC) 的成立,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一战之后,有一年,美国破产的银行多达 2000 家。在过去,挤兑事件时有发生。
如果人们担心存在银行的钱不安全,总想着把钱取出来,经济怎么可能发展的起来?成立联邦存款保险公司,解决了大问题。多年以来,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也经历了一些变化。
但是,大家应该知道,到现在 2023 年,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赔付记录良好,从来没少赔储户一分钱。储户的所有活期存款,经过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赔付,没有损失一分一厘。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看到有人这么不放心,那么不放心。
完全没有必要。在信息传达方面,我们做得太差了。政坛人士没有向公众准确传达信息,也许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故意不想让公众了解情况。各大机构,包括媒体在内,也没有向公众准确传达信息。
很多普通人如堕五里雾中,根本不知道真实情况。美国的债务上限也是一回事,其实,一定会解决的。
很多人担心 25 万美元的赔付上限。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美国政府、美国公众,怎么可能眼看着一家银行倒闭,储户的存款蒸发?已经有了硅谷银行的先例,公众还是搞不清楚状况。
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是根据《1933 年银行法案》(The Ba­n­k­i­ng Act of 1933) 成立的,有法律保证的,它对银行业起到巨大的稳定作用。民众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美国民众没这么笨。在东京接受采访的时候,我公开打赌,我赌 100 万美元,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储户的活期存款会出现损失,不管他的存款有多少。目前,还没有人应战。
现实世界就是这样,一根火柴划着了,可能引发熊熊烈火,也可能被一口吹灭。谁知道将来会怎样。我们伯克希尔毫不担心,我们持有现金,持有国债。一季度末,我们持有大约 1280 亿美元的现金和国债。
我们希望,将来有一天,真的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我们能稳如磐石。我们应该尽力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我不是预测会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我只是说,将来有这个可能性。现在的银行业,监管存在漏洞,激励机制有很大的问题,很多人只顾满足自己的利益,可能造成严重的风险。
大家还记得,房利美(Fa­n­n­ie Mae) 和房地美 (Fr­e­d­d­ie Mac) 这两大巨头吗?它们曾一度控制着美国房地产抵押贷款市场的 40%。当年,政府专门设置了一个机构,监管这两家公司。这家监管机构有 150 位员工,专门负责监督两房。
不知道那么多员工在做什么?只要我一个人,或者只要查理一个人,用不着别人帮忙,我们就能看出两房的漏洞。两房的激励机制存在很大的问题。2008 年 7 月份、8 月份,两房还在正常经营,表面上风平浪静,9 月初,就被政府接管了。
两房倒下,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其后,出现的第二层影响、第三层影响、第四层影响,出现的先后顺序是什么,严重程度如何,当时我们身在其中,无法做出预测。时移世易,如今,谁还以为存款有什么黏性可言,那可真是跟不上时代了。
储户要取钱,按一下按钮,钱就转走了,哪用得着像过去那样排队,等着柜员点钱?银行想拖延几天,根本不可能。当今社会,银行挤兑就是分分钟的事。银行监管不严,激励机制存在弊端,可能引发问题。
一旦出了问题,可能就是大问题。
34. 巴菲特:破产银行的 CEO 应当受到惩罚。
巴菲特:犯了错的高管,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以第一共和银行 (Fi­r­st Re­p­u­b­l­ic Ba­nk) 为例,从它的年报中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出,这家银行向客户提供巨额房地产抵押贷款,单笔贷款额度远远超出政府担保范围,贷款利率非常低,而且是固定利率,客户前十年只需要支付很低的利息,十年之后,固定利率才变成浮动利率。
这样的贷款条件很荒谬。吃亏的始终是银行,占便宜的是客户。本来,它提供的贷款利率已经很低了,利率下降的话,降到 1.5%、降到 1%,客户总是可以重新贷款,连续 10 年,享受超低的利率。正常的银行怎么可能提供这样的贷款,怎么可能明摆着吃亏?
第一共和银行就吃这个亏,就明摆着吃。人们对第一共和银行的行为视而不见,直到它破产,才恍然大悟。几家破产的银行,都有内部人在公司股票崩盘前提前抛售。他们真的问心无愧吗?还是心里有鬼,早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公司的董事会应该约束 CEO,CEO 犯错了,董事会应该向 CEO 问责。CEO 把银行搞垮了,CEO 和董事都应受到处罚。
公司的新股东不应受到处罚,他们是无辜的。从最近几次银行破产事件来看,该处理的人,一个没处理。人们看到的是什么?人们看到的是,一个银行的高管,他把银行搞垮了,好像和他一点关系没有似的,金钱、名望、社会地位,还和原来一样。
人们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银行高管的所作所为,关系到整个金融体系的安全。最近几次银行破产事件的处理,没有对银行高管起到一点警示作用。在这方面,我们做得不够。本来不是多难的事儿,只是我们做太不到位,没有传达出正确的信息。查理,你说两句吧。
芒格:我非常老派。在过去,银行不从事投资银行业务,我更喜欢那时候的银行。估计也就我这个老顽固这么想。
巴菲特:国家禁止银行从事投行业务,是因为国家认为,银行做投行业务,不符合公众利益。后来,银行非要从事投行业务。
芒格:我们的银行家,一心只想着发大财,这不是好事儿。(掌声)银行家应该像工程师一样,多考虑如何确保安全,不能总琢磨怎么发大财。
巴菲特:即使把安全放在第一位,银行家的收入也不会差到哪去。
芒格:是啊。现在很多人想进银行工作,都是冲着发大财去的,这不存在利益冲突吗?
巴菲特:1933 年颁布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 将商业银行业务和投资银行业务严格分离。此后,商业银行不断试图进入投资银行业务。通过 1929 年的经济危机,人们认识到了高额负债可能引发金融风险。1934 年颁布的《证券交易法》(Se­c­u­r­i­t­i­es Ex­c­h­a­n­ge Act) 规定,美联储负责设置股票交易保证金比例。
此后,为了防范风险,美联储多次调整交易保证金比例,控制金融市场中的债务规模。结果呢?银行想尽了办法绕过监管,搞出了各种衍生品。它们帮助客户融资,轻松把杠杆做到 1 倍。1929 年经济危机的经验教训,全被它们抛到九霄云外了。
芒格:让银行去搞衍生品交易,哪个脑子正常的人会允许银行这么做?
巴菲特:是啊,还不是因为搞衍生品能赚更多钱。
芒格:嗯,是为了钱。
巴菲特:是啊。
芒格:银行钻到了钱眼里,社会可就遭殃了。
巴菲特:1931 年、1932 年,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参议院的“银行与货币委员会”认识到,不能让银行毫无节制地追逐利润。1990 年代,鲍勃·鲁宾 (Bob Ru­b­in) 等政坛人士公开表示,我们已经进入现代社会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已经过时了。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样的现代社会好吗?银行不管再怎么发明创新,传统的价值观不能丢。
我们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按照当前的情况,有很多可能性。
储户的存款不会少。至于倒闭的银行,它们原来的股东,它们的债券投资者,它们的控股公司,都应该亏钱。
那些举债投资商业地产的人,现在还不上债了,他们应该出局。前几年,很多人高杠杆融资,投资商业地产,他们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对于引发风险,危害社会稳定的人,必须给他们惩罚。既然他们做了不应该做的事,就应该承受相应的后果。否则,何以以儆效尤?(掌声)
35. 从谨慎角度出发,伯克希尔卖出了银行股,只保留了美国银行。
巴菲特:贝琪,请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得克萨斯州休斯顿的 Da­v­is Ha­ns。他问道:“大型银行和地区性银行的商业模式有何不同?硅谷银行事件之后,它们受到的影响是否有所不同?赔付所有存款的保证是否同时适用于大型银行和地区性银行?”
巴菲特:这么说吧,一家银行,只要它谨慎经营,也就是说,不跟风,不随波逐流,银行是非常好的生意。伯克希尔曾经有过一家银行子公司。
1969 年,伯克希尔投资 1900 万美元,收购了一家银行,伊利诺伊国民银行 (Il­l­i­n­o­is Na­t­i­o­n­al Ba­nk)。当时,我们投资在保险业务的资金是 1700 万美元。如果没有 1970 年颁布的《银行控股公司法》(Ba­n­k­i­ng Ho­l­d­i­ng Co­m­p­a­ny Act),我们可能就朝着银行这个方向发展了,而不是走上了保险这条路。
我们正准备大展拳脚,再收购几家银行。没想到,1970 年,《银行控股公司法》出台。按照新的法律规定,我们必须在十年之内,剥离我们的银行子公司。后来,我们依法行事,把伊利诺伊国民银行剥离了出去。
芒格:我插一句,我们的伊利诺伊国民银行,从来没有一笔坏账,从来没有多余的成本,从来没有冒不该冒的风险,从来没有为政府惹一点麻烦。
巴菲特:确实。
芒格:伊利诺伊国民银行以其稳健的风格,为所在社区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赢得了各界人士的尊重。对于信用良好的客户,伊利诺伊国民银行总是满足他们的贷款需求。
巴菲特:没错。我们本来打算再收购几家银行的。
芒格:新法律一颁布,这条路走不通了。
巴菲特:如果不是法律的约束,我们很可能会收购更多银行。如果我们朝银行这条路走下去,我们或许就不会像后来那样大力拓展保险业务。法律变了,我们剥离了银行,走上了保险这条路,做的也还可以。当年,我们更看好银行业。银行业的规模更大,收购目标更多。
在那个年代,“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Ne­g­o­t­i­a­b­le Ce­r­t­i­f­i­c­a­te of De­p­o­s­it) 等五花八门的创新产品还没有出现。那时候,一家银行完全可以做到稳健经营。如今,一家银行仍然可以做到稳健经营,并且实现很强的盈利能力,赚很多钱。我们本来很想收购更多银行,可是受法律约束,没办法朝那条路走下去。
我们伯克希尔确实卖出了银行股,我们从疫情爆发之后开始卖出,在过去半年里,我们继续卖出银行股。我们不知道,银行的股东未来会怎样,无论是大型银行的股东,还是地区性银行的股东。
我自己有一笔钱,存在了本地的一家银行,超出了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赔付限额。我毫不担心这笔钱的安全。至于持有银行股,那是另一回事了。银行股的未来如何,要看事态的发展。事态如何发展,要看当政者怎么做。
很多当政者不懂金融体系,不懂银行业。政府没有向公众传达正确的信息。美国公众对银行业充满疑虑。
这一切都会产生后果。没人能预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每一个新的变化都可能导致整个进程朝着不同方向发展。在数学中,圆周率 π 始终是以 3.14 开头的无限不循环小数,它永远不变。
银行业的存款黏性可不是一成不变的。2008 年,银行存款出逃。这一次,几家银行出现危机,银行存款再次出逃。投资银行的根本逻辑遭到了动摇。正因为如此,谨慎起见,我们卖出了银行股。伯克希尔保留了一只银行股,美国银行。最初投资美国银行,是伯克希尔主动联系的美国银行。
我看好美国银行,我看好美国银行的管理层。伯克希尔投资美国银行,是我主动向美国银行提出的,所以我们将继续持有美国银行。你要是问我,今后银行业将如何发展,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不知道。在过去几个月里,银行业发生了很多事,这些事的发生并不让我感到意外。
同时,我也更加肯定,美国公众不懂我们的银行体系,一些国会议员也不懂我们的银行体系。就像我对发射宇宙飞船一无所知一样,某些国会议员对银行体系一无所知。既然进了国会,当了国会议员,就得对国计民生中的大事小情表明自己的立场。也许有的国会议员只是为了明哲保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讲完了。查理,请补充。
芒格:在我这一生中,银行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早期的美国银行,致力于帮助追逐美国梦的移民,非常令人敬佩。信用卡刚发明的时候,让更多人有机会获得银行信贷,推动了文明的发展。
芒格:然而,随着银行玩出的花样越来越多,日益朝着投行业务倾斜,我对银行越来越反感。在一个公司中,大家都一心想着发大财,你争我夺,谁也不甘落后。这样的公司,我不信任。这样的环境,有毒。
巴菲特:我想起了一个小故事,可以给大家讲一下。在这个故事里,我不会提及真实姓名。故事的主角,有人可能以为是彼得·杰弗里 (Pe­t­er Je­f­f­r­ey),我事先声明,不是彼得。在伊利诺伊国民银行,老行长吉恩·阿贝格 (Ge­ne Ab­e­gg) 即将退休。
我们给他找了一个接班人。前面在讲接班人问题时,我谈到了这种情况,公司的生意非常好,但是需要一个接班人。我们找来的这个人,他毕业于奥马哈中心高中 (Om­a­ha Ce­n­t­r­al Hi­gh),和查理是同班同学。
芒格:嗯,和我一个班的。
巴菲特:是的。当时,查理不知道我选了这个人。我事先没和查理说这件事。
芒格:要是你当时问问我的话,我根本不可能同意招他。(笑声)
巴菲特:我不敢问你,你的标准太高,问你的话,根本招不到人。言归正传,这个人走马上任,他仪表堂堂,银行家的派头很足。我们的银行生意非常好,但是我们位于罗克福德市 (Ro­c­k­f­o­rd) 的总部大楼很寒酸。
我们需要的不是漂亮的总部大楼,而是一位优秀的银行家。这人刚来没几天,就要新建总部大楼。我们的银行盈利能力最强,但是从外表看,你看不出来我们的盈利能力最强。于是,我告诉他,你可以新建总部大楼,只是有个条件,与罗克福德市第二大银行的总部大楼相比,我们的新大楼的高度不能太高,必须要矮一截。
听完我的话,他一下子泄气了。他想要的是,在全市的最高建筑的最高层向下俯视。我却告诉他,总部大楼,水平方向上,想建多大都可以,垂直方向上,高度必须限制。从这件事上,我看清了这个人追求的是什么。后来,没多久,他就离开了。好了,关于银行,我已经说了很多了。咱们继续。
36. 我们不能无休止地发行货币。
巴菲特:请第 3 区提问。
股东: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你们好。
巴菲特:你好。
股东:我叫 Da­p­h­ne,今年 13 岁,这是我第六次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掌声)在过去几年,我很荣幸有机会向你们提问。
今年,我想再向你们请教一个问题。众所周知,目前,美国债务规模高达 31 万亿美元,占美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 125%。
在过去几年中,一方面,美联储表示,它将大力开动印钞机,偿还国债;另一方面,它又宣称,全力遏制通货膨胀。世界上的很多国家,包括中国、沙特、巴西,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它们开始抛售美国国债。
我的问题是,将来,美元还能保住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吗?伯克希尔如何做好准备?“去美元化”加速,我们美国民众能做些什么?(掌声)
巴菲特:我看应该让你上来回答提问。(笑声)美元是储备货币,它的地位,没有其它货币能取而代之。在我看来,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 (Jay Po­w­e­ll) 非常称职。
我们知道,杰伊·鲍威尔无法控制政府的财政政策。另外,疫情爆发之初,我们进入了非常时刻,情况很紧急。纸币超发持续多久,将导致局面失控,谁也不知道。
特别是美元,拥有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那就更不好说了。可以肯定的是,真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们再收手,那就晚了。我们应该慎之又慎。
大家知道,在二战中,美国用凯恩斯主义指导经济政策,并且通过价格管制、提高税收等政策严格控制通货膨胀,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而,1945 年 9 月,二战结束,1946 年1 月,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只有 1% 左右,到了 1946 年底,就飙升到 15%。具体的数字,时间太长了,我记的可能不太准。我的意思,大家应该能听明白,美国想超发货币很容易,但是做过头了,局面将难以收拾,就像把妖怪从瓶子里放出来,很难再把它装回去。
到时候,人们将对美元失去信任。美元地位稳固的时候,人们无论把钱存在银行,还是存在养老金账户里,都很放心,他们知道自己的钱不会出现明显的贬值。美元的地位动摇以后,人们将对美元失去信心。
到时候,整个经济都会受到影响,会发生剧烈的动荡。具体是怎样的影响,怎样的动荡,我无法预测,别人也无法预测。我只知道,那一定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在总统选举中,我为民主党的候选人投过票,也为共和党的候选人投过票。我没有指责任何一个党派的意思,我说的现象在两党中都存在。
当政者是政策的制定者。在政坛人士中,有些人是明白人,有些人是糊涂虫。让我去一家医药公司当董事,我也发蒙。谁都不是全才,谁都不是天才。怕就怕不懂装懂,胡乱决策。通货膨胀一旦起势,会越来越严重。在控制通胀预期方面,我们过去做得不好,现在做得也不好。
我在年报中讲了,如果发生严重通货膨胀,与大多数公司相比,伯克希尔的准备会更充分。无论我们的准备如何充分,也不可能完全不受通胀的影响。事情会怎样发展,没人能预料。
如今,政治角力、部落争斗渗透到了经济决策中。真希望美国的领导层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积极地行动起来。美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一个强大的国家。无论多富裕,多强大,也不能无节制地印钞举债。未来如何,我们拭目以待。查理,你怎么看?
芒格:靠印钞拉选票,搞过头了,容易出乱子。(掌声)
巴菲特:是的。
芒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美国兴起了印钞拉选票的风气。在我看来,一个地方很危险,有害无益,那必须离它远远的。日本和我们不一样,日本的文化凝聚力很强,日本的情况,让人感到出乎意料。
巴菲特:日元和美元不一样,日元不是全球储备货币。
芒格:确实。但是,日本央行强力买入日本国债和日本股票。日本央行持有的国债和股票规模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日本这个国家仍然在正常运转。30 年的经济停滞,没有把日本压垮,它一直在坚持着。我很敬佩日本。我们美国不能和日本学,美国和日本不一样。
巴菲特:日本的文化凝聚力很强,美国则不然。
芒格:没错。日本人有一股迎难而上、埋头苦干的劲头,我们美国人就会抱怨。
巴菲特:我仍然愿意出生在今时今日的美国。美国有很大的犯错空间,但我们不能一直犯错。
有些政坛人士很清醒,他们很清楚我们面临的问题。他们需要有挺身而出的勇气,需要顶住巨大的压力。保罗·沃尔克 (Pa­ul Vo­l­c­k­er) 担任美联储主席时,以霹雳手段遏制了通货膨胀。换了别人,未必能像保罗·沃尔克那么坚决,未必敢站出来。
以前,内布拉斯加州有一个政客,每次,别人问他一些比较难以回答的问题,例如,如何看待堕胎权,他总是直勾勾地盯着提问的人说:“我说的都是对的。”然后,转身就走。
目前,面对通货膨胀,很多美国政坛人士就是这个态度。他们就说自己对,根本不考虑什么后果。反正众议院有 435 位议员呢,错了大家一起错,哪位议员都不必担心自己会被拎出来问责。
大国争霸可能导致地球毁灭,美元贬值可能导致全球失去储备货币。至于各种虚拟货币,那些不入流的东西,根本不值得一提。
我们不能没完没了地印钞了。我们大规模发行货币,是从二战时开始呢,那时是迫不得已。二战后,我们遭遇了严重的通货膨胀。粗略估算,二战以来,通货膨胀已经增加了 10 倍多。
美元贬值到了这个程度,人们已经对持有美元不放心了,人们转为持有房产、持有股权。抵御通货膨胀,最有力的武器是你自己的盈利能力。
如果你是全市最优秀的医生、最优秀的律师、最优秀的老师,甚至用不着是最优秀的,只要你是排名前十的,你就能衣食无忧。经济会继续发展,你的才能会为你带来成功。囤积美元没有出路。社会的整体财富将继续增加,而你凭借自己对社会的持续贡献,能在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最好的投资永远是投资自己。这就是我给你的答案。
芒格:当今社会,国家大量发行货币,年轻人纷纷涌向财富管理行业。
巴菲特:我们也是从年轻时做财富管理过来的。
芒格:是的,我们也是,我们没有给年轻人树立好的榜样。
我年轻时进入财富管理行业,那时候,我没想到,财富管理行业的规模会发展到今天这么大。年轻人涌入财富管理,我也有责任。
巴菲特:嗯,不必自责,你做的还是不错的。(笑声)
37. 巴菲特想把领航旅行中心公司一次全部买下来,但创始人家族不同意。
巴菲特:贝琪,请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俄亥俄州帕玛市 (Pa­r­ma, Oh­io) 的 Ga­ry Ga­m­b­i­n­o­w­ho。他说,他从 2004 年起成为伯克希尔的股东。
他的问题是:“今年,伯克希尔收购了领航旅行中心公司 (Pi­l­ot Tr­a­v­el Ce­n­t­e­rs) 41.4% 的股份,以此次收购价计算,该公司的估值为 190 亿美元。与英国石油 (BP) 收购美国旅行中心 (Tr­a­v­el Ce­n­t­e­rs of Am­e­r­i­ca) 的价格相比,伯克希尔的此次收购价格高出五倍。然而,领航旅行中心的市场占有率仅是美国旅行中心的三倍。
2022 年,销售燃油的利润率较高,领航旅行中心当年的利润也较高。以 2022 年的利润为基数,决定本次收购价格,是否值得商榷?
巴菲特:领航旅行中心这笔收购,按照协议,我们分三个阶段进行。在第三个阶段,创始人家族保留 20% 的股份,是否出售这 20% 的股份,由创始人家族决定。在第一阶段,我们收购了一部分股份,买入价格比较低。在第二阶段,柴油销售利润率很高,我们的买入价格比较高。
总的来说,我们对收购领航旅行中心 80% 股份付出的整体价格感到满意。当然了,如果我们在第一阶段就能收购 80% 的股份,我们会更适合。领航旅行中心公司其余 20% 的股份,由创始人家族持有。如此安排,更符合出售方的利益。
以前,我们也做过类似的安排。在收购内布拉斯加家具城 (Ne­b­r­a­s­ka Fu­r­n­i­t­u­re Ma­rt) 时,将近 40 年前,1983 年 8 月 30 日,我们收购了内布拉斯加家具城 80% 的股份。那笔收购也很成功。在交易中,把选择权交给对方,对方当然更占优势。
现在,我们已经拥有领航旅行中心 80% 的股份,我们看好这家公司的生意。提问中将美国旅行中心与领航旅行中心相提并论,是不合理的。美国旅行中心的规模很小,它的所有营业场所全是租的。领航旅行中心则不同,我们在州际公路两旁拥有数千个营业点,我们的自有商业地产面积约为 6 万平米。
州际公路不可能挪走,不可能移动,我们的商业地产非常有价值。关于英国石油那笔交易,我读了相关的资料。美国旅行中心能为英国石油的营收做出很大贡献,但那笔交易是否合适,还不好说。我看好领航旅行中心的管理层。我非常看好我们的新任首席执行官,亚当·莱特 (Ad­am Wr­i­g­ht)。我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亚当。他来自奥马哈。
他能当上首席执行官,不是因为他来自奥马哈。他毕业于奥马哈北方高中 (Om­a­ha No­r­th Hi­gh),我的妻子还有几个孙子孙女也是北方高中毕业的。高中毕业后,亚当进入内布拉斯加州大学 (Un­i­v­e­r­s­i­ty of Ne­b­r­a­s­ka)。上大学时,他体育很好,创造了 3,600 码的橄榄球冲球记录。
在大学期间,他同时做三份兼职。20 年前,亚当在美国中部能源公司 (Mi­d­A­m­e­r­i­ca) 实习。为了能帮助他完成学业,他的母亲也辛苦地工作。这是一个典型的寒门出贵子的故事。我们安排亚当·莱特管理领航旅行中心。创始人哈斯拉姆家族 (the Ha­s­l­a­ms) 把一份好生意交给了伯克希尔。
我为拥有领航旅行中心感到荣幸。我也希望最开始就能把领航旅行中心全部买下来,可是创始人家族不愿意。
芒格:人家不卖。
巴菲特:是啊。内布拉斯加家具城的创始人家族,人家也要保留 20% 的股份,我们只能买到 80%。不过,这样的安排也很好。不同的交易,有不同的安排。我们最喜欢的是我们出现金,把股份全买下来。
收购 TTI 公司就是现金收购全部股份。每笔收购的安排不一样。只要我们看好一家公司的生意,看好它的管理层,如何收购,我们可以具体情况具体安排。我们最喜欢的,还是出现金,买入全部股份,保留管理层。查理,你有补充的吗?
芒格:没有。
巴菲特:亚当·莱特的经历非常励志。他的母亲收入应该不高,亚当是从公立高中毕业的,北方高中,离我们的会场只有几公里。他走到今天,是自己拼出来的。
亚当的上一份工作是在太平洋燃气与电力公司 (Pa­c­i­f­ic Gas and El­e­c­t­r­ic Co­m­p­a­ny) 担任高管。我们把他召回来,让他管理领航旅行中心。去年,柴油价格攀升,领航旅行中心的销售额高达 800 亿美元。今年,柴油价格已经降了下来,逐步回归正常水平。
亚当现在应该 40 来岁。他是在格雷格·阿贝尔领导的美国中部能源公司中成长起来的。现在,他已经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公司高管。从伯克希尔,能走出亚当这样的人才,我们感到很欣慰。很多人有名校的光环加持,但我不以为然。亚当的能力,我们早已亲眼目睹,我们更相信亚当。
38. 去世的时候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活着的时候就应该怎么活。
巴菲特:请第 4 区提问。
股东: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你们好!我叫 J.C.,今年 15 岁,来自俄亥俄州。这是我第四次参加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从你们的演讲、采访和文章中,我学到了很多。谢谢你们无私分享智慧。
巴菲特先生,在今年的致股东信中,回忆伯克希尔走过的历程,您提到了几个关键字,包括“持续储蓄”、“复利的威力”、“美国上升的国运”以及“避免严重的错误”。您一直很谦虚,您以前讲过,您犯过很多错误。
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您提到“严重的错误”。请您告诉我们,在投资中,在生活中,如何才能避免严重的错误?也请芒格先生谈一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谢谢!(掌声)
巴菲特:出生在美国的人是幸运的。放眼世界,在有些地方,人们没什么选择。
按照查理讲的,你要想想,别人会在你的讣告中写些什么,你想让别人怎么写,你就应该过怎样的生活。
这个道理,随着你的阅历增加,你会有更深的领悟。至于投资方面的错误,有一种错千万不能犯,就是你一旦犯了这种错,你就要离开牌桌了,或者元气大伤。你年纪还小,等你大了,有钱做投资的时候,应该做到夜夜安枕,从来不会因为投资而愁得睡不着。
另外,量入为出,把自己的消费控制在自己的收入以内。养成了消费高于收入的习惯,总是入不敷出,久而久之,容易被债务压得难以翻身。有一种情况是例外,贷款买房不算。透支信用卡可不行。
伯克希尔旗下有信用卡业务,而且规模很大,我们会一直做下去。年轻人应该意识到,信用卡负债是沉重的负担。信用卡的实际年利率高达 12%、14%。透支信用卡的时候,年轻人应该动脑想想,自己有本事每年赚 12%、14% 吗?
伯克希尔都不敢说自己有这个本事。我说的这些,本·富兰克林早就讲过。在查理面前谈富兰克林,我班门弄斧了。其实,真不是多复杂的东西。我再给年轻人讲几个道理。
汤姆·墨菲 (Tom Mu­r­p­hy),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说的两句话,我一直记得。第一句:“想发火的话,明天再发也无妨。”(You can al­w­a­ys te­ll so­m­e­o­ne to go to he­ll to­m­o­r­r­ow.) 他的这句话,对我很有启发。我想现在的年轻人也会从中受益。现在的年轻人,互联网触手可及,一时头脑发热,就把不该说的话发出去了,想撤回已经晚了,一下子惹上大麻烦。记住墨菲的这句话,就不会上头了。
不是不让你发火,想发火的话,等明天气消了再发。第二句:“表扬点名,批评不点名。”(Pr­a­i­se by na­me, cr­i­t­i­c­i­ze by ca­t­e­g­o­ry.) 这话多有道理啊!谁愿意被人指名道姓地批评啊?把话说清楚就得了,何必把别人拉出来痛批一顿?
我再说一条人生建议。我这辈子见过很多人。有的人心地善良,他们去世的时候,总是有很多人怀念他们。有的人很有钱,但他们众叛亲离,孤零零地死去。还是以汤姆·墨菲为例,我和他交往 50 年,从来没见到他做过一次亏心事。
墨菲不做亏心事,也不做蠢事。墨菲不是“老好人”,他只是从理智的角度出发,认为应该做一个善良的人。善与不善,人生截然不同。查理,你再补充几句?
芒格:量入为出,理智地投资,远离有害的人、远离有害的事,终身学习,延迟满足。
这些都做到了,人生一定成功。这些做不到,那就要看你的运气了。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运气。最好还是不依靠运气,把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
巴菲特:我又想到了一点。你要知道,有的人,他们会使一些手段操纵别人。这些手段,你要知道,但你自己不要去用。
芒格:是的,有的人有毒,他们想愚弄你,欺骗你,他们说话不算数。这种有毒的人,让他们从你的生活中滚得远远的。
巴菲特:对。
芒格:遇上了这样的人,千万别犹豫,赶紧把他们踢到一边去。(掌声)
巴菲特:我补充一句,查理一定会同意我说的。遇到坏人,是要把他们赶走,但别太冒失,尽可能做得巧妙一些。
芒格:确实,我同意,该用计就用计,该花钱就花钱。总之,要把坏人尽快赶走。
39. 家人不好,没办法,只能尽量减少影响。
巴菲特:贝琪,请提问。
贝琪:好的。这个问题来自 Ro­g­er Lee Tan。他写道:“我叫 Ro­g­er,来自香港,是伯克希尔的长期股东。我一直非常敬仰巴菲特先生与芒格先生的智慧。两位曾经讲过,生活中最棘手的问题总是关于人的问题。
你们说,要在生活中成功和幸福,一定要远离不好的人。我的问题是,如果不好的人是我的家人,我无法远离他们,那我该怎么办?”(笑声)
巴菲特:哦,只能尽量减少影响吧,没别的办法。有一次,我们聊天的时候,查理说:“咱们应该只和那些行为端正的人来往。”他又补充了一句:“家人,没办法,有时候不得不破例。”
查理说得没错。我真不知道,如果父亲经常耍酒疯,孩子该怎么办?保险大亨约翰·麦克阿瑟 (Jo­hn Ma­c­A­r­t­h­ur),也就是麦克阿瑟基金会 (Ma­c­A­r­t­h­ur Fo­u­n­d­a­t­i­on) 的创立者,他有五个子女。
他的五个子女中,有四个事业有成,但是他们的父亲却有不光彩的一面,约翰·麦克阿瑟经常酗酒。面对酗酒的麦克阿瑟,他的家人的办法很简单。每次麦克阿瑟耍酒疯,他们就躲出去,离开家一阵子。
麦克阿瑟基金会传了下来,而且传了很久。
我很幸运,查理很幸运。我们各自的父亲有一个共同之处。他们都看到了自己的孩子身上有很多缺点,但是他们仍然坚定地支持自己的孩子。
一个孩子,缺少了父亲的支持,人生之路一定很艰难。如果我没有一位好父亲,如果我缺乏父亲的支持,我也能磕磕绊绊地长大,但我的人生肯定与现在不同。查理,有什么补充的吗?
芒格:没了。
40. 为什么加兰童装只在沃尔玛销售?
巴菲特:第 5 区,请提问。
股东:沃伦、查理,你们好。我叫 Su­d­a­k­a­r­e­di An­a­p­r­e­di,来自沃尔玛的故乡阿肯色州本顿维尔市 (Be­n­t­o­n­v­i­l­le, Ar­k­a­n­s­as)。我从 2019 年起成为股东,我的女儿从 2020 年起成为股东。我的问题是这样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旗下的众多子公司与沃尔玛有业务往来,包括 BN­SF 铁路, 麦克莱恩公司 (Mc­L­a­ne)、鲜果布衣 (Fr­u­it of the Lo­om) 以及加兰童装 (Ga­r­a­n­i­m­a­ls)。
其中,加兰童装专门在沃尔玛销售,鲜果布衣却选择通过多家零售商分销。请问为什么一个是独家销售,另一个却由多家零售商分销?在销售渠道方面,伯克希尔·哈撒韦是如何选择的?
巴菲特:产品生产出来以后,要销售出去。很多公司非常重视掌控分销渠道。有些产品,有品牌。如果消费者认一个产品的牌子,这个产品往往能实现较高的毛利率。最近,我看了一篇关于伯纳德·阿尔诺 (Be­r­n­a­rd Ar­n­a­u­lt) 的文章,他是路易威登(LV­MH) 的创始人。路易威登旗下的蒂芙尼 (Ti­f­f­a­ny) 以其特有的蓝色著称。
蒂芙尼的小蓝盒让消费者心动。可口可乐,它的瓶子很特别。1920 年代,一项调查发现,很多消费者,即使闭上眼睛,也能通过触摸感受到是可口可乐的弧线瓶。
不但产品深受消费者喜爱,连包装都让消费者痴迷,这样的产品,毛利率当然高了。其它牌子的可乐很多,甚至连沃尔玛都推出了自己的可乐,山姆可乐 (Sam’s Co­la),并通过沃尔玛销售,但只有可口可乐最正宗。
1886 年,在亚特兰大,约翰·彭伯顿 (Jo­hn Pe­m­b­e­r­t­on) 发明了可口可乐。多年以来,可口可乐投入了大量资金做广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好时巧克力 (He­r­s­h­ey’s) 几乎不怎么做广告。做投资这么多年,查理和我观察了很多产品,很多零售方法。
对于零售、品牌、经销,我们也算见多识广了。同时,我们也知道,在这个领域,还有很多东西,我们不懂。我们不会自己去做零售,但我们基本清楚零售的门道,知道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
加兰童装是个好品牌。通过沃尔玛分销,我们的销售很顺畅。我们与沃尔玛双方实现了共赢。
至于鲜果布衣 (Fr­u­it of the Lo­om),它主要销售内衣,销售额很高,但是行业竞争很激烈,我们的投资回报率相对低一些。
需要给孩子买一件睡衣,家长不太可能开车 30 公里,去某个专卖店购买。还是在沃尔玛买比较方便。在沃尔玛,加兰童装,孩子喜欢这个牌子,衣服质量好,穿着舒服,价格又不贵,家长当然愿意购买。沃尔玛拥有强大的零售渠道,我们愿意与沃尔玛合作,沃尔玛也愿意与我们合作。再以喜诗糖果为例,喜诗糖果是一个著名品牌,那些杂牌子的糖果和它没法比。很多人每年就买几次巧克力,主要是作为礼物送人。情人节的时候,送给女朋友一盒巧克力;探望生病的朋友,带上一盒巧克力;逢年过节,走亲访友,送上一盒巧克力。在送出巧克力那一刻,没人会说:“给你带了一盒巧克力,我挑的便宜货。”
那多扫兴啊!送礼物的人,最希望看到的是,在对方接过礼物那一刻,露出会心的笑容。糖果市场和软饮料市场还不一样。
糖果的地域性很强。好时巧克力的成功难以在新市场复制。通过观察可以发现,在英国很流行的巧克力,到了美国,却并不受欢迎。可口可乐的成功可以在新市场复制。全球有 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其中约 180 个国家和地区,可口可乐占绝对优势。
可口可乐是怎么做到的?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在于,它起步早,从 1886 年开始,它经过了多少年的积累啊。关于零售,我们学到了很多,也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我们懂加兰童装。20 年前,我们收购加兰童装的时候,它还没什么名气,我们收购的价格很低。
现在,加兰童装还是名气不大,也很少有人知道它是伯克希尔的子公司,这都没关系。关键是加兰童装的口碑好,销量越来越高。有的公司的产品,无法实现增长,始终原地踏步。我们总是能学到新东西。查理,请补充。(译注:查理只是挥了挥手,什么也没说。)(笑声)
芒格:我没什么补充的。
巴菲特:好的。你没买过加兰童装吧?
芒格:没有,没买过。我不穿加兰童装。(笑声)
巴菲特:想穿你也穿不上。(笑声)
41. 在流媒体业务方面,派拉蒙环球公司面临激烈竞争。
巴菲特:贝琪,请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纽约的 Ba­r­ry La­f­f­er。“最近的披露数据显示,伯克希尔持有派拉蒙环球公司 (Pa­r­a­m­o­u­nt Gl­o­b­al) 9400 万股股票。派拉蒙环球公司拥有大量资产,然而它在今年第一季度盈利不及预期,并且在本周宣布削减股息 80%。
请问流媒体大战将如何发展?您为何投资派拉蒙环球,是根据它的基本面买入的,还是预计它将成为收购目标?您投资派拉蒙环球的逻辑还成立吗?”
巴菲特:我想问提问者一个问题。让你免费给别人管理资金,你愿意吗?我们不是荐股的。很多人专业荐股,他们根本不懂股票,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赚钱。我们的投资机会很宝贵,我们不愿免费告诉别人。
我可以讲的是,任何一家公司,无论是停止派息,还是大幅度降低派息,都不是什么好事。
就流媒体业务而言,人们喜欢盯着屏幕,无论是电视,还是手机,观看各种娱乐内容,但是做流媒体业务的公司太多了。这个行业,一个是公司要减少,另一个是价格要提高。价格不提上来,难以长久。一家流媒体公司,有热播剧的时候,能把观众吸引过来,最多几个月的时间,但无法长期锁定观众。将来如何发展,我们只能静观其变。我二十一二岁的时候,买了一个加油站,离这不远,不到 10 公里。我只有一个竞争对手。
我能否赚钱,得看他的脸色。我每天盯着他的价格。我没办法涨价,我只能降价。我一降价,他就跟着降。他的规模更大,销量是我的两倍。最后,他赢了。有的生意很好做,有的生意非常难做。
1930 年代、1940 年代,迪士尼凭借动画电影建立了优势。动画电影中的角色创造出来之后,迪士尼每隔几年就拍个续集,观众很愿意看。
现在的世界不一样了。每个人只有两只眼,眼球的数量有限,人们的时间有限,但加入战圈的公司争夺很激烈。谁知道流媒体业务的定价将如何变化?没人知道。
查理,请补充。
芒格:在我看来,影视行业不是好生意。
巴菲特:明星、经纪人,他们要拿走很多钱。现在,影院的上座率已经恢复到了疫情之前的 70%。大片仍然很有号召力。问题在于,市场上供过于求。
一天只有 24 个小时,一个人只有两只眼睛。人们的选择更多了,很多选择,价格更便宜,体验也不差。消费者仍然喜欢走进影院看大片,但消费者只有那么多,他们的注意力只有那多么。从流媒体公司的角度考虑,演员的片酬很高,包装和制作费用很高,不提价,就无法保证利润。然而,竞争对手环伺,价格战正酣,不容你提价。
芒格:影视行业的生意难做,纽约百老汇的舞台剧更是投资者的噩梦。那些搞舞台剧的,他们觉得,要是让投资人收回了本钱,那就玷污了他们对艺术的追求。(笑声)
巴菲特:是啊。
芒格:我不喜欢影视剧、舞台剧这样的生意。
巴菲特:影视行业有很大的吸引力,很多人乐于投资影视行业,他们可能赚不到钱,但是他们能获得满足感。
芒格:我也从来没投资过赛马行业。
巴菲特:以前,我和我岳父经常一起去 AK-SAR-BEN 赛马场,度过了很多欢乐的时光。我们还研究过买下一匹赛马呢,后来没成。
42.“在风能和太阳能方面,我们的公用事业公司做出了巨大的投资。”
(略)
43.“伯克希尔无意收购西方石油的控股权。”
(略)
44. 埃隆·马斯克天赋异禀,乐于挑战极限。
巴菲特:第 7 区,请提问。
股东:我叫 Max Joa,来自加拿大多伦多。我想请教查理一个问题。以前,您说过,您在招聘的时候,一个人智商 130,但认为自己的智商 120,另一个人智商 150,但认为自己的智商 170,您会选择前者。
我知道,您这么说,是因为您看不惯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笑声)
如今,马斯克的事业遍地开花,无论是特斯拉、太空探索技术公司 (Sp­a­c­eX),还是星链 (St­a­r­l­i­nk),都很成功。请问您是否仍然认为马斯克高估了自己?谢谢。(掌声)
芒格:我仍然认为马斯克高估了自己。虽然他高估了自己,但他确实有本事。不管是否高估了自己,马斯克确实本事很大。
巴菲特:大概一个星期之前,马斯克做客比尔·马赫 (Bi­ll Ma­h­er) 的节目。
两人一问一答,很精彩,值得一看。
马斯克天赋异禀,他的智商可能在 170 之上。
最重要的是,马斯克有梦想,而且能把梦想变成现实。
芒格:马斯克之所以成为马斯克,是因为他勇于追求难以企及的目标,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还乐在其中。我们和他不一样。沃伦和我,我俩拈轻怕重,专挑轻快的活干。(笑声)
巴菲特:确实。要是只玩五子棋,就能把投资做好,那我们就只玩五子棋。
芒格:我们的风格与马斯克完全不一样。
巴菲特:在很多方面,咱们比不过马斯克。
芒格:我们不愿尝到太多失败的滋味。(笑声)
巴菲特:是啊。
我们不愿过那种生活。马斯克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取得这么大的成就,是有一种什么特质呢?疯魔?
芒格:对,就是“疯魔”。
巴菲特:不对,不太恰当。(笑声)
我说的意思就是,全身心地投入,解决没人能解决的难题。马斯克挑战极限,但偶尔有成功的时候。让我和查理像马斯克那样生活,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折磨。我喜欢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不愿成为马斯克,马斯克也不愿成为我。
推荐大家看一下比尔·马赫采访马斯克的那期节目。
45. 伯克希尔保留现金,希望将来有机会收购好生意。
巴菲特:贝琪,请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 Fo­s­t­er Ta­y­l­or。
“在 2010 年的伯克希尔股东会上,您表示,随着伯克希尔持有的现金规模日益庞大,将来有可能向股东派发股息。
现在,伯克希尔坐拥 1000 多亿美元的现金。您觉得伯克希尔能为这么一大笔资金找到合适的投资机会吗?伯克希尔是否应该考虑派息了?”
巴菲特:如果伯克希尔现在的股价低于价值,那我们就有将现金返还给股东的机会。我们还是更希望把手里的资金用于收购好生意。伯克希尔收购公司,无论是 500 亿美元、750 亿美元,还是 1000 亿美元,我们都拿的出来。我们伯克希尔一言九鼎。收购一家上市公司,比较麻烦。首先,我们向这家上市公司提出收购要约,它的股东几个月之后才投票决定是否接受。我们要约收购一家上市公司,实际上相当于给了这家上市公司一个期权。可能我们已经把收购的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另一家公司开出比我们更高的价格。
我们要收购的上市公司可以和我们解除协议,只需向我们支付要约总价的 1%、2% 作为违约金,我们很不合适。另外,上市公司要遵守特拉华州的法律规定,我们还要走复杂的法律程序。与收购上市公司相比,还是收购私人公司比较简单。
在私人公司中,规模大的比较少。伯克希尔的优势在于,在特定情况下,只有我们有雄厚的财力,能做规模比较大的交易。当出现危机时,一些拥有好生意的公司,它们可能因为债务结构的问题,在短期内面临偿债压力。
例如,2008 年,蒂芙尼 (Ha­r­l­ey-Da­v­i­d­s­on) 等很多生意很好的公司,都遇到了暂时的困难。将来,一定还会有类似情况。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也不知道会不会找我们求助。
我只知道,在那种时候,还有能力伸出援手的人屈指可数。好公司落难,并不想把公司卖出去,只是需要 50 亿美元、100 亿美元、200 亿美元解燃眉之急。
这时候,我们伯克希尔的庞大资金就能发挥作用了。另外,我们伯克希尔自己的股东可能低价卖出我们自己的股票。我们始终向股东如实报告公司的情况,让股东了解公司的价值。如果股东抛售伯克希尔的股票,我们能投入 500 亿美元买入,我们将出手回购。
我们将见机行事。现在伯克希尔没有过去那么多的机会了。机会少了,可也够用。我们持有的大量现金等价物,一直在为我们创造收益。1300 亿美元,买了国债,买了债券,能获得超过 5% 的年收益率,我们没什么不满意的。
现在很多人说,将来债券收益率会下降。我不知道债券收益率将如何变化。
大家还记得吗,1981 年、1982 年,最优惠利率高达 21.5%。当时,人们担心通货膨胀可能失控。时任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力挽狂澜。
如果当年没有沃尔克果断出手,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我们始终把伯克希尔自己的事做好,即使将来出现危机,我们伯克希尔肯定安然无恙,说不定还能变得更强一些。查理,请补充。
芒格:嗯,我们会安然无恙,我们会变得更强。
46. 芒格:“人生苦短,何必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吃饼上。”
巴菲特:第 8 区,请提问。
股东: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你们好。我叫 Ca­r­l­os Sa­n­c­h­ez,来自墨西哥的瓜达拉哈拉 (Gu­a­d­a­l­a­j­a­ra, Me­x­i­co)。我是一名律师。芒格先生也是一位律师。我想向芒格先生请教一个问题。
一个初出茅庐的律师,应该怎么做才能成为一名顶尖的律师。请您指点一下,有哪些原则可以遵循,有哪些经验可以借鉴。谢谢。
芒格: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律师,在这方面,我讲不出特别有用的建议。我有一个女婿,他在一家大型律所任职。他是这么描述他的工作的。
“在大型律所当律师,就像参加吃饼大赛,赢了的话,奖品是吃更多的饼。”(笑声)我建议你,这样的律所,还是不去为妙。人生苦短,何必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吃饼上。
巴菲特:查理很早就不再专门从事律师工作了。从哪年开始的来着?1964 年?
芒格:1962 年。
巴菲特:嗯,62 年。查理给我出过四五个主意,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查理能给我出那么好的主意,不是因为他对具体的法律知识多熟悉,而是因为他吃透了法律体系,毕竟,他是哈佛大学法学院的高材生。
查理给我出的那几个主意,帮我解决了难题。我要是去找律师,无论是去哪家律所,都找不到一个律师,能给出查理这么好的解决办法。我刚把问题说完,查理的解决办法脱口而出。只有查理能想出那么好的办法,别人真不行。
查理给我出的好主意,在去年的股东会上,我给大家讲过一个了,今年就不重复了。真遇上了难题,伯克希尔不怕,我们有查理坐镇,他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律师。在很多重大事件上,查理帮我出谋划策。查理一开始进入了律师这一行,后来,他发现自己不想一辈子做律师。
他不想把自己的时间卖给别人,一小时只拿 20 美元。他不想为那些客户服务,他发现,客户做的很多决定完全是错的,他发现,自己比客户懂得更多。他不想一辈子屈居人下,不想一直做律师。我支持他的选择。
我也不想看到他一辈子做律师,委屈自己,毫无快乐可言。我年轻时也一样,不想一直做股票经纪人,不想为别人提供投资建议。我就是不想做那样的工作。查理想明白了。我们都决定为自己工作。我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一辈子很开心、很快乐。
芒格:我们很知足。
巴菲特:是啊,知足。
47. 最低公司税上升到 15%,伯克希尔毫不介意。
(略)
48. 投资是最好玩的游戏。
巴菲特:第 9 区,请提问。
股东:我叫 Av­l­on Gr­o­ss,来自加州洛杉矶。这是我第四次参加“资本家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Wo­o­d­s­t­o­ck of Ca­p­i­t­a­l­i­sm)。(笑声)
巴菲特:欢迎你。
股东:谢谢你们,沃伦和查理。
你们是最佳搭档,请两位再讲讲对方的逸闻趣事,最好是没讲过的。另外,请问经营伯克希尔,最难的地方是什么?(掌声)
巴菲特:我选择回答第二个问题。答案很简单。经营伯克希尔,没有难的地方。我们做的事情是我们喜欢的。每天早晨起床,我总是充满期待,迎接一天的工作。每一天都是崭新的,可能很平静,也可能会有一些事发生。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按部就班地买点国债。在伯克希尔总部,我们有优秀的员工,良好的工作氛围。大家关系融洽,各司其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争权夺利。我从家到公司,路上只需要五分钟,我用不着在通勤上浪费时间。我对一切很满意,很知足,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至于没听过的逸闻趣事,请查理讲,他能讲出来很多。
芒格:沃伦和我,我们两个人天生古怪。他做事,我经常觉得好笑。我做事,他也经常觉得好笑。我们在一起很开心。
巴菲特:可以给大家讲讲,咱们收购霍赫希尔德科恩公司 (Ho­c­h­s­c­h­i­ld Ko­hn) 时,你和律师讲的话。
芒格:我记不住了,你讲吧。(笑声)
巴菲特:好吧。1966 年,我们去巴尔的摩收购一家百货商店。我们需要在当地找一位律师,让这位律师按我们说的做。查理从一家律所找到了一位很好的律师。查理,你还记得你怎么和律师说的吗?
芒格:不记得了。
巴菲特:当时,我 35、36 岁左右。查理对那位律师说:“你就把沃伦当成 90 岁的老年人,你怎么对待你那些 90 岁的客户,你就怎么对待沃伦。”(笑声)
查理这么一说,那位律师心领神会。那笔交易,我们做的很急。找完律师,我们去了一家银行,忘了是第一国民银行 (Fi­r­st Na­t­i­o­n­al Ba­nk),还是马里兰国民银行 (Ma­r­y­l­a­nd Na­t­i­o­n­al Ba­nk)。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叫凯米·史莱克 (Ca­m­my Sl­a­ck) 的人。查理,想起来了吗?
芒格:想起来了。
巴菲特:我们的收购价是 1200 万美元,我们想从银行贷款 600 万美元。得知了我们的来意,凯米满脸疑惑地看着我们。他说:“就霍赫希尔德科恩那老破公司,你们还要贷款 600 万元收购?”查理和我说:“你们是我们找的第一家银行。你们要是不批这个贷款,我们就去另一家。”
最后,那家银行还是把贷款放给我们了。但是,当凯米说出“霍赫希尔德科恩那老破公司”几个字时,我们醒过神来了,也许这笔交易我们吃亏了。从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琢磨怎么卖出去。我们的朋友桑迪·戈特斯曼 (Sa­n­dy Go­t­t­e­s­m­an) 也参与了此次收购。
我们做了很多收购,胜固欣然,败亦可喜。就像打高尔夫球一样,无论是距离 200 米,还是 300 米,每个球都一杆进洞,那还有什么意思。
有时会把球打飞,打到树林里,有时会打进,正因为如此,高尔夫球才有意思。
投资是最好玩的游戏。我和查理喜欢投资,我们一起做投资,收获了很多快乐。我们用不着违背自己的意愿,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我们用不着听命于人。我们自己制定自己的原则,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我们过的生活才是最奢侈的。
把全世界任何别的一家公司给我们,让我们当董事会主席,当首席执行官,我们都不去。像我们现在这样享受自由多好,何必去承受种种束缚。
查理,我说的,你同意吗?
芒格:同意。
49. 关于动视暴雪的套利投资。
巴菲特:请贝琪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马里兰大学 (Un­i­v­e­r­s­i­ty of Ma­r­y­l­a­nd) 商学院的 Da­v­id Ka­ss 教授。
他问道:“在去年的股东大会上,沃伦表示,伯克希尔投资动视暴雪 (Ac­t­i­v­i­s­i­on Bl­i­z­z­a­rd) 是为了做并购套利。最近,英国的监管机构禁止微软收购动视暴雪。请问伯克希尔是否卖出了动视暴雪的股票?”
巴菲特:除非监管机构要求,例如,13F 持仓文件,伯克希尔从来不公开透露股票买卖情况。如果你自己深入研究的话,可以从我们的季报中看出一些东西。
我们今早刚披露了一季报。在收购动视暴雪的过程中,微软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它积极主动地配合监管机构,而且做出了不少让步。
尽管如此,假如某个国家反对,微软还是做不成这笔交易。英国已经提出反对。英国的情况和美国不同,英国提出反对比较容易。这不是多出钱能解决的问题。
我不知道这笔交易能否达成。即使没达成,也不是因为微软或动视暴雪做错了什么。不是应该发生的,就一定会发生。18 个月前,伯克希尔收购道明尼能源公司(Do­m­i­n­i­on En­e­r­gy) 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我们有意收购道明尼能源,监管机构允许我们买了一部分。
我们还想买更多,但监管机构不让我们买了。其实,州政府不反对我们收购,消费者不反对我们收购,我们收购下来,能做得更好,但监管机构不同意。无论多大的公司,哪有敢和美国政府较劲的?
政府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我觉得,政府不允许伯克希尔继续收购道明尼能源不合理。同样地,英国政府禁止微软收购动视暴雪,也不合理。
很多事,我们做不了主。
没办法,用查理的话来说,“城市套路深。”(Th­at’s li­fe in the big ci­ty) 查理,你说呢?
芒格:你结尾这句,很精辟。(笑声)
50. 伯克希尔是好生意理想的家。
巴菲特:第 10 区,请提问。
股东:沃伦、查理,你们好。我叫 An­d­e­r­s­on Fu­l­l­er,来自加拿大新斯科舍省雅芳波特市 (Av­o­n­p­o­rt, No­va Sc­o­t­ia)。
感谢你们无私分享投资智慧。
通过伯克希尔,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是,用好激励机制。
在我看来,领导一家公司,主要有两个好处。第一,随着公司发展,可以从股权中获利;第二,自己控制公司,享有自主权,不用受别人控制。对于基层员工的激励机制,我觉得比较简单,只要做到工资福利合理,文化有凝聚力,就差不多了。
但是,对于公司的高层领导,该如何激励?您讲了,伯克希尔向经理人充分放权,但是,伯克希尔的经理人,即使再自由,也还是有约束,不像自己拥有公司,自己经营。
另外,对公司的感情越深,越不愿意把公司卖出去。所以说,我想知道,在收购公司时,伯克希尔给了公司的高层领导什么,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伯克希尔服务?谢谢。
巴菲特:对于有的公司来说,伯克希尔是它们理想的家。有的经理人,他们深爱着自己的公司,但是他们不愿承受上市的烦恼。上市了以后,他们可能不得不耐着性子听华尔街的人指手画脚。还有时候,他们不得不遵守行业协会的规矩,与同行保持步调一致。
就像大多数工作一样,总是要妥协,要让步。查理和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自己为五个老板打过工,我非常感谢他们。其中,有两位老板,影响了我的一生。五位老板都非常好。
其中一位,我在彭尼百货公司 (JC­P­e­n­n­ey) 打工时,我的老板是库伯·史密斯 (Co­o­p­er Sm­i­th)。我并不喜欢彭尼百货公司的那份工作,但是我从我的老板库伯·史密斯身上学到了很多。当时,我在彭尼百货公司兼职,一个小时工资只有 75 美分。
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男士衬衫、男装、童装,我都卖过。在内布拉斯加州大学 (Un­i­v­e­r­s­i­ty of Ne­b­r­a­s­ka) 读书的时候,我兼职送报纸,也有一位老板。送报纸是我喜欢的工作,而且我也从管理我的老板身上学到了很多。后来,我得到了为本·格雷厄姆工作的机会。总之,我很幸运,遇到了那么好的五位老板。
但是,老板再好,也不如为自己工作。除了自己拥有和经营公司,为伯克希尔经营公司可能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在伯克希尔经营公司,用不着应付分析师毫无意义的追问,用不着为钱发愁,看银行的脸色。
我想要的自由,经理人加入伯克希尔之后,他们也能得到。确实,也许自己拥有整个公司比加入伯克希尔好。
问题在于,有时候,家族企业中的其他成员想要退出。有时候,受到很多羁绊,无法实现自由,除非加入伯克希尔。特别是家族企业,需要找个安顿的地方的话,伯克希尔是理想的选择。上市公司加入伯克希尔,稍微麻烦一些,但也不是不可能。
假如我拥有一家上市公司,一家值几百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伯克希尔有意收购我的公司,我的股东也同意加入伯克希尔,我会考虑加入伯克希尔之后,我怎么办。是我的话,我不愿在 65 岁退休,我想继续工作。
出售给伯克希尔有很多好处。在某些情况下,换位思考,假如查理和我处于对方的位置,我们会愿意成为伯克希尔的一员。双方都觉得合适才行。查理,你说呢?
芒格:发展到今天,伯克希尔已经非常强大。我们很幸运。总的来说,最终选择加入伯克希尔的经理人,他们早已功成名就。
巴菲特:回顾过去,在伯克希尔做过的收购中,最重要的一笔应该是收购国民赔偿公司 (Na­t­i­o­n­al In­d­e­m­n­i­ty)。说它重要,不是因为它给我们赚了多少钱,而是因为这家公司带领我们进入了保险行业。当时,杰克·林沃特 (Ja­ck Ri­n­g­w­a­lt) 拥有这家公司。我早就认识杰克,很敬佩他。他也认识我。每年,内布拉斯加州保险局 (Ne­b­r­a­s­ka De­p­a­r­t­m­e­nt of In­s­u­r­a­n­ce) 去杰克的公司检查,他总是不胜其烦,甚至不愿再做保险生意了。
杰克总是对监管部门非常有意见,他受不了各种监管。我对查理说:“下次杰克不愿再与监管部门纠缠,要卖掉公司的时候,一定要把他带来。”
有一天,查理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杰克又发作了。”我说:“赶紧把他带来。”我们一拍即合。就这样,杰克把公司卖给了我们。国民赔偿公司加入伯克希尔后,杰克很高兴,我也很高兴。杰克继续经营公司,用不着与监管部门纠缠了。那些令人头疼的事情,由我处理,他只管安心经营公司。
谁也不知道哪块云彩有雨。在收购国民赔偿公司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它并没有给伯克希尔带来特别大的贡献。但是,后来,正是因为这笔收购,我们走上了保险之路。
刚才我也说了,打高尔夫球,18 个洞,杆杆进洞,还有什么意思?那样的话,没人愿意打高尔夫球了。游戏的乐趣在于充满不确定性,在于遇到形形色色的对手。查理和我,我们玩的游戏,是世界上最好玩的游戏。
51. 喜诗糖果的品牌有吸引力,但无法传播到其它地区。
巴菲特:贝琪,请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澳大利亚珀斯 (Pe­r­th) 的Si­m­on Wi­t­h­e­rs。
“已经很久没听你们讲喜诗糖果与利捷航空 (Ne­t­j­e­ts) 的情况了。请问喜诗糖果的近况如何?它什么时候能把专卖店开遍美国?
同样地,完成收购以来,利捷航空的发展如何?利捷航空的经营是否符合你们的预期?”
巴菲特:喜诗糖果不适合在全国开店。经过尝试,我们发现,喜诗是一个好牌子,但是它有很强的地域性,无法在全国复制。前面讲过了,由于产品的特质、消费者的情感等因素,有的产品具有很强的地域性。
胡椒博士 (Dr. Pe­p­p­er) 这种碳酸饮料,在达拉斯-沃斯堡地区 (Da­l­l­as-Fo­rt Wo­r­th) 市场占有率最高,而它在底特律、波士顿,市场占有率大概不到前者的十分之一。胡椒博士问世也有一百多年了。人口在流动,广告覆盖全国,这个百年品牌为什么就走不出去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在观察不同的品牌,总是能学到新东西。喜诗糖果在加州的生意非常好,我们没少尝试走出去。开一间新店,投入不是很大。我们做了很多尝试,希望喜诗糖果能在其它地区打开市场。
进入一个新市场,第一个星期,消费者反应很热烈,我们很高兴。没过多久,就冷清了。可以说,任何一家糖果店,我们都敢和它正面对决。然而,世界变了,放眼周围,还哪有糖果店啊。喜诗糖果已经走过了 101 年,这个品牌仍然令人着迷。
它的魔力主要在美国西部。在美国西部,人们更喜欢吃牛奶巧克力。到了美国东部,就不一样了,人们更喜欢吃黑巧克力。在东部地区,迷你巧克力和黑巧克力更畅销。
消费者的行为千奇百怪。用心观察,总是会有一些新发现。喜诗糖果在美国西部的生意非常好,查理和我,以及喜诗的每一任经理人,都想把它的成功复制到其它地区,也做了很多尝试,但确实做不到。虽然没成功,我们很喜欢尝试的过程。
52. 利捷航空是一家卓越的公司。
巴菲特:至于利捷航空,我们的客户是富裕群体。利捷航空致力于为富裕群体提供高品质服务。
有些有钱人,他们舍不得花钱。我的逻辑是,该花就花吧,你花的不是自己的钱,而是留给子女的钱。我姑姑爱丽丝,以前是一位老师,后来有了几千万美元的资产。那是 1968 年、1969 年左右,有一次,她来找我。我姑姑爱丽丝终身未婚。她对我说:“有一件裘皮大衣,我看好了,就是太贵了。”我说:“姑,又不是你自己花钱买,是你的侄子侄女花钱给你买。反正你的钱不花,也要留给我们。我代表你的侄子侄女说句话,我们想让你买。”
同样的道理,有钱的话,别舍不得乘坐利捷航空。难道你的子女不想让你享受利捷航空?难道你的子女想让你多留点钱给他们?实在不行,你给自己买,给你的子女也买,那他们就更没意见了。利捷航空是独一档的存在,就如同汽车界的法拉利。法拉利每年只卖出 11 万、12 万辆左右的汽车。但是,法拉利享誉世界。我们在波士顿地区的一家雪佛兰经销商,一年也能卖出 11 万、12 万辆车,但是,和法拉利有天壤之别。
加上欧洲,目前,利捷航空拥有大约 650 架飞机。今年,我们计划添置 100 架新飞机。由于需求旺盛,我们的机队数量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前段时间,我们搭乘利捷航空的飞机前往日本。一路很顺利。我们在日本逗留了两天,又搭乘利捷航空返回。
我已经想开了。可能有人会说“你年纪大了,堕落了”之类的话。我的钱,1000 多亿美元,都会捐给慈善基金。我想,慈善基金不介意我在自己身上花个三瓜两枣的。
我把钱捐给慈善基金,它们将把钱用于解决重大问题。我自己花点儿,不会影响慈善基金的工作。利捷航空遥遥领先,根本没有竞争对手。前一阵子,我查看了另一家私人航空公司 Wh­e­e­ls Up 的股价。
它从一两年前的 10 美元,跌到了现在的 48 美分。它有 12,600 名客户,支付了 10 亿多美元,购买会员,从公司获得一定的飞行时间。
我估计,这些客户的权益,今后未必能得到保证。
我不是因为收购了利捷航空,才选择搭乘利捷航空的。在伯克希尔收购利捷航空之前,我和我的家人就已经在使用利捷航空提供的服务。成为利捷航空的客户,你可以选择和我一样的机型、一样的飞行员。
起初,我的朋友弗兰克·鲁尼 (Fr­a­nk Ro­o­n­ey) 向我介绍了乘坐利捷航空的好处。听了他的推荐,我立即给自己和家人买了飞行份额。后来,伯克希尔收购了利捷航空。我的子女有时候搭乘普通航班,有时候也用我们在利捷航空的份额。
我本人从来没坐过普通航班,一直使用利捷航空。我信任利捷航空的高品质。利捷航空的机队规模无人能及。我们的 600 架飞机,足以覆盖美国全国,远远超过竞争对手的覆盖范围。与几大商业航空公司相比,我们的机队规模也毫不逊色。
我刚才说了,我们的机队规模还在增长,今年就要增加 100 架。利捷航空是一家卓越的公司。
亚当·约翰逊 (Ad­am Jo­h­n­s­on) 领导有方,利捷航空发展到今天,离不开他的突出贡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利捷航空一直处于爬坡期,是亚当带领利捷航空克服了困难。今后,利捷航空的发展会越来越好。查理,有什么补充的吗?
芒格:利捷航空做得不错。现在,利捷航空可以与任何一家航空公司平起平坐。
巴菲特:利捷航空和一般的航空公司不一样。我们想让查理买利捷航空的会员,他说什么都不买。后来,我们想出了个办法,在飞机的机舱里专门给他装了一个经济舱座椅。(笑声)
他这就无法拒绝了。安了经济舱座椅,才肯买会员,除了查理,再没谁了。
芒格:以前,参加伯克希尔股东大会,我从洛杉矶飞奥马哈,坐的是经济舱。和我搭乘同一架航班的,是很多富有的伯克希尔股东。我走向经济舱中的座位时,他们纷纷为我鼓掌。我很享受那种礼遇。(笑声)(掌声)
巴菲特:说真的,是我们把查理拉下水了。现在,查理也坐利捷航空,但他总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钱是从遗产里出的,是继承人付的。花点钱买个利捷航空的会员,还能把遗产败光了?
不可能的,反正巴菲特家族是不可能。会员是遗产继承人给买的。
话说回来,查理和我,一辈子生活节俭,花那么多钱买会员,还真有点舍不得。
53. 汽车行业即将迎来巨大变化,但这个行业竞争太激烈。
巴菲特:下面请第 11 区提问。
股东:我叫 Hu­m­p­h­r­ey Liu,来自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 (Ch­a­r­l­o­t­t­e­s­v­i­l­le, Vi­r­g­i­n­ia)。
首先,感谢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感谢伯克希尔,举办此次盛会。
从全球趋势来看,零排放的新能源汽车终于突破临界点,即将大规模普及。请问你们是否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发现了投资机会?是否有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或研究新能源相关技术的公司值得投资?
巴菲特:查理和我早就发现,汽车行业的竞争太激烈了。以福特汽车为例。早年间,亨利·福特 (He­n­ry Fo­rd) 凭借一款 T 型车确立了行业霸主的地位。由于福特的创新,汽车价格大幅度下降,工人工资提高了很多。福特这个人,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性格和政见,他很可能当选美国总统。
最近,有一本新书,《流浪汉:亨利·福特和托马斯·爱迪生 10 年公路旅行的故事》(The Va­g­a­b­o­n­ds: The St­o­ry of He­n­ry Fo­rd and Th­o­m­as Ed­i­s­on’s Ten-Ye­ar Ro­ad Tr­ip) ,其中还提到了内布拉斯加州。如果你对汽车感兴趣,这本书值得一读。
在亨利·福特时代,福特汽车很辉煌。没想到,20 年后,福特汽车陷入了亏损的境地。那时候,福特汽车的掌控权落到了哈里·班尼特 (Ha­r­ry Be­n­n­e­tt) 的手里。哈里·班尼特,就是那个打手,亨利·福特的带枪护卫。就在福特汽车走下坡路的时候,亨利·福特二世 (He­n­ry Fo­rd II) 夺回了公司的控制权,并邀请特克斯·桑顿 (Tex Th­o­r­n­t­on)、阿杰·米勒 (Ar­j­ay Mi­l­l­er) 等十位二战中的年轻军官加盟,他们就是著名的“蓝血十杰”(The Wh­iz Ki­ds)。前段时间,我还读了通用汽车 1932 年的年报。在我读过的年报中,通用汽车的这份年报,属于质量上乘。管理层很诚恳,如实地报告公司的情况。当时,美国人口为 1.2 亿人,通用汽车拥有 19,000 多家经销商。
今天,美国人口为 3.3 亿人,把美国所有的汽车品牌加起来,一共也才只有 18,000 多家经销商。汽车这个行业,早已进入全球竞争的时代,而且竞争越来越激烈。汽车厂商各领风骚三五年,没一家能长期处于领先地位。前面提到了,法拉利比较特殊,它一年只卖 11 万、12 万辆车。去年,美国的整体汽车销量为 1400 万辆左右。根据我们的观察,汽车行业的生意不好做。伯克希尔旗下的汽车经销商,生意还可以。今后五到十年,汽车行业将如何发展,我判断不出来。
汽车市场即将迎来巨大的变化,你说的这一点,我认同。然而,在变化之中,谁能占领市场,这不好说。查理,有什么补充的吗?
芒格:新能源汽车的时代即将到来。在现阶段,开发和生产新能源汽车,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承担大量风险。我不喜欢投入大量资金、承担大量风险的生意。
巴菲特:美国为新能源汽车行业提供补助,其中掺杂了很多政治因素,例如,补助向工会企业倾斜。汽车行业将长期存在,美国人离不开汽车,美国人与汽车的情缘根深蒂固。
苹果公司,五年、十年以后会怎样,我能看清楚。汽车公司,五年、十年以后会怎样,我看不清楚。我的判断未必准确。查理和我一直对汽车行业很感兴趣,一直关注着这个行业。我记得,早些年,查理的公司在太平洋证券交易所 (Pa­c­i­f­ic Ex­c­h­a­n­ge) 有交易席位,专门交易通用汽车的股票,很赚钱,对吧,查理?
芒格:辛辛苦苦,也就赚点小钱。
巴菲特:真的吗?在那个年代,应该不是小钱吧?
芒格:真没几个钱。在那个年代,也是小钱。
巴菲特:好吧。
54. 巴菲特不担心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
(略)
55. 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社会应当对受到冲击的人给予救济。
巴菲特:下面,我们回到第 1 区。
股东: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你们好。我叫 Co­n­n­or,我是诺丁汉大学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经济系的一名学生。
疫情期间,供应链中断,特别是在亚洲。如今,在政治因素的驱使下,很多公司决定转移供应链。
请问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吗?政府应该支持企业转移供应链吗?
巴菲特:查理,你来回答啊?
芒格:问题问得很好。
巴菲特:确实。
芒格:一家公司,如果在墨西哥生产零部件,可以大量降低成本,在墨西哥建厂生产,当然是合理的选择。很多汽车厂商在墨西哥开设了工厂。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大家也不愿看到美国出现制造业空心化的情况。所有的制造业工作岗位全转移出去了,美国大量依赖进口,那不倒退回 1820 年英国殖民统治时期了?关于这个问题,社会上的争论很激烈。咱们伯克希尔在国外的工厂很少吧?是吗,沃伦?
巴菲特:是。我们伯克希尔·哈撒韦,最早主营纺织业务,后来,南方的纺织业兴起,我们的纺织生意日渐萧条。
芒格:再后来,南方的纺织业也不行了,转移到了成本更低的中国。
巴菲特:确实。在产业变迁中,社会整体受益,但一部分人遭到了沉重的打击。一个富裕的社会应该想办法救济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伯克希尔曾经拥有制鞋厂、纺织厂。制鞋厂和纺织厂的工人,他们应该得到社会救济。1964 年,我们收购了伯克希尔,当时的纺织工人中,有一半只会说葡萄牙语。
他们只能拿到微薄的工资。后来,南方纺织业兴起,我们被迫停业。伯克希尔的纺织工人是无辜的,他们工作很努力。我们也是无辜的,我们很想生存下去。
芒格:伯克希尔纺织厂位于新英格兰地区。与新英格兰地区相比,佐治亚州的田纳西河谷地区电力成本低 60%。
巴菲特:没错。
芒格:生产纺织品需要消耗大量电力。
巴菲特:空调的发明也起到了作用。以前,南方潮湿酷热。空调发明以后,南方才有了宜居宜业的环境。总之,很多因素起到了作用。后来,纺织业又转移到了海外。总的来说,纺织业的转移为美国带来了好处。
在产业转移的大潮中,很多人受到了冲击。他们的谋生技能单一,没有别的本领。试想,一位 55 岁、60 岁的纺织工人,只会说葡萄牙语,你让他再学一门新技能,实现再就业,谈何容易?
我们的社会很富裕,完全有能力救济那些受到冲击的人。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些保障制度,并且提供了很多帮助。有些质疑的声音表示,有的人不愿工作、白拿救济。这个问题不好解决。
总的来说,我们希望全世界共同发展。我们不愿看到,美国一个国家富裕,而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贫穷。
那样的话,无法长久,尤其是现在的世界仍然面临着核武器的威胁。我们不愿看到贫富差距拉大,但也不是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能力。美国已经很富有了,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与过去相比,随着专业化分工越来越细,社会生产力提高,需要的人力越来越少。
在我这一生里,美国人每周的工作时间明显下降。人们还是觉得自己在不停地忙,总是有做不完的事。人类的命运如此,人总是有更高的追求。我小时候,家里哪有汽车啊?我们家里三个孩子,我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我母亲没有汽车,不是说我们小孩子想去哪,我母亲开车就带我们去了。还汽车呢?那时候,对我们小孩子来说,有辆自行车都不得了了。
世界的发展越来越好,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人们不记得过去是怎样的,只是把现在作为参照物,追求更高、更好,难免常常感到失望。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很富有了。与 1930 年时相比,我们能多做很多事。有的人,他们受到大环境的冲击,丢了工作,我们这个社会可以为他们提供福利,让他们免受冲击。
我们一定要建立起一套制度,对受到冲击、失去工作的人给予救济。在此过程中,受政治因素影响,我们会犯很多错误,但我们一定要朝这个方向努力。
芒格:亚当·斯密 (Ad­am Sm­i­th) 的理论完全正确。自由资本主义制度为个人带来财富。自由贸易提升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此过程中,所有人都会受益,包括处于底层的群体。
然而,在自由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过程中,也会带来很多痛苦。例如,只会讲葡萄牙语的纺织工人丢掉工作。没人知道,如何才能消除全部的痛苦。政府建立的社保制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痛苦,而且我们的社保制度覆盖面越来越广。
痛苦只能部分缓解。非要把痛苦全部消除,自由资本主义制度带来的种种好处也将随之消失。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无法增长。经济将变成苏联模式,“老板假装给我发工资,我假装给老板打工。”(Th­ey pr­e­t­e­nd to pay us, and we pr­e­t­e­nd to wo­rk.”)(笑声)
巴菲特:确实,自由资本主义制度为社会带来了繁荣,但它也造成了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日益严重。有的人,他们管理大量资产,根本没有带来额外收益,没有做出任何贡献,却能赚取大量管理费。政府应该保留资本主义好的方面,但是不能对那些只会说葡萄牙语、失去工作的人视而不见。
否则,矛盾将不可调和,我们无法实现长期发展。我们在社保制度方面有进步。与我出生时那个年代相比,现在的情况强多了。
芒格:总的来说,在处理这对矛盾方面,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和建立社会保障制度,美国做的还是不错的。回首过去,我们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巴菲特:确实。200 多年前,美国人口不到全世界的 0.5%。如今,美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占全世界的 25%。这也堪称一个奇迹了。不是因为我们美国人多聪明,主要还是我们的制度有独到之处。我们打了一场内战、女性长期处于不平等地位,这都没影响我们的发展。其实,我们有进步,我们一直在进步。人们总是容易看到不好的一面。
芒格:人们还有一个弊病:想要获得进步,却不愿为之付出努力。总想不劳而获,最终害人害己。
56.“伯克希尔将遵守会计准则,但我们也会向股东如实地讲解我们的所思所想。”
巴菲特:刚才这个问题太难了。贝琪,问我们一个简单点的。(掌声)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 Do­ug De­S­h­i­el。“按照变化之后的会计准则,伯克希尔需要将股票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化计入利润表。巴菲特先生多次向股东表示,短期的股价变化无法体现投资的长期价值。
但是,在讲到银行时,巴菲特先生认为,银行将债券计入“持有至到期投资”,不将其投资组合的公允变化体现在利润表中,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请巴菲特先生解释一下,为什么“按市值计价”应该用在银行身上,用在伯克希尔身上却不合适?”
巴菲特:无论是银行,还是伯克希尔,我都认为应该把投资组合的价值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上,而不是利润表上。对于会计准则制定者来说,具体如何处理是个难题。利润表和资产负债表有勾稽关系。从资产负债表中可以看出很多信息,例如,能否兑现储户的存款。
伯克希尔把投资组合的价值变化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中。我们认为,把投资组合的价值变化记录到利润表中不合理,不如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中。长期以来,在利润表中,我们一直将投资组合的价值变化记录在“其它综合收入”(Ot­h­er co­m­p­r­e­h­e­n­s­i­ve in­c­o­me)”项。
我非常理解会计准则制定者的难处。将投资组合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中,无法充分体现投资组合的增值,例如,我们收购的喜诗糖果,其价值远高于账面价值。将投资组合的变化完全反映在利润表中,那么利润表变化太大,就失去参考意义了。
举个例子,今天股市休市。我没记错的话,上周五,苹果的股票涨了 7、8 美元左右。在我们的利润表中体现出来的话,那我们就是赚了 70 多亿美元。那只是代表那一个时刻的股价而已,并不能真正体现我们的盈利能力。
就银行而言,银行把储户的钱用于发放贷款,主要是住房抵押贷款。住房抵押贷款这个产品,对银行不利,对消费者有利。如今的住房抵押贷款,普遍而言,和过去完全不同。一定要注意,银行发放出去的贷款产品,是否出现明显的减值,储户是否可能集中要求兑现。
就伯克希尔而言,如果说不好哪一天,我们就要把所有的钱还回去,我们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么从容。总之,我认为我建议的会计记录方式比较合理。后来,会计准则发生了变化。我们将遵守变化之后的会计准则。
但是,我将一如既往地向股东们讲解,应当如何分析伯克希尔,就像讲给我自己的妹妹一样。在我看来,任何一家上市公司,它的管理层都有义务开诚布公地向股东讲解公司的经营情况。实际则不然,很多上市公司,只把一堆毫无意义的数字扔给股东。
我们很早就开始批评“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然而,很多公司仍然大讲特讲这个数字。一如既往,我还是怎么给我妹妹讲,就怎么给股东讲。伯克希尔将遵守会计准则,但我们也会向股东如实地讲解我们的所思所想。(掌声)
我们想把伯克希尔公司的情况,清清楚楚地向股东讲明白。不是说我们的股东需要了解每一个细节,不是说他们有必要仔细阅读每一份季报。我们为什么有很多五六十年的老股东?因为我们就是把他们当成自己的邻居一样,把伯克希尔的情况如实地讲给他们。
芒格:我不知道监管机构为什么要修改这个会计准则。我觉得这个变化有毛病。但凡懂一点公司经营管理的人,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修改。会计准则制定者估计脑子突然短路了。
巴菲特:20 年前,我提出过一条建议:在执行审计之前,上市公司的审核委员会应当询问审计师四个问题。审计师按照这四个问题的要求去审计,股东能更深入地了解公司。审计师不愿回答这些问题,因为他们不想承担责任。客户也不愿问这些问题,因为管理层不想审计师审的太严。
芒格:很好理解,他们只求相安无事,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这条会计准则的修改,要求把有价证券的市值变化记录在每个季度的利润表中,我觉得不是审计师为了免责。
巴菲特:不是。
芒格:他们只是一时头脑发昏了。
巴菲特:嗯。
芒格:一群官僚,在庞大复杂的机构中领着丰厚的俸禄,顺着等级森严的体系升迁到高位,他们关在屋子里,研究新会计准则,能整出什么好东西来?
巴菲特:监管机构,请听好了啊,这是查理说的。(笑声)
其实,我完全同意。查理 99 岁了,他年纪比我大,他说错了话,也没人和他计较。(笑声)
其实,查理说的很重要。我们要像查理一样,具备看透事物本质的能力。
57. 芒格:“我已经看开了,不强求我的孙儿们和我想法一样。”
巴菲特:第 2 区,请提问。
股东:沃伦、查理,你们好。我叫 Vi­c­t­o­r­ia Wi­n­t­h­r­op,今年 22 岁,就读于慕尼黑“数字技术与管理中心”(Ce­n­t­er for Di­g­i­t­al Te­c­h­n­o­l­o­gy and Ma­n­a­g­e­m­e­nt)。
我和你们的孙子、孙女年龄相仿。我想请教一下,你们如何将自己的智慧传给你们的孙子、孙女?你们如何教他们投资?在你们看来,投资更适合通过家族来做,还是更适合通过个人来做?谢谢。
巴菲特:查理的孙子、孙女比我多,这个问题,请查理回答。
芒格:我的孙子、孙女是多一些。其实,我已经看开了,不强求我的孙儿们和我想法一样。
有些东西是自然规律,不是人力能改变的。我的一言一行,我的孙儿们都看在眼里,他们想学我,可以学我。不想学我,他们可以走自己的路。
其实,他们不和我学,走别的路,我心里还是不舒服的。(笑声)
有时候,他们带回来的男朋友、女朋友,我真不喜欢,但还得装作喜欢。(笑声)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年人。(笑声)
很多时候,我就把嘴闭严实了,不出声。我只能这样。
巴菲特:就我而言,我认为,在过去 30 年里,我的三个子女更成熟了,我自己也有进步。
芒格:你是有进步,好不容易才进步的。
巴菲特:确实,我承认。我进步了,证明我有成长空间。
芒格:我们都有成长空间。我年轻时,在美国钢铁 (US St­e­el) 工作了一年。那时候,美国钢铁的工厂很大,我在洛杉矶分公司的制造部工作。美国钢铁根本没有前途,三年之后,我所在的那家分公司已经成了一片荒地,完全废弃了。
我太年轻,太无知了,竟然没看出来美国钢铁即将倒闭。我年轻的时候,学校里,教我们的老师也没聪明到哪去。我年轻的时候,人们还根本没用科学的方法深入研究公司运行的基本规律。
巴菲特:我们不能再追述往事,自我反省了,已经 3:30 了。我们犯过的错太多了,再讲半个小时,不知道又抖搂出来什么了。(笑声)感谢各位光临。4:30,我们将召开股东会议。会场外的商品销售将继续 20 到 30 分钟。我们已经打破了多项记录,大家加把劲,再创新高,让明年更有挑战。再次感谢大家光临,明年再见!希望明年我们能再多回答几个问题。(掌声)
(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2022015479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7-2023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