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23 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第5部分

  • by

Hits: 3

1. 政府应当明确表示,银行存款一定会得到赔付。
巴菲特:请就坐。从我收到的报告来看,我们今年的现场销售数据再创新高。感谢各位股东的支持。我们该开始第 26 个问题了,请第 2 区提问。
股东:沃伦、查理,你们好。我是来自马来西亚的 Ja­m­es。最近,美国银行<xueqiu.com/S/BAC?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面临挑战。请问你们如何看待银行业的前景?在银行业,有哪些风险和机会?
巴菲特:我估计会有人问关于银行的问题,我早有准备。[这时,巴菲特把桌面上的两块展示牌翻了过来,其中一块写着“可供出售金融资产”(Av­a­i­l­a­b­le for sa­le),另一块写着“持有至到期投资”(He­ld to ma­t­u­r­i­ty)](笑声和掌声)
(译注:按照会计准则,银行的金融资产,记录为“持有至到期投资”时以成本入账,记录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则以市值入账。在低利率环境中,为了增加收益,增加利润,硅谷银行<xueqiu.com/S/SIVB?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购买了大量长期债券,并将其在资产负债表中按成本价记录为“持有至到期投资”。随着美联储加息,债券价格下跌,尤其是长期债券。截止 2022 年 12 月 31 日,硅谷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归类为“持有至到期投资”的金融资产为 913 亿美元,其公允价值却只有 762 亿美元,亏损 210 亿美元。听到硅谷银行亏损的风声,储户纷纷挤兑。为了兑现储户的存款,硅谷银行不得不卖出债券。这样一来,它的债券不能再记录为“持有至到期投资”,只能转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必须进行减值。)
此次银行危机与过去的银行危机没什么不同,恐惧的传染性很强。
从历史上出现的银行危机来看,有的恐惧是合理的,有的恐惧毫无来由。1931 年,因为一次银行挤兑事件,我的父亲失去了工作。当时,发生挤兑的是州立银行。阿拉莫<xueqiu.com/S/ALG?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国民银行 (Al­a­mo Na­t­i­o­n­al Ba­nk) 的行长说:“我们是全国性银行,全国性银行从来没有发生挤兑的时候。”
其实,挤兑不分地方性银行,还是全国性银行。在过去,人们看到别人在银行门口排队,不知道什么情况,自己也去排。有个小故事。1907 年,美国银行业出现大恐慌。那时候,西德尼·温伯格 (Si­d­n­ey We­i­n­b­e­rg) 还只是高盛的一个跑单员。他和老板说,想请一个星期的假。
老板说:“去吧,反正也没什么生意。”看到尼克波克信托公司 (Kn­i­c­k­e­r­b­o­c­k­er Tr­u­st) 门前排着队,西德尼闲着没事,也去排队。后来,西德尼排到了很靠前的位置,他把自己的位置卖给别人了。在尼克波克信托公司,西德尼没有存款,这并不耽误他排队卖位置赚钱。(笑声)
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在的银行体系比过去稳固多了。联邦存款保险公司 (FD­IC) 的成立,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一战之后,有一年,美国破产的银行多达 2000 家。在过去,挤兑事件时有发生。
如果人们担心存在银行的钱不安全,总想着把钱取出来,经济怎么可能发展的起来?成立联邦存款保险公司,解决了大问题。多年以来,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也经历了一些变化。
但是,大家应该知道,到现在 2023 年,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赔付记录良好,从来没少赔储户一分钱。储户的所有活期存款,经过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赔付,没有损失一分一厘。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看到有人这么不放心,那么不放心。
完全没有必要。在信息传达方面,我们做得太差了。政坛人士没有向公众准确传达信息,也许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故意不想让公众了解情况。各大机构,包括媒体在内,也没有向公众准确传达信息。
很多普通人如堕五里雾中,根本不知道真实情况。美国的债务上限也是一回事,其实,一定会解决的。
很多人担心 25 万美元的赔付上限。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美国政府、美国公众,怎么可能眼看着一家银行倒闭,储户的存款蒸发?已经有了硅谷银行<xueqiu.com/S/SIVB?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的先例,公众还是搞不清楚状况。
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是根据《1933 年银行法案》(The Ba­n­k­i­ng Act of 1933) 成立的,有法律保证的,它对银行业起到巨大的稳定作用。民众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美国民众没这么笨。在东京接受采访的时候,我公开打赌,我赌 100 万美元,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储户的活期存款会出现损失,不管他的存款有多少。目前,还没有人应战。
现实世界就是这样,一根火柴划着了,可能引发熊熊烈火,也可能被一口吹灭。谁知道将来会怎样。我们伯克希尔毫不担心,我们持有现金,持有国债。一季度末,我们持有大约 1280 亿美元的现金和国债。
我们希望,将来有一天,真的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我们能稳如磐石。我们应该尽力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我不是预测会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我只是说,将来有这个可能性。现在的银行业,监管存在漏洞,激励机制有很大的问题,很多人只顾满足自己的利益,可能造成严重的风险。
大家还记得,房利美<xueqiu.com/S/FNMA?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Fa­n­n­ie Mae) 和房地美<xueqiu.com/S/FMCC?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Fr­e­d­d­ie Mac) 这两大巨头吗?它们曾一度控制着美国房地产<xueqiu.com/S/CSI931775?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抵押贷款市场的 40%。当年,政府专门设置了一个机构,监管这两家公司。这家监管机构有 150 位员工,专门负责监督两房。
不知道那么多员工在做什么?只要我一个人,或者只要查理一个人,用不着别人帮忙,我们就能看出两房的漏洞。两房的激励机制存在很大的问题。2008 年 7 月份、8 月份,两房还在正常经营,表面上风平浪静,9 月初,就被政府接管了。
两房倒下,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其后,出现的第二层影响、第三层影响、第四层影响,出现的先后顺序是什么,严重程度如何,当时我们身在其中,无法做出预测。时移世易,如今,谁还以为存款有什么黏性可言,那可真是跟不上时代了。
储户要取钱,按一下按钮,钱就转走了,哪用得着像过去那样排队,等着柜员点钱?银行想拖延几天,根本不可能。当今社会,银行挤兑就是分分钟的事。银行监管不严,激励机制存在弊端,可能引发问题。
一旦出了问题,可能就是大问题。
2. 巴菲特:破产银行的 CEO 应当受到惩罚。
巴菲特:犯了错的高管,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以第一共和银行<xueqiu.com/S/FRC?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Fi­r­st Re­p­u­b­l­ic Ba­nk) 为例,从它的年报中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出,这家银行向客户提供巨额房地产<xueqiu.com/S/CSI931775?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抵押贷款,单笔贷款额度远远超出政府担保范围,贷款利率非常低,而且是固定利率,客户前十年只需要支付很低的利息,十年之后,固定利率才变成浮动利率。
这样的贷款条件很荒谬。吃亏的始终是银行,占便宜的是客户。本来,它提供的贷款利率已经很低了,利率下降的话,降到 1.5%、降到 1%,客户总是可以重新贷款,连续 10 年,享受超低的利率。正常的银行怎么可能提供这样的贷款,怎么可能明摆着吃亏?
第一共和银行<xueqiu.com/S/FRC?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就吃这个亏,就明摆着吃。人们对第一共和银行的行为视而不见,直到它破产,才恍然大悟。几家破产的银行,都有内部人在公司股票崩盘前提前抛售。他们真的问心无愧吗?还是心里有鬼,早做好了跑路的准备?
公司的董事会应该约束 CEO,CEO 犯错了,董事会应该向 CEO 问责。CEO 把银行搞垮了,CEO 和董事都应受到处罚。
公司的新股东不应受到处罚,他们是无辜的。从最近几次银行破产事件来看,该处理的人,一个没处理。人们看到的是什么?人们看到的是,一个银行的高管,他把银行搞垮了,好像和他一点关系没有似的,金钱、名望、社会地位,还和原来一样。
人们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银行高管的所作所为,关系到整个金融体系的安全。最近几次银行破产事件的处理,没有对银行高管起到一点警示作用。在这方面,我们做得不够。本来不是多难的事儿,只是我们做太不到位,没有传达出正确的信息。查理,你说两句吧。
芒格:我非常老派。在过去,银行不从事投资银行业务,我更喜欢那时候的银行。估计也就我这个老顽固这么想。
巴菲特:国家禁止银行从事投行业务,是因为国家认为,银行做投行业务,不符合公众利益。后来,银行非要从事投行业务。
芒格:我们的银行家,一心只想着发大财,这不是好事儿。(掌声)银行家应该像工程师一样,多考虑如何确保安全,不能总琢磨怎么发大财。
巴菲特:即使把安全放在第一位,银行家的收入也不会差到哪去。
芒格:是啊。现在很多人想进银行工作,都是冲着发大财去的,这不存在利益冲突吗?
巴菲特:1933 年颁布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 将商业银行业务和投资银行业务严格分离。此后,商业银行不断试图进入投资银行业务。通过 1929 年的经济危机,人们认识到了高额负债可能引发金融风险。1934 年颁布的《证券交易法》(Se­c­u­r­i­t­i­es Ex­c­h­a­n­ge Act) 规定,美联储负责设置股票交易保证金比例。
此后,为了防范风险,美联储多次调整交易保证金比例,控制金融市场中的债务规模。结果呢?银行想尽了办法绕过监管,搞出了各种衍生品。它们帮助客户融资,轻松把杠杆做到 1 倍。1929 年经济危机的经验教训,全被它们抛到九霄云外了。
芒格:让银行去搞衍生品交易,哪个脑子正常的人会允许银行这么做?
巴菲特:是啊,还不是因为搞衍生品能赚更多钱。
芒格:嗯,是为了钱。
巴菲特:是啊。
芒格:银行钻到了钱眼里,社会可就遭殃了。
巴菲特:1931 年、1932 年,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参议院的“银行与货币委员会”认识到,不能让银行毫无节制地追逐利润。1990 年代,鲍勃·鲁宾 (Bob Ru­b­in) 等政坛人士公开表示,我们已经进入现代社会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已经过时了。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样的现代社会好吗?银行不管再怎么发明创新,传统的价值观不能丢。
我们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按照当前的情况,有很多可能性。
储户的存款不会少。至于倒闭的银行,它们原来的股东,它们的债券投资者,它们的控股公司,都应该亏钱。
那些举债投资商业地产的人,现在还不上债了,他们应该出局。前几年,很多人高杠杆融资,投资商业地产,他们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对于引发风险,危害社会稳定的人,必须给他们惩罚。既然他们做了不应该做的事,就应该承受相应的后果。否则,何以以儆效尤?(掌声)
3. 从谨慎角度出发,伯克希尔卖出了银行股,只保留了美国银行<xueqiu.com/S/BAC?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巴菲特:贝琪,请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得克萨斯州休斯顿的 Da­v­is Ha­ns。他问道:“大型银行和地区性银行的商业模式有何不同?硅谷银行<xueqiu.com/S/SIVB?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事件之后,它们受到的影响是否有所不同?赔付所有存款的保证是否同时适用于大型银行和地区性银行?”
巴菲特:这么说吧,一家银行,只要它谨慎经营,也就是说,不跟风,不随波逐流,银行是非常好的生意。伯克希尔曾经有过一家银行子公司。
1969 年,伯克希尔投资 1900 万美元,收购了一家银行,伊利诺伊国民银行 (Il­l­i­n­o­is Na­t­i­o­n­al Ba­nk)。当时,我们投资在保险业务的资金是 1700 万美元。如果没有 1970 年颁布的《银行控股公司法》(Ba­n­k­i­ng Ho­l­d­i­ng Co­m­p­a­ny Act),我们可能就朝着银行这个方向发展了,而不是走上了保险这条路。
我们正准备大展拳脚,再收购几家银行。没想到,1970 年,《银行控股公司法》出台。按照新的法律规定,我们必须在十年之内,剥离我们的银行子公司。后来,我们依法行事,把伊利诺伊国民银行剥离了出去。
芒格:我插一句,我们的伊利诺伊国民银行,从来没有一笔坏账,从来没有多余的成本,从来没有冒不该冒的风险,从来没有为政府惹一点麻烦。
巴菲特:确实。
芒格:伊利诺伊国民银行以其稳健的风格,为所在社区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赢得了各界人士的尊重。对于信用良好的客户,伊利诺伊国民银行总是满足他们的贷款需求。
巴菲特:没错。我们本来打算再收购几家银行的。
芒格:新法律一颁布,这条路走不通了。
巴菲特:如果不是法律的约束,我们很可能会收购更多银行。如果我们朝银行这条路走下去,我们或许就不会像后来那样大力拓展保险业务。法律变了,我们剥离了银行,走上了保险这条路,做的也还可以。当年,我们更看好银行业。银行业的规模更大,收购目标更多。
在那个年代,“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Ne­g­o­t­i­a­b­le Ce­r­t­i­f­i­c­a­te of De­p­o­s­it) 等五花八门的创新产品还没有出现。那时候,一家银行完全可以做到稳健经营。如今,一家银行仍然可以做到稳健经营,并且实现很强的盈利能力,赚很多钱。我们本来很想收购更多银行,可是受法律约束,没办法朝那条路走下去。
我们伯克希尔确实卖出了银行股,我们从疫情爆发之后开始卖出,在过去半年里,我们继续卖出银行股。我们不知道,银行的股东未来会怎样,无论是大型银行的股东,还是地区性银行的股东。
我自己有一笔钱,存在了本地的一家银行,超出了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赔付限额。我毫不担心这笔钱的安全。至于持有银行股,那是另一回事了。银行股的未来如何,要看事态的发展。事态如何发展,要看当政者怎么做。
很多当政者不懂金融体系,不懂银行业。政府没有向公众传达正确的信息。美国公众对银行业充满疑虑。
这一切都会产生后果。没人能预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每一个新的变化都可能导致整个进程朝着不同方向发展。在数学中,圆周率 π 始终是以 3.14 开头的无限不循环小数,它永远不变。
银行业的存款黏性可不是一成不变的。2008 年,银行存款出逃。这一次,几家银行出现危机,银行存款再次出逃。投资银行的根本逻辑遭到了动摇。正因为如此,谨慎起见,我们卖出了银行股。伯克希尔保留了一只银行股,美国银行<xueqiu.com/S/BAC?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最初投资美国银行,是伯克希尔主动联系的美国银行。
我看好美国银行<xueqiu.com/S/BAC?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我看好美国银行的管理层。伯克希尔投资美国银行,是我主动向美国银行提出的,所以我们将继续持有美国银行。你要是问我,今后银行业将如何发展,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不知道。在过去几个月里,银行业发生了很多事,这些事的发生并不让我感到意外。
同时,我也更加肯定,美国公众不懂我们的银行体系,一些国会议员也不懂我们的银行体系。就像我对发射宇宙飞船一无所知一样,某些国会议员对银行体系一无所知。既然进了国会,当了国会议员,就得对国计民生中的大事小情表明自己的立场。也许有的国会议员只是为了明哲保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讲完了。查理,请补充。
芒格:在我这一生中,银行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早期的美国银行<xueqiu.com/S/BAC?from=status_stock_match&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致力于帮助追逐美国梦的移民,非常令人敬佩。信用卡刚发明的时候,让更多人有机会获得银行信贷,推动了文明的发展。
芒格:然而,随着银行玩出的花样越来越多,日益朝着投行业务倾斜,我对银行越来越反感。在一个公司中,大家都一心想着发大财,你争我夺,谁也不甘落后。这样的公司,我不信任。这样的环境,有毒。
巴菲特:我想起了一个小故事,可以给大家讲一下。在这个故事里,我不会提及真实姓名。故事的主角,有人可能以为是彼得·杰弗里 (Pe­t­er Je­f­f­r­ey),我事先声明,不是彼得。在伊利诺伊国民银行,老行长吉恩·阿贝格 (Ge­ne Ab­e­gg) 即将退休。
我们给他找了一个接班人。前面在讲接班人问题时,我谈到了这种情况,公司的生意非常好,但是需要一个接班人。我们找来的这个人,他毕业于奥马哈中心高中 (Om­a­ha Ce­n­t­r­al Hi­gh),和查理是同班同学。
芒格:嗯,和我一个班的。
巴菲特:是的。当时,查理不知道我选了这个人。我事先没和查理说这件事。
芒格:要是你当时问问我的话,我根本不可能同意招他。(笑声)
巴菲特:我不敢问你,你的标准太高,问你的话,根本招不到人。言归正传,这个人走马上任,他仪表堂堂,银行家的派头很足。我们的银行生意非常好,但是我们位于罗克福德市 (Ro­c­k­f­o­rd) 的总部大楼很寒酸。
我们需要的不是漂亮的总部大楼,而是一位优秀的银行家。这人刚来没几天,就要新建总部大楼。我们的银行盈利能力最强,但是从外表看,你看不出来我们的盈利能力最强。于是,我告诉他,你可以新建总部大楼,只是有个条件,与罗克福德市第二大银行的总部大楼相比,我们的新大楼的高度不能太高,必须要矮一截。
听完我的话,他一下子泄气了。他想要的是,在全市的最高建筑的最高层向下俯视。我却告诉他,总部大楼,水平方向上,想建多大都可以,垂直方向上,高度必须限制。从这件事上,我看清了这个人追求的是什么。后来,没多久,他就离开了。好了,关于银行,我已经说了很多了。咱们继续。
4. 我们不能无休止地发行货币。
巴菲特:请第 3 区提问。
股东: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你们好。
巴菲特:你好。
股东:我叫 Da­p­h­ne,今年 13 岁,这是我第六次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掌声)在过去几年,我很荣幸有机会向你们提问。
今年,我想再向你们请教一个问题。众所周知,目前,美国债务规模高达 31 万亿美元,占美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 125%。
在过去几年中,一方面,美联储表示,它将大力开动印钞机,偿还国债;另一方面,它又宣称,全力遏制通货膨胀。世界上的很多国家,包括中国、沙特、巴西,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它们开始抛售美国国债。
我的问题是,将来,美元还能保住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吗?伯克希尔如何做好准备?“去美元化”加速,我们美国民众能做些什么?(掌声)
巴菲特:我看应该让你上来回答提问。(笑声)美元是储备货币,它的地位,没有其它货币能取而代之。在我看来,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 (Jay Po­w­e­ll) 非常称职。
我们知道,杰伊·鲍威尔无法控制政府的财政政策。另外,疫情爆发之初,我们进入了非常时刻,情况很紧急。纸币超发持续多久,将导致局面失控,谁也不知道。
特别是美元,拥有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那就更不好说了。可以肯定的是,真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们再收手,那就晚了。我们应该慎之又慎。
大家知道,在二战中,美国用凯恩斯主义指导经济政策,并且通过价格管制、提高税收等政策严格控制通货膨胀,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而,1945 年 9 月,二战结束,1946 年1 月,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只有 1% 左右,到了 1946 年底,就飙升到 15%。具体的数字,时间太长了,我记的可能不太准。我的意思,大家应该能听明白,美国想超发货币很容易,但是做过头了,局面将难以收拾,就像把妖怪从瓶子里放出来,很难再把它装回去。
到时候,人们将对美元失去信任。美元地位稳固的时候,人们无论把钱存在银行,还是存在养老金账户里,都很放心,他们知道自己的钱不会出现明显的贬值。美元的地位动摇以后,人们将对美元失去信心。
到时候,整个经济都会受到影响,会发生剧烈的动荡。具体是怎样的影响,怎样的动荡,我无法预测,别人也无法预测。我只知道,那一定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在总统选举中,我为民主党的候选人投过票,也为共和党的候选人投过票。我没有指责任何一个党派的意思,我说的现象在两党中都存在。
当政者是政策的制定者。在政坛人士中,有些人是明白人,有些人是糊涂虫。让我去一家医药公司当董事,我也发蒙。谁都不是全才,谁都不是天才。怕就怕不懂装懂,胡乱决策。通货膨胀一旦起势,会越来越严重。在控制通胀预期方面,我们过去做得不好,现在做得也不好。
我在年报中讲了,如果发生严重通货膨胀,与大多数公司相比,伯克希尔的准备会更充分。无论我们的准备如何充分,也不可能完全不受通胀的影响。事情会怎样发展,没人能预料。
如今,政治角力、部落争斗渗透到了经济决策中。真希望美国的领导层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积极地行动起来。美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一个强大的国家。无论多富裕,多强大,也不能无节制地印钞举债。未来如何,我们拭目以待。查理,你怎么看?
芒格:靠印钞拉选票,搞过头了,容易出乱子。(掌声)
巴菲特:是的。
芒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美国兴起了印钞拉选票的风气。在我看来,一个地方很危险,有害无益,那必须离它远远的。日本和我们不一样,日本的文化凝聚力很强,日本的情况,让人感到出乎意料。
巴菲特:日元和美元不一样,日元不是全球储备货币。
芒格:确实。但是,日本央行强力买入日本国债和日本股票。日本央行持有的国债和股票规模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日本这个国家仍然在正常运转。30 年的经济停滞,没有把日本压垮,它一直在坚持着。我很敬佩日本。我们美国不能和日本学,美国和日本不一样。
巴菲特:日本的文化凝聚力很强,美国则不然。
芒格:没错。日本人有一股迎难而上、埋头苦干的劲头,我们美国人就会抱怨。
巴菲特:我仍然愿意出生在今时今日的美国。美国有很大的犯错空间,但我们不能一直犯错。
有些政坛人士很清醒,他们很清楚我们面临的问题。他们需要有挺身而出的勇气,需要顶住巨大的压力。保罗·沃尔克 (Pa­ul Vo­l­c­k­er) 担任美联储主席时,以霹雳手段遏制了通货膨胀。换了别人,未必能像保罗·沃尔克那么坚决,未必敢站出来。
以前,内布拉斯加州有一个政客,每次,别人问他一些比较难以回答的问题,例如,如何看待堕胎权,他总是直勾勾地盯着提问的人说:“我说的都是对的。”然后,转身就走。
目前,面对通货膨胀,很多美国政坛人士就是这个态度。他们就说自己对,根本不考虑什么后果。反正众议院有 435 位议员呢,错了大家一起错,哪位议员都不必担心自己会被拎出来问责。
大国争霸可能导致地球毁灭,美元贬值可能导致全球失去储备货币。至于各种虚拟货币,那些不入流的东西,根本不值得一提。
我们不能没完没了地印钞了。我们大规模发行货币,是从二战时开始呢,那时是迫不得已。二战后,我们遭遇了严重的通货膨胀。粗略估算,二战以来,通货膨胀已经增加了 10 倍多。
美元贬值到了这个程度,人们已经对持有美元不放心了,人们转为持有房产、持有股权。抵御通货膨胀,最有力的武器是你自己的盈利能力。
如果你是全市最优秀的医生、最优秀的律师、最优秀的老师,甚至用不着是最优秀的,只要你是排名前十的,你就能衣食无忧。经济会继续发展,你的才能会为你带来成功。囤积美元没有出路。社会的整体财富将继续增加,而你凭借自己对社会的持续贡献,能在社会中占有一席之地。最好的投资永远是投资自己。这就是我给你的答案。
芒格:当今社会,国家大量发行货币,年轻人纷纷涌向财富管理行业。
巴菲特:我们也是从年轻时做财富管理过来的。
芒格:是的,我们也是,我们没有给年轻人树立好的榜样。
我年轻时进入财富管理行业,那时候,我没想到,财富管理行业的规模会发展到今天这么大。年轻人涌入财富管理,我也有责任。
巴菲特:嗯,不必自责,你做的还是不错的。(笑声)
5. 巴菲特想把领航旅行中心公司一次全部买下来,但创始人家族不同意。
巴菲特:贝琪,请提问。
贝琪:这个问题来自俄亥俄州帕玛市 (Pa­r­ma, Oh­io) 的 Ga­ry Ga­m­b­i­n­o­w­ho。他说,他从 2004 年起成为伯克希尔的股东。
他的问题是:“今年,伯克希尔收购了领航旅行中心公司 (Pi­l­ot Tr­a­v­el Ce­n­t­e­rs) 41.4% 的股份,以此次收购价计算,该公司的估值为 190 亿美元。与英国石油 (BP) 收购美国旅行中心 (Tr­a­v­el Ce­n­t­e­rs of Am­e­r­i­ca) 的价格相比,伯克希尔的此次收购价格高出五倍。然而,领航旅行中心的市场占有率仅是美国旅行中心的三倍。
2022 年,销售燃油的利润率较高,领航旅行中心当年的利润也较高。以 2022 年的利润为基数,决定本次收购价格,是否值得商榷?
巴菲特:领航旅行中心这笔收购,按照协议,我们分三个阶段进行。在第三个阶段,创始人家族保留 20% 的股份,是否出售这 20% 的股份,由创始人家族决定。在第一阶段,我们收购了一部分股份,买入价格比较低。在第二阶段,柴油销售利润率很高,我们的买入价格比较高。
总的来说,我们对收购领航旅行中心 80% 股份付出的整体价格感到满意。当然了,如果我们在第一阶段就能收购 80% 的股份,我们会更适合。领航旅行中心公司其余 20% 的股份,由创始人家族持有。如此安排,更符合出售方的利益。
以前,我们也做过类似的安排。在收购内布拉斯加家具城 (Ne­b­r­a­s­ka Fu­r­n­i­t­u­re Ma­rt) 时,将近 40 年前,1983 年 8 月 30 日,我们收购了内布拉斯加家具城 80% 的股份。那笔收购也很成功。在交易中,把选择权交给对方,对方当然更占优势。
现在,我们已经拥有领航旅行中心 80% 的股份,我们看好这家公司的生意。提问中将美国旅行中心与领航旅行中心相提并论,是不合理的。美国旅行中心的规模很小,它的所有营业场所全是租的。领航旅行中心则不同,我们在州际公路两旁拥有数千个营业点,我们的自有商业地产面积约为 6 万平米。
州际公路不可能挪走,不可能移动,我们的商业地产非常有价值。关于英国石油那笔交易,我读了相关的资料。美国旅行中心能为英国石油的营收做出很大贡献,但那笔交易是否合适,还不好说。我看好领航旅行中心的管理层。我非常看好我们的新任首席执行官,亚当·莱特 (Ad­am Wr­i­g­ht)。我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亚当。他来自奥马哈。
他能当上首席执行官,不是因为他来自奥马哈。他毕业于奥马哈北方高中 (Om­a­ha No­r­th Hi­gh),我的妻子还有几个孙子孙女也是北方高中毕业的。高中毕业后,亚当进入内布拉斯加州大学 (Un­i­v­e­r­s­i­ty of Ne­b­r­a­s­ka)。上大学时,他体育很好,创造了 3,600 码的橄榄球冲球记录。
在大学期间,他同时做三份兼职。20 年前,亚当在美国中部能源公司 (Mi­d­A­m­e­r­i­ca) 实习。为了能帮助他完成学业,他的母亲也辛苦地工作。这是一个典型的寒门出贵子的故事。我们安排亚当·莱特管理领航旅行中心。创始人哈斯拉姆家族 (the Ha­s­l­a­ms) 把一份好生意交给了伯克希尔。
我为拥有领航旅行中心感到荣幸。我也希望最开始就能把领航旅行中心全部买下来,可是创始人家族不愿意。
芒格:人家不卖。
巴菲特:是啊。内布拉斯加家具城的创始人家族,人家也要保留 20% 的股份,我们只能买到 80%。不过,这样的安排也很好。不同的交易,有不同的安排。我们最喜欢的是我们出现金,把股份全买下来。
收购 TTI 公司就是现金收购全部股份。每笔收购的安排不一样。只要我们看好一家公司的生意,看好它的管理层,如何收购,我们可以具体情况具体安排。我们最喜欢的,还是出现金,买入全部股份,保留管理层。查理,你有补充的吗?
芒格:没有。
巴菲特:亚当·莱特的经历非常励志。他的母亲收入应该不高,亚当是从公立高中毕业的,北方高中,离我们的会场只有几公里。他走到今天,是自己拼出来的。
亚当的上一份工作是在太平洋燃气与电力公司 (Pa­c­i­f­ic Gas and El­e­c­t­r­ic Co­m­p­a­ny) 担任高管。我们把他召回来,让他管理领航旅行中心。去年,柴油价格攀升,领航旅行中心的销售额高达 800 亿美元。今年,柴油价格已经降了下来,逐步回归正常水平。
亚当现在应该 40 来岁。他是在格雷格·阿贝尔领导的美国中部能源公司中成长起来的。现在,他已经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公司高管。从伯克希尔,能走出亚当这样的人才,我们感到很欣慰。很多人有名校的光环加持,但我不以为然。亚当的能力,我们早已亲眼目睹,我们更相信亚当。
第六部分:网页链接<xueqiu.com/1173786903/251482442?xueqiu_status_id=251482407&xueqiu_status_from_source=utl&xueqiu_status_source=statusdetail&xueqiu_private_from_source=01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2022015479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7-2023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