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23/10/29 Acquired 访谈:查理·芒格

  • by

Views: 7

Ponge 2023 年 10 月 29 日,Acquired 播客发布了他们的访谈播客单集:《查理·芒格》。

Acquired:我们与传奇人物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坐在一起,这是他在世 99 年中接受的唯一一次专门的长篇播客访谈。多年来,我们在《Acquired》节目中进行过一些特别的对话,但这次真的是独一无二的。在他洛杉矶的家中共进晚餐时,查理与我们回顾了他自己的职业生涯,以及他与沃伦·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近 50 年的合作经历。他为今天的投资者分享了自己的经验教训并提出了建议,当然,他也再次分享了他对开市客(Costco)等最喜欢的投资的见解。我们很高兴有机会录制并与大家分享——请拿出你们的笔记本,收听本播客,享受查理·芒格的独特风趣和智慧。
音频文字稿(免责声明:可能无意中包含令人困惑、不准确和/或令人啼笑皆非的转录错误)

开场白 大卫·罗森塔尔(David Rosenthal,以下简称大卫):本,当我们在上一期播客(采访黄仁勋)的电子邮件中预告本集嘉宾时,观众的猜测真的太神奇了。

本·吉尔伯特(Ben Gilbert,以下简称本):有人猜是查理,有人猜是沃伦,还有人猜是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很多人猜对了。

大卫:嘿,泰勒,你知道我们的联系方式:acquiredfm@gmail.com。

本:如果你想获得更多宣传,我们随时欢迎。

大卫:让特拉维斯(Travis)联系我们吧。(译者注:特拉维斯是泰勒的男友,橄榄球运动员)

本:好的,我们开始吧。欢迎来到《Acquired》这一集,这是一档关于伟大科技公司及其背后故事和策略的播客。我是本·吉尔伯特(Ben Gilbert)。

大卫:我是大卫 · 罗森塔尔(David Rosenthal)。

本:我们是本节目的主持人。我们节目的好朋友安德鲁·马克斯(Andrew Marks,以下简称安德鲁)(译者注:应该是霍华德·马克斯的儿子,他们父子的对谈可以看这里.在查理·芒格位于洛杉矶的家中为我们组织了一次小型晚宴,查理·芒格和其他几位朋友也参加了晚宴。你可以在背景中听到安德鲁几次向查理提问。我们非常确定,这是查理上过的唯一一期播客。查理与他的合作伙伴沃伦·巴菲特一起成为有史以来投资业绩最突出的投资者之一。除此之外,他已经 99 高龄了,并将于明年 1 月 1 日迎来 100 岁生日。当然,我们与他的交谈之所以有趣,一方面是因为他可是查理·芒格,另一方面是因为能听到一个见证了过去 99 年人类历史的人的观点是非常有趣的。当然,我们与查理谈到了开市客,以及他在过去 50 年里对零售商进行投资的历史。我们还听到了他对其他一些问题的看法,比如建立一个伟大的合作关系所需要的要素、当今全球证券市场出现了什么问题、投资与赌博的概念以及当今世界上仍存在哪些投资机会等等。

大卫:本,这对你和我来说真是一次特别的人生经历。你和我一起做到这一点,而且我们有机会录制下来并与世界分享(当然这只是锦上添花),整个过程令人难以置信。

本:听众朋友们,当时我们知道要和芒格共进晚餐,但我们不确定能否录制,最终我们还是做到了。现在我们将这段对话和大家分享。欢迎加入 Slack 频道,在上面有关于每期节目和当天新闻的精彩讨论。如果您注册了 acquired 电子邮件,您将收到单集勘误通知和后续内容,以及下一集的提示,请登录网站上的 email 栏目查看。本期访谈只有一个赞助商。

大卫:特别的对话需要特别的赞助。长期收听《Acquired》的听众都知道,在《Acquired》的世界里,只有一家公司是真正合适的,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以查理和沃伦为蓝本,那就是Tiny[6]。

本:Tiny 是互联网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事实上,他们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超级粉丝,以至于他们创办了一家公司,制作了巴菲特和芒格的青铜半身像,稍后我们会再提到。

大卫:我们知道,伯克希尔最初是在马萨诸塞州开办的一家纺织厂,有将近 200 年的历史。将近 20 年前,Tiny 的创始人安德鲁·威尔金森(Andrew Wilkinson)和他的合作伙伴克里斯(Chris),将他们互联网版的伯克希尔——首屈一指的设计机构 MetaLab——带到了这个世界。MetaLab 曾为 Slack、Uber、Tinder、Headspace、Coinbase 等公司设计用户界面。他们问自己,如果查理和沃伦是我们,他们会怎么做?这让他们意识到,就像伯克希尔在实体世界中发现的那样,互联网上也有能够创造巨大现金流的奇妙利基业务。事实上,它们往往比过去的喜诗糖果和蓝筹印花还要好,因为它们不需要资本再投资,有软件行业具备的高毛利特征,并且可以比喜诗等更快地建立全球品牌(喜诗糖果在全球扩张花费了 50 多年)。

本:安德鲁和克里斯从 MetaLab 和他们的其它业务中获得了额外的现金流,并创建了 Tiny 公司,这是世界上第一家也是最好的一家为出色的互联网业务提供永久控股的公司,小伙子们做到了。

大卫:时至今日,由于 Tiny 的成功,这个机会已不再是秘密。很多人已经意识到这确实可行。但是,就像伯克希尔公司本身一样,没有其他人能像安德鲁和克里斯一样,在过去二十年里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心态、资金渠道,坦率地说,还建立了良好的声誉。我们与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和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都是 Tiny 的投资者。就像他们两人一样,Tiny 确实是他们细分市场的长期买家首选。任何人如果想为自己盈利的互联网业务寻找一个永久的归宿,或者需要一个资本伙伴作为联合创始人,或者帮忙承接 VC 退出资金,与 Tiny 合作将是非常幸运的。

本:例如,他们刚刚收购了电影爱好者的主要社交网络 Letterboxd,该网站是创始人 12 年的心血结晶,并将继续留在 Tiny。这真正反映了 Tiny 的整个理念——只与最好的互联网企业合作,致力于 30 天的简单尽职调查,不干涉企业,要么由你经营,要么引入新的长期导向管理。随便你。

大卫:感谢 Tiny。正如本所说,这是本集唯一的赞助商,就像伯克希尔公司一样,它将永远存在。Tiny 今年早些时候刚刚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他们现在关注 100 万美元到 2.5 亿美元不等的收购交易。如果你想联系他们,请发邮件到 hi@tiny.com,告诉他们是本和大卫让你来的。

本:哦,还有一件事。查理青铜半身像,它是你工作空间中的完美日常提醒,让你问问查理会怎么做?请登录 berkshirenerds.store 购买。他们还有很多沃伦·巴菲特的青铜半身像。好了,最后说一句,这不是投资建议。大卫和我可能在我们讨论的公司中有投资,本节目仅供参考和娱乐之用,敬请关注查理·芒格。

赌博和投资

本:查理,上周末我看了 NFL(国家橄榄球联盟)的比赛,似乎现在每个广告都是体育博彩广告。这对美国有好处吗?

查理:当然没有。美国的赛狗场、赛马场、赌场,对美国有好处吗?当然没有。它们只是很受欢迎而已。

大卫:不过,沃伦是从赛马场起家的,对吧?

查理:但沃伦从不赌博,他只是那些赌场的常客之一(译者注:据说[7],巴菲特小的时候去捡别人扔掉的马票,以及自己出版并贩售马报《精选稳赢》)。沃伦想要自己占据优势,而不是别人。对于沃伦来说,这很简单。他想成为赌马场,而不是赌马人。

本:听众们,下一个话题是散户股票交易。对许多美国人来说,股票交易和赌博也没差多少。

查理:这是散户做交易的方式。他们并不真正了解公司或类似的东西,他们只是赌价格的涨跌。如果由我来管理这个金融市场,我会对短期资本利得征税,而且不允许任何亏损抵扣。我会让这些人对这个生意丧失兴趣。

谈量化对冲基金
安德鲁:你对文艺复兴科技之类的量化对冲基金有什么看法?

查理:当然,文艺复兴科技的首要算法非常简单。他们筛选了过去所有的数据,然后发现了什么?按收盘价看,连续两天上涨或下跌,比下跌次日上涨或上涨次日下跌更常见。他们之前意识到这是由于比人类心理更深层的原因造成的,人类是天生的趋势追随者,而且一直愿意进行短期赌博。基金做的事情,只是给计算机编程,让它在第一个上涨日自动买入一件东西,并在第二天结束前卖出。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进行着。中央结算机构每天都会告诉他们,今天你赚了 8,500,000 美元,明天你赚了 9,400,000 美元。对冲基金最容易做的交易是抢先交易(front run)。当你知道指数基金必须买多少股票,也知道具体买哪些股票,你就可以提前买入。但其他人也都知道这一点。他们年复一年获得回报的方式是通过不断提高杠杆,不断获得更高的利润。他们从越来越多的交易量中赚取越来越少的利润,这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杠杆风险,而我不会采取这种方式。他们之所以能获得如此巨大的回报,就是因为拥有巨大的杠杆。如果你已经很有钱了,这么作死是有大病的。

谈投资开市客
本:我有幸在开市客与你熟悉的理查德·加兰蒂(Richard Galanti)(译者注:担任首席财务官)交谈了几个小时。

查理:他对开市客很了解。他一辈子都在那里。

本:太疯狂了。好像高管团队里的每个人都是这样。

大卫:他们这些高管都是这样,一辈子都在那里。

查理:是的,我知道。

本:我很好奇,当时你是怎么第一次接触到开市客或普莱斯俱乐部(Price Club)的?【补充资料 1[8]:Price Club 是一家美国仓储俱乐部连锁店。它于 1993 年与竞争对手 Costco Wholesale 合并。原来的 Price Club 仓库仍然开放,并以 Costco 401 的名称运营。 Sol Price 在被他创办的另一家零售连锁店 Fedmart 踢出后于 1975 年创立了 Price Club。他和几个朋友投资了 250 万美元。第一家 Price Club 于 1976 年 7 月 12 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开业,场地原址为霍华德·休斯 (Howard Hughes) 所拥有的一座制造大楼。俱乐部会员资格最初仅向企业客户开放,但后来向特定群体开放,例如: 当地企业、非营利组织或政府僱员。该公司向购物者收取 25 美元的会员年费,以便他们在简朴的仓库环境中以折扣价购买大量商品。 Price Club 的高销量使得 Sol Price 能够为员工提供比普通零售商更多的福利和更高的工资。该公司已在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与 Controladora Comercial Mexicana 成立的合资企业)扩展至 94 个分支机构。 1992 年,Price Club 的收入为 66 亿美元,利润为 1.341 亿美元。 Price Club 于 1993 年与竞争对手 Costco 合并,合并后的公司更名为 PriceCostco。 Price Club 和 Costco 最初继续作为独立的连锁店运营,允许任一连锁店的会员使用会员卡在两家商店购物。 1997 年,Price Costco 更名为 Costco Wholesale Corporation,所有剩余的 Price Club 都更名为 Costco。】【补充资料 2:肖俨衍 《Costco 模式鼻祖 Price Club 的故事》】

查理:罗德·希尔斯(Rod Hills)(译者注[9]:1962 年和芒格合伙开了 Munger, Tolles, Hills, and Rickershauser 律师交易所,1975-1977 年担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不知怎么认识了索尔·普莱斯(Sol Price)并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对我说,你必须去见普莱斯。我开车去了索尔的店铺,和他交谈。当然,索尔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索尔在 39 岁之前只是一名普通的律师,然后他成立了一家政府雇员折扣公司。大卫:这是发生在费德科公司(Fedco)火爆的那个时候吗?

查理:他后来已经不在 Fedco 了,他把 Fedco 卖给了德国人。

本:应该是 FedMart(译者注:Fedco 是另外一家公司,索尔看到了 Fedco 的成功创办了 FedMart), 后来卖给了雨果·曼(Hugo Mann)。

查理: 是的。

本:在普莱斯俱乐部与开市客合并之前,你就投资普莱斯俱乐部了吗?

查理:是的,我投资了。但我的股票都是从市场上买的,不是谁送我的。

本:你是怎么认识詹姆斯·辛尼格(Jim Sinegal)的(译者注:曾在普莱斯俱乐部工作,后模仿其模式创办了开市客)?

查理:当时辛尼格想邀请沃伦担任好市多的董事。他想找一个在财务方面有名望的人。

本:担任独立董事吗?

查理:是的,沃伦不愿意。他说,为什么不让查理来做呢?我不想花那么长时间坐飞机去参加董事会会议或其他类似的事情。然后我就去了,并认识了辛尼格。

本:伯克希尔有没有试图成为开市客的股东或收购开市客?

查理:当法国人离开(家乐福)时,他们曾试图让沃伦收购,但沃伦不愿意。沃伦不喜欢零售业。

大卫:他不喜欢零售业只是因为他不喜欢吗?还是还有其他的原因?

查理:实际上,在零售业,再璀璨的明星公司也会陨落。西尔斯·罗巴克百货公司(Sears Roebuck)倒闭了,这样的大型百货公司也不复存在了(译者注:西尔斯百货在 1980 年代之前都是美国最大的零售商,后被沃尔玛超越,2018 年破产)。在他看来,这太难了。【补充资料 3:肖俨衍《Sears:美国零售「鼻祖」的百年兴衰史》】

安德鲁:你们在多元零售公司(Diversified Retailing)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对吗?

查理:是的,我们在多元零售公司除了赚到了点钱以外毫无建树。我们赚到了钱,但也不是靠零售业赚到的。

本:哇,这样吗?在多元零售公司,大部分钱都不是靠零售业务赚的?你们通过什么赚了很多钱?

查理:事情很简单。我们在巴尔的摩买了一家小百货连锁店(译者注:就是霍希尔德·科恩公司(Hochschild-Kohn),多元零售公司就是成立用来收购霍希尔德·科恩公司的)。后来发现大错特错,因为竞争太激烈了。当收购协议上的墨水干了以后,我们意识到我们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所以我们决定卖掉它,宁愿让自己看起来很蠢,也不想破产。巴菲特将其卖给了[通用超市],才让我们摆脱困境。当时,我们已经用无担保债务等方式融到了一半的资金用于收购。最终,卖家拿到了这些额外的现金。而我们自己的股票开始被大量抛售……在经济衰退的时候,我们只是买、买、买、再买。所有的钱都投进了那些股票。当然,我们就这么坐着就翻了三倍。

本:后面这个说的是蓝筹印花?查理:是的,这是蓝筹印花早期成功的一部分。

本:哇。你刚才提到沃伦不喜欢零售商。查理:蓝筹印花公司还做了一件你们俩都不知道的事。我们用 2000 万美元买下了一家小小的储贷公司。当我们卖掉那家公司的时候,我们已经从 2000 万美元的投资中拿到了 20 多亿美元的有价证券,这些有价证券进入了内布拉斯加州的保险公司(译者注:猜测可能是指国民赔偿保险),成为了他们基石资本的一部分。我们度过了美好的早年时光,而这正是每个人都需要的,美好的早年时光。

本:哇。大卫:在我们播客《开市客》那一集中,我们是从一个笑话开始的。大概 10 年前的一次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沃伦讲了一个笑话,说如果你在一架被劫持的飞机上,劫机者给你最后一个提要求的机会,你会说想发表关于美德的演讲。

查理:沃伦厌倦了我的念叨。

大卫:是的,沃伦说他自己的愿望是(在芒格演讲前)先毙了他。但我们希望你能展开讲讲开市客的优点。

查理:沃伦总是笑话我,在美德的问题上絮絮叨叨。在人的一生中,你知道自己是对的,知道自己有一个真正能发挥奇效的方法的时候并不多。一生中也许有五六次这样的机会。人们往往在早年会有两三次成功的经验,然后会觉得这很容易,然后就破产了。事实上,这种机会是很难把握的,也很罕见。

本:是开市客的什么让你意识到这是一生中为数不多的机会之一?

查理:他们确实比美国其他任何商场都卖得便宜,而且他们的店面很大,坪效很高。停车位宽 3 米,而不是通常的 2.5 米或 2.7 米。他们做得很好,有很多停车位。他们将不进行大量采购的顾客留在了他们的商店外面,他们给来店里消费的人以积分奖励的方式提供特别优惠。

本:高级会员资格?

查理:是的,这一切都奏效了。

本:当我们过去研究轻资产商业模式的时候,我们发现价格和……

查理:他们不需要在库存上垫款。他们收到会员费后才让供应商备货,只有在预定销售后才给供应商付款。

本:他们(COSTCO)在全世界有 900 个仓库,里面装满了高品质的商品,而这些商品都不在他们的账上。

查理:没错。

大卫:我们的理解是,普莱斯俱乐部在被并购之前就已经上市了,但他们只是挂牌而已。他们没有筹集任何资金,因为他们不需要任何资本。

查理:或许吧。索尔喜欢这样。他是个金融家,他喜欢收购,他喜欢这些杂七杂八的不动产。但这没道理!如果你有一个像开市客这么大的企业,你不会想把你的停车场搞得一团糟,让其他人长期堵塞你的停车场什么的。投资这些乱七八糟的不会有太多收益。

本:是的。

查理:答案是你不会想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本:你有没有见过另一个像开市客这样充分利用低 SKU 优势的企业?

查理:有很多。洛杉矶这里有一家小型连锁杂货店,盖尔森兄弟公司(Gelson Brothers[10])。他们想要高周转和低资本成本,他们从来没有松懈,努力赚钱。他们不想把自己的客户拱手让人。Gelson Brothers LOGO,来自官网

本:当你说起一生中投资的这几个伟大公司时,你说你会倾向于大胆地押注。对于大卫和我这样年轻的合伙人,想在我们的一生中找寻一些这样的投资机会,您有什么建议给我们吗?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项?

查理:你可能在买入五年后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很多竞争优势在公司的发展中不断起作用,也可能是你自己的理解在变得更深入。但是当你知道自己有优势时,当你知道自己是对的时候,你应该大胆下注。但是大多数商学院都不教这个,太不可思议了。大胆地押注在你最有把握的赌注上,这是毫无疑问的。

本:你是如何培养这种信念的?

查理:在实践中培养。同时,你要做大量的阅读、思考,并拜访很多人。

大卫:我很好奇,我们想问你,你和沃伦的合作已经有半个世纪了,我们的合作也有十年了。

查理:在我们经营的早期,有很多低垂的果实。你们现在没有任何容易识别的低垂果实。

本:你是指投资机会吗?

查理:是的,没错。(译者注:这两句芒格应该还是在回答上面的问题,即如何发现巨大的投资机会。)

大卫:那你和沃伦的关系呢?

查理:我们有些相似之处。我们都想保证家人的安全,为我们的投资者做好本职工作等等。我们有相似的人生态度。

大卫:这几十年来有什么变化吗?

查理:没有变化。沃伦仍然更关心伯克希尔股东的安全,比他关心任何其他事情都要多。如果我们在整个过程中使用了更多的杠杆,我们现在会有三倍的财富,而风险也不会多太多。但我们不想因为任何小概率事件导致我们的资产根基遭到破坏。

本:如果使用了更多的杠杆,你觉得有可能做得更好吗?

查理:我们会做得更好,当然。(译者注:我理解从这里开始,主持人和芒格聊岔了,芒格说的杠杆是经营杠杆,主持人说的是债务杠杆。)

本:有没有可能这是个伪命题?更高的杠杆可能会让你们因此失去特许经营权?

查理:不,我觉得杠杆更高不会出现问题。

大卫:沃伦也这么认为吗?

查理:有的时候,如果你聪明的话,杠杆是自己加上去的,你自然赚得更多。

大卫:我很好奇,在你使用杠杆时,在我们……查理:这种杠杆是自己加上的。如果你开一家新店,却不需要投入资本,这当然是杠杆。谁不想做没有库存的生意呢?

本:对,这个观点很好。你运营伊始就因为这些东西欠了一大堆人钱。

查理:而且这些东西的周转率非常快。

大卫:没错。不过,这种杠杆并不是债务杠杆。你对债务有什么看法呢?

查理:现在很多人都这么做。很多生产商都非常强势,他们迫使供应商携带所有库存。并不是只有我们这么做。

谈合伙关系
本:回到合伙关系这一点上,大卫和我作为合伙人一起做这个播客已经快 10 年了。播客与投资业务不同,但也是一种累进增长型业务。在与沃伦合作 50 年之后,您在人际交往方面有什么建议给我们吗?能够让我们保持持久的合伙关系。

查理:嗯,如果你们彼此欣赏,并享受在一起工作的乐趣,那会很有帮助。

大卫:我们确实如此。

查理:不错,但我不预先设定任何一种定式。很多长期合作的伙伴关系都是因为一个人擅长一件事,另一个人擅长另一件事。他们只是自然而然地分工。每个人都喜欢自己做的事情。在开市客的案例中,他们有杰夫·布罗特曼(Jeff Brotman)和詹姆斯·辛尼格,杰夫·布罗特曼非常聪明,但不是零售商背景。他们进行了分工,原本商定由布罗特曼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因为这是他一手创办的。但辛尼格决定,不,我必须担任首席执行官。那是一次非常不幸的董事会会议,一场激烈的内部斗争,然后布罗特曼靠边站了。

大卫:那是在你加入董事会之后吗?查理:不,是之前。大卫:你认为你和沃伦不住在同一个城市,是否有助于你们的合作关系持续这么久?

查理:嗯,这可能有帮助,但沃伦与公司总部所有人都有密切的关系。他们每个星期六在伯克希尔总部共进午餐。并不是说他在那里没有一群非常亲密的朋友。本:你觉得你们聚少离多的相处方式有助于这段合伙关系吗?

查理:我们年轻时其实经常在一起,因为我们没有太多事情可做。现在我们各自有更多事情要做,但这是人生不同阶段导致的。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本:是啊。

大卫:这很有趣。我反而觉得我们现在有很多事要做。查理:当然,当然。要把钱投好是非常困难的。我认为在风险投资中一次又一次地做到这一点几乎是不可能的。

谈风险投资行业
大卫:我们真的很想问问你对风险投资的看法。

查理:有些收购太火热了,投资者必须迅速做出决定。投资者们都只是在赌博。本:你认为风险投资在社会中的作用是否得到了应有的发挥?

查理:没有,我认为它在这方面做得很糟糕。

大卫:查理就这一点进行了一些我们不能公开的阐述,然后话题转向了比特币。

谈比特币
本:我听过你对比特币的很多评论。我很好奇你对这个特定角度有什么看法:比特币是一种在国家间转移资金的便捷方式,尤其是当这些国家的本币币值不稳时。拥有一种不与民族国家或挂钩的独立的价值贮藏手段难道不是好事吗?

查理:当然,有办法让整个世界都拥有某种特定货币是好事。但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英镑都是投资界的「国家货币」。然后,「国家货币」变成了美元,现在仍然是美元。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拥有大量的美元储备,也就是我们印制的钱。想想看,我们只需要印出这些纸片,就可以换来别人的产品和服务(译者注:原句直译为「想想人们给我们的钱,我们却总是打印出这些纸片」,但语义不通顺,根据上下文作了调整)。

本:在一些不那么幸运的国家,普通人无法获得美元,怎么办?

查理:哦,如果他们有钱的话,肯定有办法获得美元的。美元非常好换,在任何地方都能买到。

投资行业的职业道德
本:我很好奇,回到风险投资在社会中的作用这一点上,如果你能设计一个完美的系统来资助创新,你会怎么做?

查理:如果你本分地做这个工作,给予正确的人权力,培养他们,帮助他们,风险投资是一个非常正当合理的业务。只要你对这个行业的诀窍了如指掌,你就可以帮助他们经营业务。不过,不要过多干预,以至于他们讨厌你。总的来说,在接触了很多风险投资被投企业里面的人后,我可以说,普遍规律是,从事业务工作的人往往讨厌风险投资家。他们觉得风投并不是一个试图帮助公司的合作伙伴,而是只关注自身利益的机构。企业里面的人不喜欢风险投资机构。

本:怎么做才能不这样?

查理:在伯克希尔就不是这样。我们的员工知道,我们并不是要把他们扔给出价最高的人。即使有投资银行家出价 20 倍的市盈率想收购一些我们差劲的业务,我们也不会卖。如果是公司存在一些我们一直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会卖掉它。但如果是只是表现得不尽如人意,我们绝不会出售。这给了我们与被收购公司共进退的声誉,这对我们很有帮助。

本:你是否认为「买入并持有」不仅是一种心态,而且是一种示范,这是投资者与基金管理人共进退的关键所在?

查理:嗯,你知道的,这种做法很罕见。其他行业的人都有一种职业规范,律师们也有他们的职业规范。在变幻莫测的投资生涯中,每个人也应该有他们的职业规范,并在这种规范下收获正常所得。你不想通过诈骗你的投资者来赚钱,但很多风险投资公司就是这样做的。这个世界充斥着从高盛辞职的合伙人组建的私募基金,他们管理着十亿美元左右的资金。他们从前端收取 2% 的管理费,加上(后端业绩报酬),这使他们能够为自己赚取非常可观的收入,但捐赠基金(译者注:指客户)却没有得到良好的回报。

大卫:你认为这主要是基金费用结构方面的问题吗?

查理:对冲基金行业的本质就是这样,这就是它的运作机制(译者注:英文 wedges 疑似应该是 hedges)。当然了,除非你确实能够取得非常不寻常的成果,否则你真的不应该在业务中额外收费。不过,假装取得好成绩比实际取得好成绩要容易得多。这个行业吸引了错误的人。有投资资金的人会涌入这个行业寻找机会,但真正决定资金投向的却是投资银行家们,他们决定了这些资金要进入哪个热门的新领域,但他们并不是出色的投资者,也不擅长任何事情。事实上,投资银行家们才是从风险投资中赚到最多钱的人。

大卫:那你认为捐赠基金和大型资产管理机构应该怎么做?查理:嗯,他们开始有所行动了。捐赠基金会已经开始对那些收取 3-30 或类似费用的机构说出自己的要求。他们说,我们会按要求支付这一期 3-30 的费用。我们第二期的规模会翻倍,但多出来的那部分资金,我们不会再支付费用,我们希望这部分资金能够和对冲基金自有资金按出资比例共享盈亏。这相当于费用下降了 50%,这让对冲基金行业的乐趣一下子少了一大半。费用下降 50% 这种事,在全美都正在发生。基金管理人们很恼火,感觉被耍了。过去,资金委托人在管理人眼里都是傻子,现在不是了。

开市客的模仿者和竞争者
大卫:我认为现在投资的一个问题是,资本太多,竞争太激烈。之前我们提到了风险投资行业有这样的问题,但事实上其他投资行业也是如此。我们已经远离了烟蒂股时代。如今我们正处在与烟蒂股时代相反的另一个极端。现在还有机会吗?

查理:有人会发现一些好的投资机会,但越来越难了。我认为其中最容易的一个是聚焦特定用户,比如家得宝(Home Depot)。他们模仿开市客的模式,进军家居装修领域,这大概率是一个好主意。想想他们做这个赚了多少钱。(译者注:这里直译并不通顺,根据译者自己理解进行了翻译。)【补充资料 4:肖俨衍《Home Depot 发展史:开启家居 DIY 时代零售巨头》】

大卫:是的,伯尼·马库斯(Bernie Marcus)。

查理:是的。那是对开市客的直接模仿。本:你认为模仿开市客的机会还多吗?查理:类似开市客的还有一家。地板装饰(Floor & Decor)是目前的模仿者。它经营销售的是仿木塑胶地板。他们的经营模式是开市客式的,不过他们一直在店里增加各式各样的杂项品类。

本:不过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最终会要了你的命。

查理:嗯,如果全是地板就简单多了。

大卫:家得宝运作得很好,但我不知道这是否显而易见。开市客的吸引力,一部分来自于它的全品类,它无所不包。消费者会来到这里,他们可以开着大货车、大卡车专程来一趟。

查理:家得宝也是一样。他们复制了一切。

大卫:而且伯尼·马库斯在创立家得宝之前来拜访了索尔,这是出了名的。

查理:是的,他复制了所有的东西。

大卫:索尔很乐意与所有人分享他的操作手册。你对此有何感受?查理:索尔也是一个狂人。他控制欲很强,但也很聪明。像家得宝和开市客这样的机会并不多,非常不多。本:沃尔玛感受到开市客的竞争后,却没能成功反击。你觉得是为什么?

查理:他们被自己已有的想法束缚住了。这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问题。他们无法接受新的想法,因为旧的想法已经占据了空间。他们养成了以几乎不花钱的方式获得房地产的习惯,因为他们进入的城镇什么都不值钱。因此,他们的占用成本几乎为零。他们知道如何打造高效的大型商店。那是他们的成功秘诀。因此,让他们放弃广袤的郊区,还要为了好地段付费,这与他们的文化不符。开市客专门选择好的地理位置,因为那里住着富人。而沃尔玛每年都放任他们这么做,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大卫:你认识山姆·沃尔顿(Sam Walton)(译者注:沃尔玛创始人)吗?

查理:不认识,从没见过他。我认识他的一个儿子。他们很早就把公司分成了六个部分。

大卫:是的,沃尔顿企业(Walton Enterprise)。(译者注:沃尔顿企业是全球著名的家族办公室之一。)

查理:他们从未缴纳过很多赠与税。

谈汽车行业
本:随后话题转向汽车制造商和汽车行业的未来。

查理:想进入汽车行业狠狠赚上一笔有多难?天知道谁会赢呢?大量的因素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电动汽车的发展、巨额新增的资金缺口、不同销售方式的竞争……还没考虑这些强大的工会力量。所以,我基本上不关注汽车行业。

本:你是否认为,由于电动汽车的颠覆性创新,今天的电动汽车比 50 年前更具投资价值?

查理:可能最终真的有一两个很好的电动车企业,但肯定大部分的车企不行,这太难了。比亚迪是个奇迹。王传福每周工作 70 个小时,智商非常高。他能做到你做不到的事情。你能看着别人的汽车零件,然后想出该如何制造那该死的东西吗?你做不到这一点的(但是他可以)。

某人:查理,你投资了现代汽车HYUNDAI。

查理:是的,但他们也很聪明。某人:那个投资对你来说怎么样?

查理:我亏了钱,不算太多,因为我很固执,我一直熬到了它涨回接近我成本价的位置时我才卖出。

谈伯克希尔投资日本
安德鲁:关于伯克希尔在日本商社的投资有很多讨论。

查理:这是显而易见的投资机会。即使你像沃伦·巴菲特一样聪明,在一个世纪内可能也只会碰上两到三次这样显而易见的投资机会。日本的利率在 10 年里每年只有 0.5%,这些商社都是根深蒂固的老公司。他们拥有廉价的铜矿和橡胶种植园。你可以借十年期的钱。大概一年后,你就可以买股票,而且可能有 5% 的股息。无需再投资,无需思考,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获得巨大的现金流。你多长时间能碰上这样的事呢?一个世纪能有一两次就不错了。但只有我们能做到,别人做不到。0.5% 的利率看起来很诱人,但你拿不到。不过,伯克希尔公司凭借其信贷能力可以获得,而唯一的方法就是非常耐心地一点一点借出来。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拿到 100 亿美元的贷款去投资。这种投资就像上帝打开了一个箱子,直接把钱倒了进去。这钱来得太容易了。

本:有趣的是,这很矛盾。你需要伯克希尔的信用。但以伯克希尔的规模,想要带来实质性的收益率提升,也是很有难度的。

查理:没错,但为什么赚钱不难呢?为什么应该很容易呢?

谈时尚品牌和奢侈品投资
大卫:日本商社的主题提醒了我。我们最近研究了另一家公司,耐克。这家公司让我很惊讶。你研究过它吗?

查理:那是一家非常与众不同的公司,是一家时尚品牌(style company)。当然,我研究过它,但我不喜欢时尚品牌。

本:太流行了?

查理:我想,如果你以足够便宜的价格给我爱马仕(Hermes),我会买的。但除此之外,我不会买任何时尚品牌公司。

本:这是个不错的选择。

安德鲁:就时尚品牌而言,他们报道的另一个品牌是路威酩轩集团(LVMH)。阿尔诺(Arnault)的成就令人惊叹。你怎么看这家公司?

查理:即使你像他们一样出色,你也得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追赶他们。如果一辈子的时间追不上,可能要花三到四辈子的时间才行。你可以再创造一个类似的品牌,但并不容易。

大卫:爱马仕现在好像已经传到第八代了,家族的第八代传人在经营着。

查理:这并不容易。他们每天都要开会,制定政策,一个一个地选店址。这就是工作。

本:这绝对是工作。你认为这些如你所说的时尚品牌公司,世界上最好的公司,爱马仕或 LVMH 的持久价值是什么?是什么让它们经久不衰?

查理:它们拥有一个人们非常信赖的品牌。他们花了一个世纪才做到这一点。

品牌和定价权的关系
本:我们的话题转到不同品牌的比较上,比如科克兰(Kirkland Signature)(译者注:开市客自有品牌)和爱马仕。

查理:科克兰和汰渍(Tide)是一种类型的品牌,爱马仕则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品牌。

本:是啊,法拉利(Ferrari)可不生产洗衣液。

查理:是的。

大卫: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研究这些品牌。你们如何看待品牌的价值?

查理:我们很难不喜欢品牌公司,因为我们非常幸运,第一次收购就以 2000 万美元买下了喜诗糖果。我们很快就发现,我们可以每年提价 10%,而且没人在乎。我们并没有让销量之类的上升,但利润就这样上升了。这 40 多年来,我们每年提价 10%。这是一家非常令人满意的公司。它不需要任何新资本投入,这就是它的好处:只需要很少的外部资金。我们买下它的时候,它有两个大厨房和一堆租赁店面,现在它还是有两个大厨房和一堆租赁店面。查理·西(Charlie See)是个花花公子,他的哥哥运营着公司并完全主宰了公司(译者注:据了解[11],喜诗糖果应该是他们的爸爸查尔斯·西二世创建的,这里的查理·西,应该指的是查尔斯·西二世的小儿子,查尔斯·博森·西(Charles Burson See)。查尔斯二世 1949 年去世后,喜诗糖果交由大儿子劳伦斯·亚历山大·西(Laurance Alexander See)管理,劳伦斯 1969 年去世,这位查理·西当了总裁)。他哥哥死后,查理作为他哥哥的遗产继承人,需要一大笔钱来交遗产税。他没有钱,但八个月后就要交税了。他们真的很想卖了它,这样他们就可以支付遗产税拿到遗产。我们买的时候,喜诗糖果税前利润只有 400 万美元。

本:这么说,这个购买机会的出现只是因为这个家庭需要流动资金来支付遗产税?

查理:是的,没错。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是因为查理·西在夏威夷的游轮上,和一个朋友说起这个事。这个朋友恰好是蓝筹印花投资委员会的成员,同时在蓝筹印花公司工作,于是蓝筹印花就收购了喜诗糖果。简而言之,我们就是这么发现的。我们甚至给了那家伙一笔居间费,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付过居间费。

安德鲁:这笔钱付得值!

查理:确实。不过即便如此,你也不想被人称为「永远会给中间人钱」的那个人吧,那样的话,全世界的人会整天找你麻烦。

安德鲁:那么,有些品类,比如喜诗糖果或爱马仕,品牌会具备定价权….

查理:我觉得你能买到这种公司的几率很低,我甚至都不会去找。我只看我可能找到的东西。你不会有机会买到这种公司的。

本:知道没有结果就没有好奇心了。

安德鲁:在其他类别中也有非常知名的品牌,比如包装食品或其他类别,你怎么看呢?

查理:有很多专业投资者只买品牌商品公司。他们通常从雀巢、[…] 开始。他们的业绩比平均水平高出两三个百分点,但这并不是大丰收。

大卫:之后,我们的话题转向了卡夫亨氏,为什么亨氏能够拥有定价权,而卡夫却没有?

查理:这非常有趣。在炸薯条上抹上番茄酱的口感太棒了,人们不愿意换品牌(译者注:根据意思翻译,英文貌似有误)。人们想要亨氏番茄酱!所以,你可以大幅提高亨氏的价格。但卡夫奶酪则不然,如果你试图提高卡夫奶酪的价格,每个人都会离你而去,包括最终的顾客,家庭主妇。她们并不太在乎奶酪是不是卡夫的。

本:你认为这是为什么?

查理:和酱汁的味道有关。其他地方也有这种情况。在韩国,一个中国人控制了所有的酱料。每一种主要酱料,他至少控制了 95%。(译者注:个人猜测,说的是是宗家府。)

本:那是因为调味汁的味道很特别,没有人能模仿这种商业秘密?

查理:是的。本:这是有定价权的原因?

查理:人们习惯了,而且喜欢。

某人: 可口可乐也是这样吗?查理:是的,当然。

如果回到过去
本:查理,我很好奇。在你 99 岁的时候,你认为有什么事情是现在你觉得正确,但 70 岁的查理是不会同意的?

查理:我 70 岁时就知道投资很难。但现在想来,这实在太难了,我真切地懂了投资有多难。那些靠着 2-20、3-30 或者类似收费机制的投资人总是说,投资很容易。慢慢地,他们开始相信自己的鬼话。事实上,投资并不是很容易,它非常难。

大卫:如果你今天又回到三四十岁,你会再次选择进入投资行业吗?

查理:嗯,可能会吧,因为这符合我的天性。不过我并不喜欢 3-30 的生意。一旦我自己有了足够的钱,我宁愿用自己的钱来做投资。这比被迫卖出、被迫与投资银行家打交道、被迫与投资顾问打交道、被迫与风险投资打交道要好得多。让他们见鬼去吧。谁想要那种生活?你不需要其他人。变得富有的意义就在于你可以不再和那些人打交道,不需要和那些人相处。

某人: 查理,如果今天你和沃伦一起创业,而你们都是 30 岁,你认为你们能创造出接近今天伯克希尔的成就吗?

查理:答案是不能。包括我们在内,每个拥有非常好的成绩的人,几乎都要同时具备三个要素:他们非常聪明,他们非常努力,他们非常幸运。这三者缺一不可,才能让他们登上超级成功人士的榜单。如何才能拥有 [……] 好运气呢?答案是,你可以尽早开始,长期努力,也许会有一两个成功的投资案例。

安德鲁:如果你今天重新开始,你认为保险还会是你的根基业务吗?

查理:这取决于你的性格!保险对于某种性格的人来说是最理想的。要在保险行业致富,需要非常有耐心。要等很久才能有所收获,也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挤掉其他人。保险行业赚钱非常困难。

本:我听你说过,只要你足够富有,能够自我保险,你就应该这样做。

查理:自给自足几乎是所有事情的 [答案]。想想世界上那些喝多了向保险公司索赔的乞丐吧,他们可能会纵火或做其他事情。你为什么要为他们的愚蠢买单?

本:更不用说经营费用了。当然,保险公司还得支付所有员工的工资。

查理:是啊,太疯狂了。本:你现在还投了什么保险吗?

查理:火灾保险我都没有投。

本:汽车保险你有投吗?

查理:投了,车险是强制买的。

本:我以为查理你可以……查理:不,我也得买,而且我也买了。

谈投资苹果
安德鲁:因为现在很多投资人都非常关注科技领域,我很好奇你不是技术出身,对于一些问题的看法。你怎么看苹果的投资?是什么让你们有信心买那么多?

查理:大家都意识到,每个人都需要在美国 12 家比别人做得好的大公司中拥有相当大的仓位。你至少需要其中的两三家。如果你有这样的打算,苹果公司就顺理成章地进入你选择公司的候选名单。想出一个可能还不错的主意并不难。

本:制定名单听起来并不难。事实上,FAANG(Facebook、Amazon、Apple、Netflix、Google)、MAAMA(Meta、Apple、Amazon、Microsoft、Alphabet)这些缩写词都有,但选择一家,投入数百亿美元创造数千亿美元的价值……这对我来说听起来很难!你们是如何选出苹果公司的?

查理:我们擅长别的。

大卫:是估值吗?查理:是的,太便宜了。沃伦买入时,市盈率约为 10 倍。

本:我记得第一次买入是在 2015 年。就像沃伦在最新一封伯克希尔信中指出的,「我们令人满意的业绩来自于十几个真正好的决策」,这个概念非常吸引我。看看不良债务投资,看看风险投资,投资回报都呈现出经典的幂律分布。无论投资什么类型的资产,归根结底,就是要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有几个非常正确、信念坚定的决定。

查理:是的,这正是成功的关键。本:投资收益不是平滑的。没有任何资产类别可以让你反复赚到差强人意的利润。查理:那种对白痴来说也是唾手可得的投资机会……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了,但已经很少了。

本:在谈到苹果公司时,你提到了这个观点,有几家公司是非常重要的,每个人都应该配置。你认为这些大型科技公司会持续成为赢家(所有的养老金、伯克希尔公司、大学捐赠基金以及每个人的 401(k) 最终都会集中在这些公司上)吗?你认为这是自然的结果吗?我们的终局必定是这样吗?查理:是的,这是自然发生的。所以它发生了。本: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查理:人性和竞争,这就是原因。本:我们最终会集中到某一家公司上吗?

查理:最终,当风险投资家们变得愚蠢,这个行业变得疯狂,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可能是自然的结局。本:我们会不会有一家 20 万亿美元的公司,然后下一个最大的公司是?

查理: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会怎样。我想……我不知道我们会赚这么多。它们就这样发生了。

谈在中国的投资
某人: 你会继续在中国投资吗?你对此持什么立场?

查理:我对中国的立场是:(1)中国经济在未来 20 年的前景比其他任何大经济体都要好。这是第一点。(2)中国的龙头企业比其他任何地方的龙头企业都更强更优秀,而且价格更便宜。因此,我自然愿意在芒格家族的投资组合中买入一些中国公司。中国公司占比有多大?这不是一个科学问题,我觉得不管是 18%还是多少,我都可以。不管芒格家族的投资结果如何,我都无所谓。

本:其他经济体的投资你有考虑吗?你现在会持有台积电吗?

查理:我不喜欢台积电,我喜欢像苹果这样有自己真正的消费者品牌的公司。

值得研究的两类公司
安德鲁:我很好奇,还有哪些大公司没有被提及?你是否认为人们应该好好研究开市客的优点?查理:我只研究两种公司。我是本·格雷厄姆(Ben Graham)的忠实追随者……所以,如果有什么东西真的很便宜,即使它是一家差劲的公司,我也愿意考虑买它。不管怎么说,买上一段时间。我偶尔会这么做。我有一两次做得很成功,但不像霍华德·马克斯,我这辈子只有一两次赚了很多钱,仅此而已。我没有在这个策略上屡试不爽,百发百中。这一点也不容易。有一百次轻松赚钱的机会几乎是不存在的。

大卫:一类是烟蒂股。另一类公司是什么?安德鲁:人们应该学习其优点的公司?

查理:当然是优秀的品牌公司。不过,需要有合适的价格……这类公司的全部诀窍就是在极少数非常便宜的时候买到它们。以开市客目前的价格购买……可能也还可以,但这……但这也越来越难了。

安德鲁:抛开股票的前景不谈,你如何看待开市客未来 10 年的发展?

查理:我认为它会做得很好。

投资机会变少怎么办
本:查理,在这方面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如果给年轻人提建议,你最想提什么建议?

查理:我不会给所有年轻人建议。我只给一些年轻人提建议,并且在合适的时机。我现在俨然已经成为年轻人眼中的大师了,我不想加深这种印象。外面的世界越来越难。到处都是胡言乱语和疯狂。当然会很难。

本:有吸引力的机会都去哪儿了?听起来好像全世界所有的东西都定价过高。你觉得是这样吗?

查理:非常接近了。是的,当然有可能。不仅有可能,而且很可能真的发生了。本:如果我们拥有这么多资本,却只有这么少的机会,这个世界是如何变得如此富有的?

查理:这是自然界的本性。看,生物学产生了像我们这样非常先进的生物,想想看,我能够对所有这些对象进行有意识的交流。但它是通过残酷竞争相互淘汰几十万年来实现的。换句话说,自然界用来创造聪明人类的系统对于那些失败者来说有点不愉快。

本:那么可以这么说吗?在过去的 100 年里,我们把所有的价值都从劳动力身上转移到了资本身上,现在资本都在争相进入一个非常小的机会市场?

查理:如果你追溯很久以前,机会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只是在过去一段时间内机会大一些。

本:如果它继续变得更难,自然的结局就是……

查理:不愉快的崩盘或其他什么。天知道在我们的现代民主制度下,不愉快的崩盘之后会发生什么。像欧洲这样的国家,功能已经相当失调了。本:有人说,世界上好的想法已经不够匹配寻找好想法的资本了,这种看法是否过于悲观?

查理:投资绝非易事。大家都明白,以前不容易,现在更难,只有难和更难的选项。好的投资需要时间。另外,要注意处理与你打交道的人的关系。当你完成所有工作时,你想要的是好名声,而不是坏名声。

安德鲁:我认为你不是说没有任何机会。我想你只是说期望值要低,机会要少。

查理:它的美妙之处在于:你只需致富一次。你不必一座山爬四次。你只需要爬一次。

安德鲁:这是你「硬币要看两面」的哲学。当机会没来时,你必须耐心等待大好机会。但当机会来临时,你也要认清它,然后扑上去。

大卫:聊到这里,我们关掉了麦克风去吃晚饭,晚上再录一点关于开市客的内容,以及查理的一些生活建议。

晚饭后继续讨论开市客
本:我一直想问你的一个问题是:开市客的 SKU 数量少、库存周转率高……所有这些特质都非常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查理:尽管如此,这些特质相当显而易见。

本:但既然这么显而易见,为什么没有人能做到呢?查理:这需要很好的执行力。你必须真正下定决心去做,然后狂热地去做,每天、每周、每年,持续 40 年。这并不容易。

本:所以你认为成功是商业模式和企业文化的神奇结合?

查理:是的,企业文化加商业模式。是的,绝对是这样。还有 40 年来非常可靠、努力、坚定的执行力。

大卫:我记得他们谈到番茄酱的故事,说你可以把番茄酱的价格提高 3%,没有人会注意到,但如果在 Costco 你这样做,就会毁掉一切,对吗?

查理:我想说,开市客的核心准则是:不要抬高市场价格。把价格压低,然后永远保持下去。

大卫:这让我们想到了开市客的热狗。克雷格(Craig)接任首席执行官后,确实试图提高热狗的价格,这是真的吗?(译者注:克雷格·耶利内克(Craig Jelinek)于 1984 年开始在开市客工作,2012 年起担任首席执行官,并在 2023 年年底卸任。)

查理:我不知道。我没有谈过这个话题。大卫:詹姆斯阻止了他这样做。

查理:我相信詹姆斯绝对不会同意的。

大卫:董事会没有讨论过热狗的问题?查理:没有。克雷格和詹姆斯不会认为讨论热狗价格是董事会的事。

本:开市客让我着迷的一点是,他们似乎每年只能增长 10%,因为约束他们的并不是资金。即使他们可以免费获得资金,再多的钱也不能……查理:我来告诉你什么才是制约因素:一年很难开太多店。新店、新经理、新事物、新政治。这很难,而且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传授和落实。他们不想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不能很好处理的事情。

大卫:关于开店,你刚才提到了中国。开市客获得在中国的经营许可是 20 年前吗?

查理:那时候他们尝试在中国开第一家店。当时,有人想要 3 万美元的贿赂。这是中国文化,开市客就是不给钱。这给詹姆斯·辛格尔留下了很坏的印象。此后的 30 年里,他都没再提过进入中国的事。

大卫:那么是什么改变了?为什么最终还是进入了中国?

查理:最后,董事会开始发出足够的声音。大卫:你开始鼓动了?查理:是的。本:除了芒格,董事会里还有谁会对中国市场感到兴奋呢?查理:是啊,可说呢。大卫:那太好了。

本:我发现开市客有一点很吸引人,那就是尽管他们的价格尽可能低,但他们的受众却偏向于富人。这是他们逐渐发现的一个意外,还是他们早就知道?

查理:不,这是索尔·普莱斯发现的。他们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本:从普莱斯俱乐部时代就开始了?

查理:是的。他总是想让富人省钱。

大卫:他们不仅仅是最富有的顾客,而且是聪明的富有顾客。查理:他们很挑剔。大卫:是的,他们是挑剔的富裕客户。

规则和例外
本:我们来聊聊关于开市客之外的一些话题。你在今年的《每日期刊(Daily Journal)》年会上提到,年轻人知道规则,而老年人知道例外。

查理:是的,这是彼得的一句老话。

本:彼得是彼得·考夫曼(Peter Kaufman)吗?(译者注:《穷查理宝典》的编者。)

查理:是的。

本:你觉得生活中最有用的例外是什么?查理:就拿那些开市客热狗来说吧,这就是个例外。换做别人,早就把热狗涨价了。他们就是不这么做。你知道热狗多受欢迎。你带着你的孩子去,(热狗是必选。)他们知道那里有值得涨价的东西,但他们就是维持现在的价格。

谈比亚迪
本: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我知道你是比亚迪公司的忠实粉丝,这家中国公司生产电池和电动汽车。

查理:我可能是他们比亚迪BYD的忠实粉丝,但当我在车道附近蹒跚而行时,我需要看管好我的帽子。他们让我紧张,公司显得太富有进取心了。

本:在公司里这样的情况危险吗?查理:这就是让我紧张的原因。当然危险。

本:你认为公司是否应该尝试以低于自身能力的速度发展,这样才能更持久?

查理:当然,这样做更安全,也更容易。但我认为,在开市客,他们也做了一些极端的事情,比如热狗。在一两件商品上激进一点是明智的。

本:这似乎是一个光谱,一边是开市客,发展速度一点也不快,也很难发展快。另外一边则是比亚迪,就像你说的,他们发展得非常快!我是说,你把……

查理:比亚迪今年将至少销售 250 万辆汽车。其中大部分都是电动汽车,这是前所未闻的。比如说,这比梅赛德斯多得多。

大卫:比特斯拉还多,对吧?

查理:是的,比任何人都多。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遇到了很多麻烦和损失。他们遇到了可怕的麻烦,甚至碰到了以往没有遇到过的问题……他们犯了很多错误。他们很幸运,能够站在电动汽车行业的最前沿。它比大多数人的加速度要高得多。电动车比大多数人需要的加速装置更强劲。年轻的男孩子们有了一辆真正动力十足的汽车。在很多方面,电动汽车的性能都要好得多,比如在 90 度转弯时。你可以直接开到平行停车位的对面,你只要移动车轮,它就会 90 度转弯然后开进去,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再比如,如果你的车爆胎了,你可以用另外三个轮子跑一百英里什么的。

安德鲁:因为没有那么多零件,所以经济性更好吗?查理:它们制造起来更简单。

本:你以前有过这样的投资吗?我想你在比亚迪投资了大约 2.7 亿美元,现在价值大约 80 亿美元。

查理:很少有人有这样的投资,这是一项风险投资。它碰巧是一家交易清淡的上市公司,我们把它作为风险投资型公司买了下来。但这只是风险资本型的投资,公司像是将油门踩到底,全力以赴。顺便说一句,我们都曾试图说服他们不要进入汽车行业。他们打算收购一家破产的汽车企业,然后进军汽车行业。我说,那是你们的坟墓,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根本没理我们,仍然继续行动。

本:他告诉你这个计划时,你已经投资了吗?查理:是的,是的。最终效果非常好,不过是在经历了巨大的失误之后!他们早期的经销商系统几乎破产,差点破产。

大卫:是什么吸引了你?查理:王传福是个天才。他有一个工程学博士学位,他看到别人公司的零部件,然后在早上就可以把那部分做出来了。我不知道他能做到。我从未见过像他这样的人。他什么都能造。他是一位天生的工程师和能够快速解决问题的生产负责人,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他是各种天赋的集合体,这非常有用。他解决了自己在电动汽车、电机、加速、制动等方面的所有问题。

大卫:王传福和比亚迪,马斯克和特斯拉,这两个你是怎么比较的?

查理:马斯克是一个狂热的人,知道如何在必要时用自己的双手制造东西。换句话说,他更接近原点。王传福比伊隆更擅长实际制造东西。

回首百年人生
本:查理,明年 1 月 1 日你就 100 岁了,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数字。你有什么计划吗?

查理:我要去参加派对。

大卫:派对在哪里举行?查理:加州俱乐部(The California Club)。但人数已经满了,不能再邀请新的人了。

本:最近什么让你着迷?有什么好玩的?

查理:实际上,一切都很有趣。即使是政治,虽然很糟糕,但也挺有趣的。

大卫:回顾你和沃伦在一起的时光,什么时候最开心?

查理:我们一路走来都很开心。我们现在也很开心。

本:有没有哪个年代让你记忆最深刻,感觉就像美好的旧时光?

查理:嗯,记得我们在那些美好的旧时光里汗流浃背。

本:你是说,所罗门兄弟公司?查理:是的,当时有很多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们在出了大问题的情况下脱身了,但我们也有可能会损失惨重。

大卫:你可能会遇到更多的问题,而不仅仅是所罗门的损失,对吗?

查理:是的。本:事实上,当我们在播客中研究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时,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在所罗门兄弟公司期间,整个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声誉和未来都面临风险。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查理:不太同意。即使出了问题,我们也可以挺过去的。

本:如果你让所罗门兄弟公司的全部投资归零,会没事吗?查理:如果全部亏损并归零,我们会把它减记,然后继续向前。事实上我们做得很好。

大卫:你认为你最辉煌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查理:好吧,我们喜欢记住那些差一点酿成大祸的失误。我们与《布法罗新闻报(The Buffalo News)》就曾有过严重的问题。

本:《布法罗新闻报》(《布法罗晚报》)的斗殴吗?查理:是的,当时镇上有两家报纸。我们创办了周日版。结果引发了一场圣战,另一家报社(译者注:即布法罗信使快报(Buffalo Courier-Express))破产了。我们可能会因此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本:那时候你们都很年轻,也很有进取心。你们还没……

查理:不是,当时是我非常积极地想要出版周日版。我不想自己的报纸 50 年都没有周日版,而别人却有。本:在那个历史时期,是什么让报业如此有吸引力?

查理:当时它是一座金矿,一座不折不扣的金矿。本:这很有吸引力。大卫:尤其是《布法罗晚报》和周日版那个冲突,其实是在争夺当地的垄断地位,看谁成为城里的唯一的主角。有了报纸,你就能做到这一点。查理:当然。大卫:几十年来,报纸的 EBITDA(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率都在 50%-60%之间,对吗?

查理:不,只有小报纸才有。大卫:只有小报?查理:是的,大报纸的利润率更低,只有 30%、40%,或许更低,只有 25%。

大卫:抱歉我刚才说的是 EBITDA 率,应该是现金流利润率。本:实际上,你过去一直妖魔化 EBITDA。现在你还觉得这个指标是犯罪吗?

查理:是的,我觉得是。你有一家大型卡车公司,却不考虑折旧费用来计算利润。你在利润上撒了谎。

本:当 EBITDA 这一概念被发明出来时,你见证了它的流行和马龙(Malone)、TCI 和自由公司(Liberty)的崛起。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查理:我一直不喜欢约翰·马龙(John Malone)的极端操纵行为。我不想像约翰·马龙那样被称为伟大的操纵者。他缴纳的所得税比任何人都少。他把一切都推向了意识形态的极端。

本:在许多方面,EBITDA 是那个时代的流行调整收益。你熟悉 WeWork 的流行调整吗?

查理:不熟悉。

零碎问题回答
大卫:最后一个问题作为总结。你认为你所见过的最伟大的公司,无论是你拥有的,还是你未曾拥有的,都有哪些?

查理:有很多伟大的公司。爱马仕就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在全盛时期,通用汽车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它只是在一个个合同中逐渐走向毁灭。

安德鲁:你对于 [很多公司业务的] 的可预测性有何看法?当你刚开始做投资的时候,有很多公司你可以说这个业务在 10 年以后还是一样的。现在呢?你认为这个数字是一样的吗?还是比那时更高?

查理:我认为大多数地方的未来都会有很多变化和威胁。

本:即使 50 年以前,是不是大多数地方的未来也会有很多变化和威胁?你会不会觉得这个说法被夸大了?

查理:有一些公司不会遇到这个问题,就是那些被称为专业化的工业公司,伯克希尔旗下有很多这样的公司。它们可以很好地抵御激烈的竞争,因为它们的历史太长了,它们擅长自己的业务,有很好的声誉,价值很高。

安德鲁:除了伯克希尔和开市客之外,你认为今天有哪些公司可以让你自信地说,10 年后这些公司的业务会像今天一样好?查理:我认为很多公司都很不错,但你不能自信地说未来会发生什么。因为你可能会遇到像艾格(Iger)这样的人(译者注:应该说的是迪斯尼的 CEO 罗伯特·艾格(Robert Iger)),他只想推动一切,做好公关。所以,不管业务有多好,都会是假的。

本:查理,我想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大卫有一个两岁的孩子,而我一个月后就要有第一个孩子了。关于建立家庭,你有什么建议?

查理:当然,你必须要与家里的每个人相处融洽。你要在他们艰难时给予帮助,他们也会回报你。但我认为这并不是那么困难。美国有一半的婚姻非常好。顺便说一下,如果良好婚姻中的两个人与其他人结婚,结果也会一样好。

大卫:你说过,拥有一个好配偶的最好办法就是配得上。只要双方都有这样的感觉,那么这就是成功的秘诀。

查理:当然是这样。在子女教育等问题上,你必须与配偶保持信任。

本:我喜欢这句话。查理,谢谢你。

大卫:谢谢你,查理。

查理:祝你们好运。

安德鲁:很多人听了这番话都会受益匪浅,你的智慧也会让他们学到很多东西。

查理:如果你静下心来想一想,你就会知道投资很难。光是找到合适的投资顾问看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译者注:这里原文内容不全,根据上下文进行了补全,可能与原意有出入)。如果你去找那些试图把自己宣传成投资顾问的普通人,他们会觉得自己对一切都了如指掌,知道联邦储备应该如何运作等等。但我们不这么认为。

大卫:我想说的是,与我们交谈过的那些创造了伟大成就的人,每个人都说这很难。这太难了,如果不这么难,你就不可能创造出伟大的东西。

本:查理,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查理:我很高兴接受你们的采访。人生将会很有趣,你们会做得很好,但不会那么容易。

结语
本:大卫,查理说的完全是人生经验之谈,内容非常丰富。

大卫:真不敢相信我们采访到了查理。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星期了,我还感觉在做梦。本:我也是,好在有亲笔签名的《穷查理宝典》为证。大卫:好像播客还不够似的。实际上,对于那些没有听过以前节目的人来说,早在 2021 年,也就是两年前,我们就做了一个由三部分组成的系列节目,只有我们,涵盖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整个历史。第一部分介绍沃伦,第二部分介绍查理,第三部分介绍伯克希尔公司,包括泰德(Ted)、托德(Todd),以及一直到今天的发展历程。我想你们很多人都听过了,但可能还有很多人没听过。如果你还想再听 9、10 个小时关于伯克希尔的 Acquired 播客内容,我真的认为这是我们最好的作品之一,去听听吧。

本:在此,听众朋友们,我们再次衷心感谢 Tiny 成为本期节目的唯一赞助商。如果你有,或者你知道一个很棒的互联网企业,你应该联系他们,hi@tiny.com。请告诉他们是本、大卫和查理介绍你们来的。您可以注册,以便在每期节目播出时收到新邮件通知。我们会在节目播出后发布一些小花絮——更正、更新等,并预告下一集的内容,请登录 acquire.fm 网站下的 email 栏目。欢迎收听 ACQ2 节目,在这个节目中,我们通常谈论更多处于发展初期的新兴公司,或邀请人工智能等重要领域的首席执行官。请在任何播客平台搜索 ACQ2。完成后,请加入 Slack(acquired.fm/slack),与整个 Acquired 社区一起讨论。如果你想获得一些大家都在谈论的 Acquired 精美商品,请访问 acquired.fm/store 。听众朋友们,我们下次再见。大卫:我们下次再见。

声明:Acquired 的主持人和嘉宾可能持有本集中讨论的资产。本播客不提供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和娱乐。在考虑任何金融交易时,您应该自己进行研究并做出独立决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2022015479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7-2023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