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hnish Pabrai Q&A a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Investment Conference – 2023.4.4

  • by

Views: 23

关键词:Nori Gerardo Lietz (对话者), Alen Salibasic (对话者),  书籍”CEO factory”,负面检查清单170项(前三依次是杠杆,护城河错误,管理层), 微软,dataroma.com, tiny.com, nooks and crannies(鲜为人知的地方),Ceritage Growth

关键段:

all intelligent investing is value investing所谓的未来现金流本身是模糊(fuzzy)的…举例土耳其的投资根本就不需要计算未来现金流,但是清算价值就远大于市值,这就是价值投资通常一年我能找到1~3个投资对象,工作(job description)就是阅读,等待,比如我现在在读CEO factory, 负面检查清单(其他伟大的投资者走过的错误,checklist),最常犯的错误是杠杆,其次是错误的评估业务护城河(deep or wide of the moat)和竞争优势,再次是管理层(the nature of management, the nature of ownership),后次是工会等等,目前我用的清单有170项,以往有时会有7~10项会漏掉,有了清单为了全部有答案有时会需要额外几个月去弄清楚,但是没有完美的公司,总会有各种问题,但是你明白其弱点了。如同2012年投资菲亚特,我们也知道汽车是周期性行业,底特律不是好的制造基地,工会重新签订了合同等等,但是其他投资者好市场却忽略了它其他的机会。

我们已经卖出了Ceritage Growth ,

所以可以谈论了,我们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买入,疫情前是30美金,疫情后6~9美金/股,我感觉很便宜,去年(2022)我意识到我犯了个错误,他们重新翻修其物业,可以想见在全球不同的城市,依不同地方的政策去申请许可等等有多难,但是因为我们买的便宜,所以卖掉时也有很大的收益,因为我意识到分析中有遗漏,即便如此,约翰邓普顿(john templeton)曾经说过10个投资里会有2~3个是错误的,现实中可能会有一半是错误的,投资中的重要一条是对自己诚实(honest), 当我意识到Cerritage的重新开发远比我想象的困难时,我就退出了,但是更大的错误是2020年第二季度时,市场有非常多非常便宜的公司,我们错失掉了,因此机会成本很高。

关于投资的思考模型我是一个典型的无羞耻的模仿者,事实上我们只需要站在巨人肩上就够了,根本不需要自己再去创造一些模型。微软是一个例子,几乎所有的微软的产品不是非法就是合法的偷来的,他们调查实验室(research lab)有很大的预算(上百亿美金,tens of billions of dollars),几十年没有生产任何东西,无论是word,还是excel, edge, teams, bing等等都是学来的。 Burgerking (汉堡王)也是如此,他们跟随麦当劳去开店,哪里有麦当劳,他们就开到哪里,他们有两个人就专门负责这件事。欧洲以及世界各国的航空公司就模仿西南航空。克隆在人的大脑中潜意识是瞧不起的,但是却非常有用,比如我去土耳其,我就问我的朋友Hider他的投资组合里有哪些,我就去看哪些公司,因为它们已经经过一个大脑分析过了,总体来讲克隆和模仿在投资中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工具和思考方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2022015479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7-2023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