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hnish Pabrai’s Q&A session a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2023.09.15

  • by

Hits: 11

关键词:“All I do is win” (DJ Khaled),Patels, 伯克希尔股东大会,Dakshana 慈善学校,AIG, “What I learnt from Darwin about Investing”,

关键段:

“Heads I will win, tails I do not lose much”,

与大多数人所理解的企业家是风险家所不同,其实大多数的企业家是最小化风险的。举一个简单的理发师的例子,他在一个小镇上,小镇上同时有很多的理发师,因此他的生意一般般。但是在15英里外有一个新的小镇,那里没有理发师,因此一个理发师在那里租了一个很小的地方,使用二手的工具,每周过去1天去服务,并比之前在旧的小镇的收费略高,人们因为要出行15英里的机会成本,因此愿意支付略高的理发费用。这样这位理发师开展新业务的风险其实是很低的,但是他的机会却很大,因为有可能新镇上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找他理发。Patels 就是这样在美国发展起来的。

价值投资也是如此,首先要看的是下跌的风险(downside risk),其次才是上涨的机会(upside opportunity), 最好是下跌的风险为零或者接近零,而上涨的机会巨大(massive opportunity)。拍卖机制会导致人们对喜欢的东西支付过高的价格,而不喜欢的东西支付过低的价格。

所有过去20年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的记录(每次6个小时)都免费提供在https://buffett.cnbc.com/,每天我刮胡子,冲凉的时候都会反复听,每次都有新的收获。不用付一分钱,但是就是没有人感兴趣。

生活中你如果是个Giver, 实际上你最后会获得10x 倍的回报,但是你需要确保生活中没有Matcher和Taker,这才是难点。

我们最后会成为你花最多的时间在一起的一类人,因此你需要和高质量的人在一起。

Davis 家族早期2%的资产投入AIG,98%的资产投入其他公司,但是最后95%的财富来自于AIG,所以查理芒格说只需要富一次。

在我看来,最会问问题的是查理芒格,他能同时拥有两种冲突的观念在大脑中,同时又会逆向思考(inversion thinking)。

巴菲特和芒格有很多次达不成一致的时候(dis-agreement),但是他们少有争论(Argument)。

新加坡有个价值投资者Pulak Prasad (who is the founder of Nalanda Capital, a Singapore-based firm that invests in listed Indian equities and manages about $5 billion. He was previously the cohead of India for Warburg Pincus, a global private equity firm, and worked at the management consulting firm McKinsey for several years.) 写了一本书“What I learnt from Darwin about Investing”,他的投资原则是不投有负债的企业, 我认为是一个非常棒的主意。

Mohnish Pabrai’s Q&A session a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on September 15, 2023_哔哩哔哩_bilibil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2022015479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7-2023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