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hnish Pabrai’s Q&A Session at Boston College, on October 12, 2023

  • by

Hits: 15

关键词:穆迪手册,西部保险,投资日本,FIAT,通用,dataroma,芯片

关键段:

巴菲特在穆迪手册中花的心思和早年他在马赛中捡丢弃的票根的方法如出一辙,比如西部保险(western insurance)市值1500万市值,而上年的净利润为2500万,(也就是PE居然小于1)非常极端的异常股票,这是他早期合伙公司的做法。

2020年买入日本5家贸易公司时,它们的股价创历史新低,而且巴菲特还是以1/2的日本利率借款买入,同时它们的股息足以支付这些借款利息,也就是零风险高回报,此后的股价也反弹了2x倍。

这些日本公司表面上和其他日本本土公司一样受日本人口的萎缩,以及员工优先,股东其次的文化影响,实际上他们是全球化公司,真正的日本本土业务只占其一小部分。其次他们是大量释放分红,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像其他日本公司一样留作资本积累,而是很明智的分配资本。

华尔街讨厌不确定性,而且经常把不确定性和风险混淆。比如一家生产石油的公司ADP,其销售额在未来几年可相对准确的预测,那么华尔街就喜欢这种,确对于那种未来业绩不可预测的公司比如XOON不感兴趣,导致其股价下跌,我偏偏喜欢这种。

芒格最喜欢的引用之一是“人们计算的太多,思考的太少”,所以我主张好的投资不需要用excel, 因为你也无法准确预测未来的业务,好的值得投资的机会应该是你几句话就能讲清楚给一个10岁小朋友听懂的。简单的逻辑胜过复杂的逻辑,在你投资以后你会收到各种噪音,如果你脑中有简单的逻辑你就容易区分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变量和数据。

我2012年研究FIAT时,首先我在dataroma 上观察到伯克希尔买了通用,同时david Einhorn 也买了通用,从买入量来看不像是巴菲特的手笔,而像是Todd或者Ted, 后面我和Ted 有交谈,确认是他的手笔。两位都是聪明人,以往巴菲特都说汽车行业不是好的投资,可是现在聪明人也开始买了,而我又是超级的模仿者,因此我开始研究通用到底是不是糟糕的生意。研究后我发现通用不再是糟糕的生意了,2007年时是糟糕的生意,但是时过境迁现在变好了。在研究通用的时候自然我也研究了福特和菲亚特克莱斯勒,整个研究的过程花了差不多4个月。但是其他的一些投资机会我快的时候差不多花了仅一周,比如Ras. 这时间完全不可预测,有时你就需要静静的等着直到突然间灵光一现。

市场大部分时候是有效的,所以其股价会反应出其前景,在质疑究竟是临时性的市场周期还是永久性的衰退时需要非常小心,更重要的是你自己的研究和调查,是否能得出和市场不同的观点,当然即便你做的深入研究,也有可能是错误的,但是即便是50%的错误率你也会做的不错。

芯片行业是非常复杂的行业,有一堆的专利,很难有第4个竞争者进入(目前有美光,三星和HX),三家处于垄断地位,他们不允许操纵市场,但是他们通过频繁的发布新闻稿进行对话。即便是新进入者冒着违法的利用专利的风险,其流程也极其复杂,所以中国很难有大的芯片企业。我们已经从美光获利60~70%。

Mohnish Pabrai’s Q&A Session at Boston College, on October 12, 2023_哔哩哔哩_bilibil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2022015479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7-2023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