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巴菲特1998年在佛罗里达大学的一次演讲

  • by

Views: 55巴菲特1998年在佛罗里达大学的一次演讲(一) 【作者:RanRan】 巴菲特:(手持麦克风)测试,1 百万、2 百万、3 百万。 我先简单说几句,把大部分时间留下来回答大家的问题。我想聊聊大家关心的话题。请各位提问的时候一定要刁钻。你们问的问题越难,才越好玩。什么都可以问,就是不能问上个月我交了多少税,这个问题我无可奉告。 各位同学,你们毕业之后未来会怎样?我简单说说我的想法。各位在这所大学能学到大量关于投资的知识,你们将拥有成功所需的知识,既然各位能坐在这里,你们也拥有成功所需的智商,你们还有成功所需的拼劲。你们大多数人都会成功地实现自己的理想。 但是最后你到底能否成功,不只取决于你的头脑和勤奋。我简单讲一下这个道理。奥马哈有个叫彼得•基威特的人,他说他招人的时候看三点:品行、头脑和勤奋。他说一个人要是头脑聪明、勤奋努力,但品行不好,肯定是个祸害。品行不端的人,最好又懒又蠢。 我知道各位都头脑聪明、勤奋努力,所以我今天只讲品行。为了更好地思考这个问题,我们不妨一起做个游戏。各位都是 MBA 二年级的学生,应该很了解自己周围的同学了。假设现在你可以选一个同学,买入他今后一生之内 10% 的收入。你不能选富二代,只能选靠自己奋斗的人。请各位仔细想一下,你会选班里的哪位同学,买入他今后一生之内 10% 的收入。 你会给所有同学做个智商测试,选智商最高的吗?未必。你会选考试成绩最高的吗?未必。你会选最有拼劲的吗?不一定。因为大家都很聪明,也都很努力,我觉得你会主要考虑定性方面的因素。好好想想,你会把赌注压在谁的身上?也许你会选你最有认同感的那个人,那个拥有领导能力,能把别人组织起来的人。这样的人应该是慷慨大方的、诚实正直的,他们自己做了贡献,却说是别人的功劳。我觉得让你做出决定的应该是这样的品质。找到了你最钦佩的这位同学之后,想一想他身上有哪些优秀品质,拿一张纸,把这些品质写在纸的左边。下面我要加大难度了。为了拥有这位同学今后一生 10% 的收入,你还要同时做空另一位同学今后一生 10% 的收入,这个更好玩。想想你会做空谁?你不会选智商最低的。你会想到那些招人烦的人,他们可能学习成绩优秀,但你就是不想和他们打交道,不但你烦他们,别人也烦他们。为什么有人会招人烦?原因很多,这样的人可能自私自利、贪得无厌、投机取巧或者弄虚作假。类似这样的品质,你想想还有什么,请把它们写在刚才那张纸的右边。 看看左右两边分别列出来的品质,你发现了吗?这些品质不是把橄榄球扔出 60 米,不是… Read More »巴菲特1998年在佛罗里达大学的一次演讲

FUNDSMITH Annual Shareholders’ Meeting February 2024

  • by

Views: 35 Meta 表现卓越,我开玩笑讲每一年我们可以尝试另开一只基金,只买入最受批评的一只股票,其增长一定会很好。 如果你没有拥有以上任何的公司,你几乎不可能打败NASDSQ指数。 高盛2000年命名的超级7股(仿电影“THE SEVEN 七雄”),如今已人去楼空。 上面这只真实的股票6年翻了4倍,谁都会喜欢,可是它也下跌的也很惨,所以其上涨方式会严重影响你的判断和持有。 它经历了三次巨大的下跌,最后一次是-76.7%,它就是META。 FUNDSMITH Annual Shareholders’ Meeting February 2024_哔哩哔哩_bilibili

2024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 by

Views: 54巴菲特:大家早,谢谢大家今天来到现场。我旁边是格雷格·阿贝尔,是负责除了保险业务之外的伯克希尔副 CEO,在格雷格旁边是我们负责保险业务的阿吉特·贾恩。我们现场还有非常多的董事们,也请大家简短地起立,会场前面有霍华德·巴菲特,苏珊·巴菲特,史帝夫·伯尔克、肯·硕克、克利斯·戴维斯、罗勒·艾曼斯、劳尔·艾尔森, 这些都是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这中间还有两位我要特别致谢的, 在我们开始之前, 我先简单地介绍一下。 首先,我要先感谢莫利萨,今天我们所有的大会都是归功于她。她刚刚跟我进行了报告,说我们今天会议又创了新的记录,今天我们的喜诗糖果,我想现在卖的数量可能是比以前卖得更多, 已经有 6 吨之多了。 我要跟大家介绍下面这位, 这位, 也就是他把刚刚看的纪录片整合在一起的,你可以想象今天所有的一些场景以及过去曾经经历过的路途,他都参与了,我们中间还有一些好莱坞的大明星们,以及各种各样的不同的人参与其中。他刚刚跟我们讲,我们现在只能够在我们的摄影棚里面进行播放,后来我就跟 CNBC讲,我们还是要现场播放这么做的。你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真的花了多大的一些努力,所有的一些合作以及进行整合的一些工作,你也可以看到詹妮·里帕德女士, 还有另外一个关于美国的影集, 其中这些家庭主妇, 也是我们讲到的。你现在把所有的这些人整合在一起,将这个纪录片给放映出来,这是真正由很多人做的,而且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所以我要再次感谢大家。今天我们把聚光灯照在拜瑞德身上, 这就是我们的制片人拜瑞德先生。 我们现在也有相应的财务报告出台了,今天是在 7 点钟发布的,第一季度的财报。我们先简要的分析财务报告, 待会儿我们会继续跟大家详细沟通。 第一张我们的投影片, 这是我们第一季度的报告,… Read More »2024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20220501 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 by

Views: 48沃伦·巴菲特:再次欢迎大家来到 2022 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到, 这个包装有一个女性的照片,她是 1854 年出生的,今天她的照片已经进入了千家万户。 所以,她的照片在我们的 200 多家喜诗糖果店都能看得到,在我们每一盒的糖果盒子上 也都能看得到,她就是玛丽·西,大家以为这是我,其实这不是我,这是一个女的,虽然可能长得有点像,但是这真的不是我。这是谣言,这是我们竞争对手散布的谣言,不要信。 所以这是我们今天简单的一个时间安排,我们还想做什么呢?就是给我们的股东、业主还有我们的合作伙伴,给大家在同时以相同的信息,也希望大家在股市开盘的时候又能够回到同样的竞争环境当中。 我其实都不知道现在有多少股东了,这个规则一直在变。所以真的不清楚,有的时候还要证书什么的,很难让我们追踪,十几年前还有一个股东的清单,但是我们被告知,这些帮助我们发信息的人们,给我们了这些信息,好像是 Brode Brage(音)这家公司会 帮我们寄一些邮件,还向我们收费,收了我们 350 万美金。就按股东账户数量来收费, 但是我们就觉得真的有这么多人吗?我们才发现有这么多人相信我们。我真的从心底觉得股东们就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很多人会阅读我们的财务信息。 好多人又会说这是存下来的钱,我们相信你和查理·芒格,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前进动力,相信我们帮助他们照顾自己的资产,我们也相信这些用我们财务信息的人,你们应该在同时拿到所有的信息,你看在我们股东信的第三段也提到了。我们希望所有人都能够拿到相同的信息,没有人应该在拿到这些信息方面有特殊的待遇。所有人在信息的获取上是公平的,我们今天上午刚刚在网上发布了我们第一季度 10Q 的收益报告。我也想花点时间稍微对它进行一点简短的评论,之后正式进入问答环节。 在问答环节这边我们会去由 CNBC 的… Read More »20220501 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水晶苍蝇拍的投资感悟 | 2011.10

  • by

Views: 36   水晶苍蝇拍的投资感悟 | 2011.10 将简单的事情搞的非常复杂的,是学者;将不相干的事情硬扯在一起的,是专家。但投资者却正相反,一方面需要把握事物的主要矛盾并排除杂音。另一方面又需要具备对复杂问题“简单化”的能力。这个简单化不是说情况掌握粗糙,而是从众多不确定性中提炼出重要且确定性强的因素,并构成最终的“逻辑支点”。 一个企业投资人的脑袋是与炒股爱好者不同的。后者的脑袋里出现的是价格,涨跌,版块,资金流,消息,别人的看法等等。而前者的脑袋里出现的是内在价值,生意的本质,竞争优势,确定性,风险机会比,资金配置以及市场的情绪倾向等等。这2者之间沟通的困难程度,是远大于不同语言之间的差别的。 在选择一个长期投资对象时,考虑到“饼”的两个方面是必要的。首先是这个饼是否正在被某种因素驱动着不断的做大,另一个是这个饼的吃法是否也被某种因素驱动而趋向于集中。另一方面,即使饼很难再大幅做大,但集中度正在大幅加强的,往往远远胜过饼正在迅速做大,但是饼的分配却依然杂乱的对象。 股市弱者的一个典型特征是:经常都在判断,对很多事情都在判断,且不说判断的成功率,最关键的是其中99%的判断无论对错其实都是很不重要的,更要命的是判断与行为经常分离;而投资强者的特征正相反:只对那些极其关键重要的事情进行判断,对于判断总是很审慎,但一旦认定就坚定执行除非判断的基准改变。 企业的真实发展评估起码是以年的单位来衡量的。但是太习惯“炒股时间”后就往往难以忍受“企业时间”了,因为前者是以日为单位,甚至是以分时为单位来被观测的。进入“企业时间”不是一个简单的“不看盘”,而是以企业分析和企业投资思维为前提的,否则即便闭上眼睛也不是投资,而是鸵鸟政策罢了。 在投资上做的时间越长,就越感到投资本质上是被动的。我们总想更主动一些,做的更完美一些,却反而因此把加法最终做成减法。试图千变万化是费力不讨好的,守拙并不断重复有效的东西,坦然平静的接受这种被动性,可能是必然而迟早的。投资初期需要很多折腾(学习摸索),投资成熟期也许不折腾就是最好的。 最近溜了圈较热门的节能环保明星企业,总体感觉就是:行业前途远大的不少,企业生意特性优秀的不多。节能环保企业很多都是大订单模式,产品+技术服务特征,这种模式再有较多的资本性支出那么总资产周转率将必然低。所以更值得关注的,在于哪个企业的具有明显高的利润率,以及支持其稳固的原因是什么。 我经常被问到,有没有什么办法来评估自己对企业的认识程度?我的回答是:如果你看了一大圈,发现你的认识基本上停留在市场的普遍认识层面上,基本上你就是市场一致性认知中的一份子,那么你就要小心一些了。这是符合逻辑的:我们不必比大众更宽广,但必须比大众更深刻前瞻,否则就很难成为最后的赢家。 研究企业既是折磨也是享受。那过程有点儿像侦探根据现场的蛛丝马迹来寻找真凶。最像的地方就是思维方式和尊重证据,一个好的侦探一定有一个犯罪天才的脑袋,而一个好的企业分析师也必然需要一个出色的企业家的思维能力。幸运的是,企业家不但要想到更要做到,而我们实际上只需要判断“好不好”就够了。 要么努力做一个智者,要么就简单的死认一个道理,这两种情况都比较容易在股市里有所成就,但肯定也是股市中最少的,因为前者太难后者太没劲。最多的还是普通聪明人,一直试图当滑头,一直盯着一些表象做研究,一直以后视镜的方式来总结。普通聪明人奉献着股市中最具有戏剧性的故事,可惜一直没有片酬。 从我研究观察的企业而言,能够持有个1,2年的感觉并不是很稀少,但能够有信心持有5年以上甚至更久的,真的非常稀缺。前者往往属于素质还不错,行业正好给力类型的;而后者则属于真正在一个长期向好的行业中,树立起了非常强大的差异化竞争优势,且管理也非常优异的企业。只有后者才配享有经常性溢价。 2010年7月我写下《未来医药投资将回归高风险面目》,强调切勿以为医药是闭着眼睛投资的“安全港”。在接近半年的鸡犬升天后,恐怕未来的浪淘沙将难以避免。医药行业的研究必须立足于长期竞争力构建,而不是“业绩释放期+消息灵通”,否则就会出现类似沃华医药那样的09年彪悍而后雪崩性溃败的结局。 读一本书,往往真正有用的只有几句话;看一个企业,往往最核心的就是几个问题;做一笔投资,往往最关键的也就是几个因果关系。就像看书要学会从薄读到厚再从厚读到薄,看企业思考投资,也应该培养从大量信息中抓主要矛盾的能力,也就是我谈的“逻辑支点”。学会过滤信息,有时候与找到信息一样重要。 无形资产远不是会计概念中商誉包含的那点儿玩意。它应该包括所有对自己组织经营有重大影响,但又未以有形资产形式体现,同时竞争对手又难以简单模仿的东西,凡是满足上述三个条件都应该纳入无形资产的范畴。比如,公司的价值观与企业文化是不是无形资产?比如公司以产业链形式缔造的壁垒算不算? 我一直觉得,以下3个问题能想清楚的,就算是入了投资的门了:第一,为什么长期来看证券市场指数总是长期向上的?第二,为什么每一轮大牛市中最最耀眼而万众瞩目的那群股票,在下一轮牛市中大多黯然失色?第三,为什么几乎所有投资上最有成就的大师都异口同声的告诫不要预测市场和频繁交易? 股市的垃圾时间,正是学习和研究企业的黄金时间。一点一滴的积累,自然对于企业以及某些行业的认识更加深刻,也自然更加容易把握到投资的良好时机。实际上,魔法时刻的把握,就是从垃圾时间的投入积累开始的。所有垃圾时间悠哉游哉或者懒得下功夫的人,也必将一次次的看着别人收获魔法时刻而望洋兴叹。 投资上“硬知识”的掌握是容易的,肯学就行。“软能力”的修养就比较困难,比如总是感觉与大众观点一致比较安全,无法思考长远的问题,在股价走势与自己的企业认知上出现背离的时候莫名的懊恼和彷徨等。巴菲特走到今天,硬知识比他更出色的恐怕并不稀少,但软能力才是他拉开与其它人层次的关键所在。 巴菲特是乐观还是悲观?我也不知道——他总是对于美国(也包括中国)的前景有无比的信心,但是对于具体的投资出手却又谨慎再谨慎。所以很奇特的现象发生了:巴菲特即被人嘲笑过于乐观,又被人嘲笑过于谨慎——其实,这些人根本没明白什么叫“平衡感”,什么叫“辩证中庸”。一句话,还没明白什么叫投资 当一个人开始觉得自己看市场“很准”,有某种预测市场的“天赋”的时候,这个人就开始为自己的大败埋下种子了;当一个人开始意识到预测市场波动是徒劳的时候,他的投资意识就开始觉醒了;当一个人决策时放弃“一定会怎样”而拾起“风险机会比”的时候,他的投资就得到一次升华了。… Read More »水晶苍蝇拍的投资感悟 | 2011.10

1994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 by

如果一个CEO管理一家企业10年,股权回报率12%,他把三分之一的利润用于分红,每年还有8%的股权回报剩下来。考虑到他的任期和他配置的资本,可以说资本配置是他工作中的一个巨大因素。然而,受过资本配置的培训或者因为有资本配置的能力才被选择当上首席执行官的人相对较少。他们登上首席执行官的宝座和资本配置的能力无关。我以前说过,这就好比某个人一辈子弹奏钢琴,然后登上卡内基音乐厅演奏台,被要求拉小提琴。在大多数公司里,CEO能成为CEO都不是因为其资本配置的能力出众,而是因为他们在其他方面做得很好。有很多CEO认为,他们可以委派一组人去负责,雇一个顾问或者用别的什么方法来解决自己不擅长的资本配置问题。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就算资本配置不是CEO最关键的职能,也是80%到90%公司的CEO最重要的两三种关键职能之一。

1995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 by

实际上,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认为不参与管理的家庭成员,但他们将扮演一个关键的所有权角色,变得越来越熟悉商业和背后的哲学,这是非常明智的。

我们相信管理层了解资金成本。总的来说,我的商业经验是,大多数管理层,在使用他们自己的钱时,都明白钱是有成本的。但有时有些管理层,在使用别人的钱时,会把它想成是免费。在伯克希尔,这是我们不鼓励的一种习惯。我们的管理层们不介意被衡量,他们喜欢得到A——我想他们喜欢看到他们打出的平均击球率——不包括资金成本的平均击球率是虚假的。

芒格:我想重申一遍,不要以你失去它的方式来企图挽回。你知道,这就是很多人被赌博毁掉的原因。这就是那么多人赌到最后连裤衩都输掉的原因,太多人输了以后继续追加投资,希望能翻本。这种冲动深深藏在人性深处。输了就认赌服输。有时候这些俗话很有道理。

巴菲特:在股票投资中有一点很重要,股票并不知道你买了它。

你可能对股票有很多感触:你记得你买进花了多少钱(笑声),你记得谁告诉你该买这只股票的,你记得所有的这些事情。不过你对股票落花有意,而股票对你却流水无情。(笑声)股票是没有感情的。

假如一只股票价格为50美元,某人买进的价格是100美元,自然会觉得这只股票惨不忍睹;也有人买进的价格是10美元,此人自然会觉得这只股票妙不可言……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感情,都对股票毫无影响…….

就像查理说的,赌博是一个经典的例子。有人花了几年时间建立了一家企业,他们知道怎么运营一家企业。然后他们在某个地方进入一个对他们来说相对劣势的博弈。他们开始失败,但他们认为他们必须赢回来,不仅以他们失去它的方式,而且还必须在那天晚上。(笑声)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推销某种流行的概念的时候,那些人喜欢把东西弄得过于复杂,这样你就只能去咨询权威。

假如宗教的一切就是摩西十诫,那么那些宗教权威的日子就难过了(笑声),因为摩西十诫不够复杂。

我认为一些(其实很多)管理咨询师和书籍都是故意把问题复杂化。

巴菲特:光是想在会计报表中骗人就已经是够糟糕了,何况现在他们已经动手在报表中骗人。竟然希望将其合法化真是令人作呕。
芒格:没错。腐败胜利了。

芒格:我有个朋友,他的祖母曾说,她不懂为什么有人会嫉妒,要知道嫉妒并不会让你开心,七宗罪里别的罪都至少能让你开心。(笑声)
一般来说,我认为很多人该听听我朋友的祖母的嘉言。(笑声&掌声)

当你在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上看到任何规模的现金时,这表明查理和我的承认,”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在当时那个规模,有吸引力的东西。“

持有大量现金从来不是我们的政策。

你是对的,的确有人试图用会计报表来描绘和事实相差很远的图画。有时候,会计规则本身导致了这种情况。

假如会计报表把你绕糊涂了,那么你就应该放弃这桩投资。你应该有意识地这么做。任何情况下,你都不应该靠近这种企业。我们从来没有从会计报表可疑的公司身上得到过好回报。会计报表使人困感是糟糕的一个信号。

芒格:关于沃伦谈到的寻找内在价值的事,我想到,有一位著名的英国校长曾经对每一个毕业班的学生说:你们当中有5%的人将来会成为罪犯,我知道你们是谁。“但我不打算告诉你,因为我不想剥夺你生活中的兴奋感。”(轻微的笑声)

伯特兰·罗素说过,“大多数人宁愿死也不愿动脑筋想一想。很多人已经因为不动脑筋而送命了。”(笑声)这句话放在投资理财领域非常正确。

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假如我有2倍的某物或某能力,那我就会做点不同的事情,或者我可以先做我不喜欢的工作,再做我喜欢的工作之类理论。人生如白到过隙。我们应该做自已喜欢的事情。查理和我一直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巴菲特:基本上,我们的态度就是和坏人不可能做成好交易。
我们不指望靠协议或者任何尽职调查来保护自己,我们早就把尽职调查抛诸脑后了。
只有和我们喜欢、赞赏而且信任的人合作,才能够长期合作愉快。
坏人会以各种方式惹火你,但是你赢不了坏人。回避这些人是很有好处的。

我们开始的时候就是这样认为的,然后我们的一些经历更加使得我们对这点深信不疑,所以这就是我们的行事风格。

高等数学在投资中没有用处。不过理解数学关系,能够进行所谓的量化或数字化,一般是有帮助的。当某个领域的某个东西还关联到其他领域的什么东西的时候,那些能告诉你何时行得通,何时行不通的技巧是有用的。不过这并不需要极强的数学能力。这需要一定的数学意识和计算能力。我认为能够看到这一点是有帮助的。

我想,查理和我在阅读一家企业的资料时,总是会将其与别的几十家企业相比较。我们已经习惯成自然了。你应该总是以某种方式进行排序和筛选——这就像棒球中的球探,在考虑一个棒球运动员与另一个球员对抗时会怎么样。试想,你只有一个特定的号码,然后想着,“一个人可能更快,一个人可以打得更好”等诸如此类的事情。它总是在你的脑海中,你在以某种方式排序和选择。

我觉得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大量阅读。假如你每年读几百份年报而且读过格雷厄姆和费雪等人的书籍,那么很快你就能够看出你面前的企业是好是坏了。
巴菲特:起主要决定作用的并不是现在的市盈率倍数。例如,我们在1988年和1989年以11美元/股的平均价格(最低9美元,最高13美元)买进可口可乐。
当时大多数预测认为可口可乐当年的每股利润将在2.30美元至2.40美元之间。这么看的话,我们当时的买价不到今年利润的5倍。不过,即便在当初我们买进的时候,市盈率倍数也很合算。
起决定作用的是企业的未来。就像韦恩·格雷茨基(Wayne Gretky,加拿大冰球明星-译者注)说的那样,“去球去的地方而不是球在的地方。”
当前的市盈率倍数、再投资的资本,以及再投资资本的回报率三者结合才能决定企业的吸引力。
虽然利率对我们的价值评估过程有很大影响,但是像7.3%、7.0%或7.5%这样微小的利率差别其实并不重要,虽然长远来看,利率是11%还是5%这种问题对我们的决策的确有很大的影响。
我们选股时不使用任何神奇的股价倍数。我们希望能买进那种10年后利润能大大高于现在,而且10年后前景依旧让我们看好的企业。但有些时候我们也会买些其他的。(笑声)

1996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 by

巴菲特:假如你在股价高于内在价值时回购股票,那么你就是在伤害你的股东,和在股价低于内在价值时增发股票一样。
这是真的。当然,困难的地方在于算出(正确的)内在价值。可口可乐公司是一个好例子。任何时候,只要有人给你一些简单的公式来计算内在价值,忽略它吧。

富国银行还更进一步地在超市中设立网点,并开发网上银行业务,网上银行业务看起来有很大的潜力,其成本比营业网点低很多。但是在银行业,不管你怎么做,同行都能照搬过去。

巴菲特:真正伟大的企业不需要良好的管理。我的意思是,这必须是一个很棒的生意。经营不善的企业,只有管理有方,才能成功,甚至生存。
一个击球软弱无力的打击手宣称自己能突然变成一个有力的打击手,我们不怎么相信。

多元化是一种对无知的保护手段。
假如你要确保你绝不跑输市场,那么你就该每样都买一点儿。多元化没有错。对于不知道怎样分析企业的人来说,多元化是完美的明智选择。
假如你知道怎样评估企业的价值,那么持有50只、40只或30只股票就是疯狂之举,因为不管怎样,一个人是不可能找那么多的被低估的好公司的。
不去多买一些非常好的企业,却把钱投进一个由30或50家公司组成的有吸引力公司列表上,在查理和我的眼里,这种行为是疯狂之举。
这是一种习惯做法。假如你的目标是达到市场平均水平,那么多元化能保证你不被炒鱿鱼。但是照我们看来,若你采用多元化策略,那就是坦白承认你并不真正理解你投资的企业。
芒格:你千万不能相信那些东西,比如说现代投资组合理论….
巴菲特:这种理论毫无用处。这种理论告诉你怎样取平均数。不过我想,五年级的小学生几乎个个都会取平均数的。
所以投资的理念应该是这样的,假如你要出去旅游20年,你把钱投进一家公司,你觉得很安心,你不给经纪人留任何指示,也不授权律师代你做任何操作,不采取任何这类的措施就去安心地旅游,而且你知道等你旅行归来时,这家公司依旧是一家非常强劲的公司。

我认为你最好还是立即买下来。我们其实也可以买进卖出我们的一些好企业,但是好企业太难找了。
我们在1972年发现了喜诗糖果。时而这里,时而那里,我们总能找到机会去投资。但是好公司太难找了。
假如你坐在那里,期望出现恐慌,好趁机买进那些好公司,就有点像殡葬业等待流感疫情或什么东西——(笑声)——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妙招。

我们完全不认为变革是机会。变革让我们很害怕,因为我们不知道事情会怎样变。我们寻找不怎么可能会变化的企业。例如,我们对20年前人们咀嚼的口香糖和20年后人们咀嚼的口香糖心里很有谱。我们不认为咀嚼艺术有很多科技含量。(笑声)

既然我们不必去下那些判断,那么我们干嘛去费劲呢?有各种各样我们不懂的东西。在我们可以对简单的东西下注的时候,我们干嘛要去对自己不懂的东西下注呢?(掌声)
我能看到像我们这样的股东坚持简单的原则。他们理解我们,这很棒。

当最优秀的银行的资产收益率为1%的时候,吉恩掌管的银行的资产收益率是2%,而且吉恩使用的杠杆和坏账也大大低于其他任何银行,他还使用了一个巨大的超级保守的投资组合。

1997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 by

Views: 441、别为好公司付出过高的价格 永远存在一种风险:企业的业绩需要好几年时间才能追上你所支付的价格。我想说的是,股价可能会领先于企业的业绩,不论这家企业有多伟大。 2、相对估值更看重公司质地 一般来说,对一家企业是否伟大更有把握,比对股价是否高了5%还是10%更为重要。 3、谈投资人的“自我实现” 最终,对许多投资者来说,证券自身的市场波动创造了它自己的理由——人们忘记了起初点燃他们热情的原因以及他们受到的数学约束。在股价上涨了一段时间之后,仅凭不断上涨的股价就足以让人们兴奋不已,并促使更多的人加入游戏中。 因此,在一段时间之后,人们就会把前提忘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个事实:这个前提导致股价不断上涨。于是,股价将自己引领自己不断攀高。 4、股票代表的是企业的部分所有权 本·格雷厄姆投资之道的关键就是不把股票视作是一张纸或者股市的一部分,股票代表的是企业的部分所有权。在座的各位都拥有你们所投资企业的一部分,如果那家企业的表现很好,你们的投资就能取得不错的回报,只要你们购买的股票的价格不是高得离谱。 5、风险在于出价过高及企业经营本身,而非股价波动 企业风险可以来自方方面面——举例来说,风险可能来自企业的资本结构,有人可能举借了沉重的负债,如果企业经营遭遇暂时性的小问题,债权人就会迫使企业破产。 …… 对普通企业来说,除非他们自己是低成本生产商,不然就会面临风险,因为低成本生产商会让他们关闭歇业。 …… 通常我们投资的企业都是内在风险较低的公司,加上资本结构比较合理,从而使得企业的低风险不会转化成较高的整体投资风险。 除此之外的风险是你购买了这样的企业,但你支付的价格太高。这种风险经常会降低你的回报,但不会造成本金的亏损,除非你的出价高到天上去了。 所以,这种风险就变成了你自身的风险,你要坚持你对企业真实基本面的信心,不过于担心股市。 毕竟,股市是为你服务的而不是驾驭你的。这就是持有一家好企业的关键,不然的话,你就会遇到市场中存在的风险。 你提到了波动。对我们来说,股市一天波动0.25%还是0.5%或者5%没有任何区别。实际上,如果波动更大,我们会赚更多的钱,因为股市会制造更多的错误定价。 因此,波动对真正的投资者而言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6、在能力圈范围行事 有一大堆企业,查理和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评估它们的价值,这一点也不会让我们烦恼。……期待有人懂世界上的每一家企业可能过分了一点。 无论如何,我们只是发觉有些企业比其他企业难理解得多。当我说懂时,我的意思是,你非常清楚10年之后公司的情况将是什么样的。我对许多企业的理解都不足以让我产生这种信心,不过有少数几家企业可以。幸运的是,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只需要真正懂几家企业就够了,可能是6家或8家。 1、巴菲特就要失声了… Read More »1997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1998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 by

Views: 511、欢迎 巴菲特:早….早….我是沃伦·巴菲特,伯克希尔的董事长,这是我的合伙人。这个极度活跃的人是查理·芒格。(笑声) 我们会像以前一样做,我们会很快地开完商业会议,然后我们会问一些问题。 我们会一直到3:30,其中中午休息,我们大概会休息30分钟左右,这期间你可以吃午饭。 我们的会议也会在一些房间里转播,所以你们中现在在这些房间的人可以在午间休息后进入主楼层,因为那时我们有足够的空间。 在3:30前,我们会尽量回答所有的问题。我们有11个区域,其中10个在这个房间里,我们要绕过它们。这里有一张小地图,我马上就能在上面找到方向。让我们看看。 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进入会议流程了。顺便说一句,这部电影上映前我没看过,但在最后一场演出中,我们其中的一位导演在演唱。(掌声) 我们很好的降低了伯克希尔的成本。(笑声) 2、董事会介绍 (翻译略……) 3、会议记录及已发行股份 (翻译略……) 4、董事会选举 (翻译略……) 5、会议流程结束 (翻译略……) 6、问答开始 巴菲特:现在,我们将按区域来做,我想你们可以看到谁在管理每个区域——是的,我看到我们已经有了一个数字。 请只问一个问题。 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件事我们不会讨论的是我们在买什么或卖什么,或者可能在买什么或卖什么,但是我们很乐意谈论你想到的任何事情。让我们直接进入第1区,从这里开始。 7、市盈率的解释 股东:祝你们在奥马哈度过美好的周末。我是Mike Asale,来自纽约。 我想问沃伦和查理一个问题,是什么使一家公司的市盈率相对于同行业的其他公司有所上升。… Read More »1998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

网站ICP备案粤ICP备2022015479号-1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7-2023

You cannot copy content of this page